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瑪拉雅,一個令旅人魂縈夢迴的地方,它代表的是一種神聖,一種純潔什至是一種挑戰。當中以尼泊爾圍繞的登山路線最為吸引,巍峨壯麗的雪山群景色吸引了無數來自五湖四海的旅客到來朝聖,也造就了尼泊爾最大的收入來源,一間又一間的旅館林立在山區裏,蓬勃的登山旅遊業令當地人受惠不少。

眾多的登山路線中我們選擇了最受歡迎的ABC Trail,終點是4300米的高原。沒有導遊,沒有挑夫,一張地圖就是最佳的嚮導。我跟沒有太多登山經驗的表妹說能走多少便多少,沿途的一花一草才是主角,不一定要登頂拍張照片然後發上facebook給個like才算完成任務。

雖然是熱門路線,但沿途也不會有太多人,不過每當遇上總會有新鮮感,這次是一對加拿大情侶,下次是德國父子兵,再下次又會是澳洲老人團,什麼國籍皆有,只是我們遇上的已經有十個國家以上。這就是喜瑪拉雅吸引之處,使得這個小小的國度變成了地球村,正確地說應該是個聯合國的登山聖地。

登山人士從兩歲至七十歲都有,每個人幾乎都是早上八時前便出發,一般下午四時前便會到達下個補給點,補給點全是旅館,在限量電力供應下早早吃過晚餐便睡覺,為迎接下一個早晨再趕路。唯獨我們,每天都是睡到自然醒,往往整間旅館只剩下我倆時才慢條斯理地出發,畢竟趕路沒需要,人家一天走兩至三個補給點我們只走一個便成,一切視乎天氣與身體狀況,尤其在滿是變化莫測的四月天,難以相信的是在接近二千米的高原上依然滿是霧霾,這不難理解,尼泊爾旁邊就是咱們偉大的強國領土。

在云云眾多旅客中我相信我們是走得最慢的,也因此有足夠時間跟每間旅館主人去閒話家常 ( 根據主人描述大部份旅客只顧忙自己的事 ),談他們對國家看法,談生活,談喜瑪拉雅的一切,因此結下了不少縁,最後一天還被其中一間旅館主人邀請到她們家中吃飯,這是旅行團永遠買不到的服務,也不是每天都總是在趕路的旅客可以得到的經歷。

Poon Hill是其中一個會經過的登山點,海拔有3200米,大部份來住宿的旅客都是來看日出,但在晚間温度只有三至五度並要趕及在清晨五時前出發可不是我們想發生的事,而且路絶對難行。因此我向表妹建議何不乾脆看日落不是一樣嗎?只是從到達旅館那一刻起大雨便下個不成,從中午一直下至將近黃昏時,雨突然停了,天空還露出一線曙光,我馬上喚醒正在小睡的她起床,匆忙地拿下相機並用了極速的腳步奪門而出,神奇地只用了比正常時間快了一半的時間登了頂 ( 45分鐘 ),來得及拍下了這個壯麗的風景,那一刻我們只感到無比的快樂,快樂原來就是這麼簡單。四十五分鐘的步伐是唯一的趕路,也是唯一的登頂最高之處。

不知是否有神靈保佑,每次天降大雨時總是我們去到補給點之時,不偏不倚,比時鐘更準確,看著狼狽的登山客我不得不相信的確是有神靈在我倆背後。我一直對山岳都抱有一種尊敬的心,是由一眾神靈去把守。像四川有個雪山只要有人挑戰便會發生意外,因此從未有人成功登頂。這種出於人類自大又好勝的心態山神是看在眼內,海拔愈高的地方天氣愈變幻莫測,我總是在想是山神借大自然的力量來驅趕來征服的人群。最近珠峰便發生了雪崩,傷亡慘重,而每年也不知多少人在此失蹤。奈何絡繹不絕的人總是要來挑戰,過程中既用了大量時間籌備更在不經意間遺下大量垃圾,為的只是登頂一刻插上一支旗代表勝利,但這種滿足個人慾望多於對大自然的尊敬我是不敢苟同。當登山變成了旅遊業便會帶來破壞,像二千多米的高原上竟然會有wifi,為的就是滿足旅客。一些更忙於應酬whatsapp而樂在其中,不會跟你聊天,他們是韓國人。也為了遷就他們食譜裏會有人參雞,有些更有牛肉,對於一個不吃豬牛的國家也因應旅遊而改變,太多的遊客也會慢慢改變當地人的價值觀,這是無可避免的事,是好是壞永遠難有一個普世價值的標準。

日本富士山全年只開放兩個月,為何尼泊爾會全年開放呢?尤其在雨季和冬季是十分危險,也經常發生傷亡失蹤事故,一切都是錢作怪,只是辦理登山證已經漲至港幣360元,旅遊局可謂賺個盤滿砵滿但不見得路況會有改善,遊客生死從來與他們何干。

ABC路線正常是四天便可完成,聽聞有些強國客更只用了兩天,我們最後用了十天才完成並且只走了三份之二,原因是天氣著實太不穩定,裝備也不夠,但過程中的慢活才是最大的享受,也為旅程烙下了許多難忘的印記。繼沒有玩滑翔傘後又沒有完成登頂壯舉,不可謂是個奇蹟~~

喜瑪拉雅是眾神的居所,遠望更勝於觸手可及,這是對大自然最大的尊敬同時也是一種歉虛。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