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华早报|中国经济增长数据被疑不实

中国经济规模到底有多大?某程度上,这要看你问的是哪位经济学家。

纽约顾问机构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最近发表报告,经济学教授伍晓鹰(Harry Wu)在报告中表示,中国经济规模约比官方数据小36%。

他指出:“通过考察长期以来的变化,我们得出的新结论表明,实际数据的波动比官方测算为大,实际增速也低于官方数据。”

据他测算,从1978年中国实行市场改革到2012年之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速为7.2%,比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9.8%低2.6个百分点,差距显着。另据他测算,1952-1977年期间,中国GDP增速与官方公布的4.3%大致相符。

伍晓鹰的结论可能会促使商业领袖和经济预测员深思,也可能会再引发官方数据是否可靠的争议。这份报告并没有淡化中国的成就,伍晓鹰相信若以购买力平价衡量,中美两国经济规模已经不相上下。但报告的确表明,有些预测过于乐观,也部分相关内容也有夸张之嫌。

伍晓鹰表示,中国经济规模庞大,与世界经济联系密切。有鉴于此,GDP这个重要增长指标若有错漏,绝非小事。

伍晓鹰对自己的测算数据和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之间的差异做出解释,他认为政府低报了通胀数据,以致GDP规模被夸大。此外,工业产值和价格水平被高估,2002年以前苏联式计划经济政策仍未完全被取缔之时尤其如此。另外,政府也“掩饰”了经济衰退的情况。

伍晓鹰制定了一套加权指数,以此为“标准”来追踪商品和服务的价格走势、投入和产出,每五年调整一次权重。他说,余值就是附加值。至今伍晓鹰已经第五次修正中国GDP估算数据。

但是,经济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 Research)董事总经理葛艺豪(Arthur Kroeber)说,人们不应该自欺地认为,谁都可以自创一套有别于官方的GDP数据。

他说,为过去的增长趋势制定模式是一件很主观的事。他认为,比较好的做法是承认中国经济在过去30年迅速增长,增速与日本、台湾和韩国在“高投资带动高增长年代”的增速相当。

chart_5

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用自己的模式估算中国GDP数据,得出第三组不同的数据,彰显了研究中国经济增速所遭遇的难题。与伍晓鹰一样,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的估算也采用购买力平价指标。但根据他们假设的情景和去年的数据,得出的结论是,中国的经济规模比国家统计局调整后的数据小17.8%。

伍晓鹰的研究显示,全球经济下滑期间,官方数据和他的测算数据之间差异尤为明显。

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一年后的1998年,伍晓鹰测算中国经济增速只有0.6%,而国家统计局数据却是7.8%。同样,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的2008年,伍晓鹰估测中国经济增长了4.7%,而官方公布数据为9.6%。

伍晓鹰说,这些证据表明,在经济低迷期间,官方倾向夸大经济表现。

北京大学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认为,对于GDP缩减指数可能被低估,人们对此并没有太大分歧。但他说,并没有发现有出现伍晓鹰所说的那么显着的差异。 ”

伍晓鹰说,他并没有利用银行系统坏账等观察所得的证据去影响测算的数据。此外,虽然他意识到有重复计算的情况,且地方政府为推高GDP而实行诸多大白象工程,但他并没有扣除这些相关数据。

佩蒂斯认为,如果中国银行业像英美银行那样核销坏账,中国GDP增速肯定会被拉低,但不清楚具体减幅。

他说,日本经济在1980年占全球经济规模的10%,到1992年升至18%,如今又回落到10%。之所以出现这样大幅度的变动,部分原因就在于日本政府最初不愿核销坏账,导致分析师对日本经济的理解被扭曲。

伍晓鹰说,经济学界仍然苦于无法知晓中国国家统计局核算GDP的方法。根据政府数据,中国服务业每年增长5%-6%,而伍晓鹰认为只有1%左右。

当年,伍晓鹰刚从大学毕业,就参加了以时任国务院总理赵紫阳为中心的青年经济学者论坛。 1988年,就在赵紫阳因六四事件被罢黜的前一年,伍晓鹰离开了中国,目前在一所日本大学任教。

中国政府惯于每年制定一个夸张的GDP增长目标,这种做法一直令外界担心相关数据被操纵。分析师们现在各自编制非常规指数,以衡量不易被人为操纵的“有形”数据。

以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主管王志浩(Stephen Green)为例,他就采用水泥和钢产量、耗电量,以及肯德基餐厅销售额作为指标,用于衡量中国经济增长周期。他在去年发表的研究报告中重新计算了中国2011年和2012年GDP增​​​​速,结果分别是7.2%和5.5%;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分别是9.3%和7.8%。

伍晓鹰测算出的数据更低,他认为2011年和2012年中国GDP增速分别为6.3%和4.1%。

中国研究公司美奇金(J Capital)的共同创始人杨思安(Anne Stevenson-Yang)最近发表一份钢产量数据研究报告,称了解中国统计数据发表流程的人都知道,这些数据的收集和分析过程未经证实、欠缺透明度、前后不一,数据也不完整,经常自相矛盾。

在她看来,GDP数据是了解一个经济体变化和增长的有用指标,但它不能反映经济的静态规模。

据称中国国家统计局将修订GDP核算模型,将研发开支纳入GDP核算。野村分析师预计,修订以后,再加上通胀因素,中国的名义GDP增长将提高1.5%-2%,实际GDP提高0.1%。

即使将伍晓鹰的研究考虑在内,如果用市场汇率来衡量,中国仍然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伍晓鹰说,在经济快速增长的时期,估测增速相差1%或2%并不是大事,但经济发展进入成熟期后,增速的准确性就会变得更加重要。

(翻译/Lily Lou;​​​​编审/Rita Tsang、Alison Yeung)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4年7月20日, 2:00 上午
编辑:
分类: 星港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