2014-06-19

◎ 謝聖仁

六月十日,中國國務院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實質撕毀「兩治」,強調在「一國」下對香港擁有全面的管治權力。而後於六月十七日,香港大學公布香港市民身分認同調查結果顯示,「香港人」認同感評分明顯上升,「中國人」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的認同感評分,則分別顯著地下跌至一九九七及二○○七年以來新低。

六月十一日,中國國台辦發言人表示,台灣前途須由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共同決定。隔日的民調顯示,有五十四.三%民眾認為這是恫嚇,更不想跟中國統一。至於關於台灣人的中國人認同,政大選舉研究中心在二○一三年的研究,已經揭露了認為自己為「中國人」的認同意識已不足四%。

分辨「他我」是產生群體認同的一個重要步驟,藉由此一步驟可進一步強化我族的概念與團結意識。同時眾所皆知中國為防止國家分裂最懼怕的就是「獨立」思維的崛起與興盛,可以從其高壓處理疆獨、藏獨、港獨,乃至於非屬其國內事的台獨等,可見一斑。不過中國處理這些獨立思維的高壓作法及倨傲態度,將更為強化「他我」之概念並轉化為抵抗意識的養分。

明知會招來抵抗,但卻又為何明知故犯?這也與其高舉的民族主義大旗有關,藉著激怒式言論的操弄,讓一般百姓忘卻被剝奪的自由及人權,藉此轉移焦點,同時讓一般大眾處於一種盲目的愛國熱血狀態。畢竟衡量得失後,得罪少數人以拉攏多數人的作法仍划算許多。不過有趣的是,竭盡全力防堵獨派的中國,卻反而是獨派意識崛起興盛的幕後推手。

(作者為教師)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