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時香港社會步伐快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逃亡似的。身邊的人看見我總是在這熱鍋中步伐慢如烏龜般,總會覺得我跟不上他們的步伐。與其說我跟不上,不如說我慢慢走看着你們快快走,感到格外無奈又有趣,又或者說我在享受觀察路人們的急燥。

我先說說,現代人的愛情步伐:一段愛情維持不夠兩星期,已經常常又攬又咀,又上對方的家後又激吻又上床。現代人很飢餓喔!

「現時社會很多人都是這樣,到底有甚麼所謂?」他嘗試說服我。

在我心裡的一份抗拒,更多了一份恐懼。以現時很多人都這樣為理由來說服我,說服力並不大。那當然,我拒絕了。我反思了好幾天,這是涉及很多層面的問題與價值觀。

如果現時很多人因為現時很多人而做一件事,他們自身本來就建立了「現時很多人做,自己做就沒有問題了」–這自我安慰的價值觀,是一種行為合理化的做法,也就代表着自己都知道是不對,便以此為理由,放縱自己也使自己沒有罪惡感。

為何我這樣說?如果你自己是認為對的,還需要知道很多人這樣做才決定做嗎?還要以此理由避開對與錯的問題嗎?就例如,吃飯拉屎讀書睡覺是否別人告訴你很多人這樣做,你才做?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把尺,每把尺的長度都各有不同。至少我是個不能違背自己價值觀的人,否則我絕對會步入精神崩潰。相反,現代人卻輕易騙得過自己,以跟大隊走為埋由,放寬自己的尺子,甚至失去自我,變成隨街也能找到跟自己一樣的人。

這樣的話,倒不如獨自一人逆大隊而行,至少我還是我,至少我還存在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