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電影《逆權大狀》以80年代獨裁統治時期作為背景,講述身為律師的主角宋佑碩,如何站出來為被惡法所誣害的學生抗辯。天下烏鴉一樣黑,雖然電影的時代背景與香港截然不同,但電影描述有關獨裁政權統治下的不公義情況是「放諸四海而皆盡」,電影「出乎意料」地準確呈現了現今香港政局的情況,值得港人深思。

天下烏鴉一樣黑:
80年代韓國的軍事獨裁與現今香港的特區政府

電影中韓國的獨裁政府就像未來的香港特區政府,以保護國家為名的惡法「國家安全法」去捉拿異見者,已內定結果而且程序不公義的司法機構、受制於獨裁政權而不能再批判政府的傳媒、已被政府洗腦而執行私刑威迫異見者認罪的警察、「改造」學生所深信的知識甚至記憶等令人心寒的情節,難免讓香港觀眾聯想起「二十三條」立法、杜浩成之流的裁判官、被政府改造作維穩工具的警員、尚未撤回的洗腦國民教育等。小節如警員以安排改動為由拒絕市民要求、聘請大量「臨記」為政府吶喊助威、衊作原因以拒絕讓異見人士進場等手法,均是現今香港司空見慣的場面。

司法機構被政府操縱,同時不能借助媒體作監察的情況下,主角要如何以一人以力抗衡惡法,為無辜學生爭取公義?主角選擇聯絡外國傳媒,借助他們的獨立性向全世界報導審判過程,從而向韓國極權政府施予壓力,最後雖然不能為學生們脫罪,但也成功迫使法官(在極權政府的操縱下)將刑期減至可接受的程度。在不公義的制度下,為了抗衡強權,即使被扣「勾結外國勢力」的帽子亦在所不惜。在最近的「622全民投票」,「佔中三子」借助美國人才以抵禦共產黨的黑客攻擊便是一大事例。

站起來爭取民主

與大部人的想法一樣,主角修讀法律、擔任律師,全為了賺取金錢。主角從事不動產的登記後撈得一大筆金錢,讓區內大部份的律師們亦步主角的後塵,反映當時的律師們均以金錢為上。正如現今香港社會一樣,在金錢至上的大環境下,政治冷感及自私的人們為了個人生計,根本不懂、不肯、不敢冒險站出來抗衡強權、發聲抗拒當權者。主角的堅持,目的是「為了讓孩子們不會活在一個荒唐的世界」,反而一些人卻寧願選擇將子女送到外國,實與香港自私的「移民派」異曲同功。

期後主角即使面對金錢損失、子女受威脅的情況,仍堅決抗爭,成為了韓國抗爭先驅者,最後成功感動一眾原本以金錢為上的律師們以個人名義站起來,與主角站在同一陣線,不再讓主角孤軍作戰,一同向不公義政府說不。

香港已踏入關鍵的時期,在「七一」甚至不久將來可能出現的「佔中」,希望金錢至上的香港人,懂得站出來抗議不公義的政府,為了讓孩子們不會活在一個荒唐的世界。更希望社運人士及尊貴的議員們,能夠像主角一樣不再計較個人私利,要有犧牲的準備及決心,帶領港人爭取民主。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