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 | 城市的良心





城市的良心


张鸣


现代的城市,都必须有下水排泄系统。其实,古代城市也有这个需要,只是,古代人居住,高楼不多,人口密度较低,因此一般性的排泄沟渠就可以应付。加上很多城市临水而居,每每直接排泄到江河里。
19世纪来到广州的法国人,惊讶于居民直接向珠江里倒马桶,17世纪之前的巴黎,其实也是这样解决排泄问题的。


当然,下水系统需要解决的,不仅仅是人的排泄物,而且要对付城市的积水。尤其是下暴雨的时候,积水如果得不到及时的疏浚,那么就会出大问题。城市扩张越快,建筑现代化程度越高,这个问题就越是突出。


眼下这二十多年,是中国城市的高速扩张期,不仅一线城市迅猛膨胀,就是二三线城市,也涨势凶猛。有意思的是,但凡叫个城市,就要建设国际化大都市,楼盖的气派,高大,竞相上亚洲第一高楼,甚至世界第一高楼。街面上,到处都是钢筋水泥和钢化玻璃的天下,晃得人睁不开眼睛。马路宽阔,路面洋气,一个小小的地级市,路面之阔,超过北京的长安街。


然而,这样豪华的城市建设,都是面子活儿,底下的事,除了个别有过殖民化历史的城市,比如青岛、大连之外,无论哪个城市,都不甚了了,稀里糊涂。即使不下暴雨,下水道堵塞这样的事故,比比皆是。一发暴雨,摊到哪个城市头上,哪个城市变成海。这不,一个完全新建的城市深圳,赶上了一场暴雨,也变成了海,汽车成船,城市瘫痪,楼房进水,居民在大街上捞鱼。在不久的从前,武汉,北京,都经历过这样的好事。


城市建设,是摆在明面上的政绩。漂亮的活儿,当然都得摆在面上。老话说,包子有褶,都在面上。摆在面上,人家才看得见,尤其大领导看得见。领导看见了,下面的好处就不用说了。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但良心活儿,有谁乐意干呢?投进去多少精力,多少资金,最后干完了,谁也看不见。虽说,碰上下暴雨的时候,会显示出好来,但一年四季,暴雨能赶上几次呢?况且,有哪个大领导,会赶上下暴雨出来视察?


做面子活儿,是官场的一个惯习。领导能看得见的地方,永远是光鲜水滑的,看不见的地方,就马马虎虎了。见过太多这样的街景,楼房临街的那一面,漆得很漂亮,不临街的阴面,就破破烂烂的。对于很多地方官来说,他们搞城市建设,其实就是为了给领导看的。


说到底,这是个领导看的体制,因为领导,才是体制中人命运的决定者,至于城市里的老百姓,则什么都不是,在舆论管制下,甚至连一声轻微的牢骚,都发不出来。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有这样的面子工程,面子工程下的城市建设。至于城市的良心,跟城市管理者的良心一样,早就被狗吃了。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7月18日, 6:0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