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6月20日)立法會財委會後,疑似於表決時「按錯掣」的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批評吳亮星主持會議混亂,建議改由財委會副主席劉慧卿主持,認為她有主持審議高鐵撥款會議的經驗。對於葉太這個心懷不軌的建議,個人強烈保留,原因如下︰

第一,受影響的村民與民間社會,花了兩年時間、不惜一切去提出反對和抗爭,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要求撤回方案,煞停發展暴力。面對財委會的撥款審議,我們最低、最低的要求是休會,而不是撤換主席。

第二,如果要換走吳亮星,原因絕不應該是因為他無法控制場面。撤換吳亮星,原因早就寫在牆上,就是他有三重利益衝突,無資格做主席。他身為中國銀行(香港)信託有限公司董事長,而中銀是四大發展商的主要往來銀行;他是新鴻基附屬公司數碼通的非執行董事,也是港鐵非執董,每年收取董事袍金。因此,就算換主席,由吳亮星任主席的六次財委會都必須作廢,重頭來過,被吳亮星粗暴剪走的逾千項動議,必須還原,交由議員討論。

第三,劉慧卿小姐的作風,大家都心知肚明。四年前審議反高鐵撥款,劉慧卿的風格,其實與建制派無異,主動要求將議員發言時間由三分鐘縮減至兩分鐘,甚至提出為表決時間「劃線」(由於涂謹申與余若薇強烈反對,才勉強收回這條線)。在劉慧卿小姐的心目中,議事堂上建制派與泛民派的天秤,遠遠高於社會公義原則,遠遠高於發展暴力與小巿民這座傾斜到極的天秤。(見蘋果日報2010年1月17日〈秉公辦事.劉慧卿變夾心人〉,網上版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00117/13634873)

在她的「和理非非」哲學下,張超雄或陳志全的離座質詢,會否被保安員趕走呢?我不敢說。最起碼,劉小姐昨天會議後,回到示威區發表領功感言,主要內容竟然是,她作為立法會行管會成員,會盡力向行管會爭取一個更好的示威區。對新界東北規劃的政治意義,反對這種暴力發展的民情,她似乎視如不見。我只能衷心講句,唔該曬。

第四,撤換主席,會否影響將來(一旦)司法覆核的勝算,筆者不懂法律,不懂如何衡量。但容許筆者魯莽預測︰若由劉小姐擔當財委會主席,拉布說不定能拉久一點,但撥款會順利通過,司法覆核的可能與勝算,相當重要。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