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 | 浙江富商欠贷5.2亿跑路:9家银行被套

41911861926月16日,在据说欠下20亿的巨债后,浙江富商杨定国失去联系。9天后,他在厦门被警方抓获并刑拘。

杨定国的商业版图,涵盖了百货、房地产、酒店等多项业务。新京报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去年至今,杨定国的“中都系”,全面陷入了亏损困境。

2013年前11个月,中都系母公司中都控股的资产负债率,高达92.03%。

为纾缓资金压力,凭借过去多年良好的声誉,杨定国四处举债。跑路事件发生后,他的债主纷纷“浮出水面”,包括员工、商户、经销商、施工方、小额贷款公司,以及银行等等。

6月30日,人民银行余杭分行的负责人表示,目前当地中都的债权银行有9家之多,贷款总额5.2亿元。

中都总部的冷清与喧哗

位于杭州余杭区北大街1号的中都百货,在6月15日迎来了11周年“生日”。为此,中都百货挂出了“快乐相随”的巨幅广告。广告里,三个卡通“小伙伴”手拉着手。

一天后,中都百货的“主人”杨定国,便与他的员工和债主“松开手”。6月24日,这位跑路的44岁富豪,在厦门被余杭警方找到。随后,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杨定国刑事拘留。

老板被抓,中都系“兵荒马乱”。6月27日,新京报记者看到,中都百货余杭店已经关门歇业。一位供应商说,中都百货位于杭州的另外两家门店,也处于停业的状态。

公开资料显示,除了百货外,杨定国任董事长的中都控股,旗下还有房地产、贸易、酒店等业务。据一位中都员工介绍,目前中都系只有酒店和物业还在运营,其他子公司均已停摆。

中都百货余杭店的5楼,是中都系的总部。本周一,它的财务中心和风险控制中心的办公室,没有开门。“公司出事后,很多员工没有来上班,即使来了也不知道干什么。”上述员工说。

“你放心地干。”周一早上,一位物业公司的领导安慰保洁员说,6月份的工资“肯定会发”。但该保洁员告诉记者,对于到时能否如期拿到工资,她“心里实在没底”。

还有两个子公司的员工,拿着劳动合同赶到总部“讨要说法”。由于找不到负责人,他们只好悻悻而去。

杨定国的“董事长室”,窗帘半闭,略显阴暗。办公桌下的垃圾桶,堆满了碎纸和快递信封。一张杨定国打高尔夫球的合影,摆在书架显眼处。一沓厚厚的催款通知单和律师函,躺在落有灰尘的办公桌上。

整个总部,最“有人气”的地方是多功能厅。余杭区政府介入后,委托当地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在此进行债权人申报。

周一上午10时,十几位债权人在多功能厅外面排队等候。在工作人员叫号后,债权人方能进入登记大厅。把材料交给律师后,债权人还需填一份询问笔录,自述债权情况。

据一位律师介绍,目前,每天前来登记的债权人,约在100人到120人之间。该律师说,债务类型复杂多样,“有购物卡、租金、货款、工程款等”。

种类繁多的债务

“完全没想到中都会出事。”一位商铺的业主说,此前中都百货向他们打租金“非常准时”,她上个月也收到了1900元的租金。

该业主介绍说,2003年,她从中都百货以3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十几平米的商铺,然后将该商铺返租给中都百货20年。根据协议,第一年的收益率为5%左右,此后逐年递增,最后一年为10%。

“合同规定,中都违约要赔偿1万元。”上述业主称,除了违约金外,她还希望中都能尽快归还商铺。

与此同时,中都百货的商户也前来登记债权。一位商户说,最近两个月,她没有收到在中都百货销售的几万元货款。

数额相对较大的是工程款和货款等。一位债权人在问询笔录上写道,他曾向中都的房地产项目供应苗木,中都向其出具了两张欠条,共计金额80万元左右。

另一位债权人则说,中都的房地产项目尚欠他勘查费用60多万元。近日他去讨债,“项目部一个人也没有了”。

此外,杨定国还向员工进行了集资。有报道称,杨定国失踪前,向员工集资的数额约在8000万至9000万之间,集资可能流向了中都的房地产业务。

新京报记者在一份材料上看到,中都旗下的临安置业向自然人借款的年息在19.2%到21.6%不等。与此同时,中都系向天津一家公司借款的年利率为20%。

据余杭法院一位工作人员介绍,截至本周一,余杭法院共收到关于中都的诉讼88起,其中六成来自银行和小额贷款公司。

“被套”的银行、信托

银行是杨定国跑路事件的“重灾区”。6月30日,人民银行余杭支行一位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确认,中都事件波及到当地9家银行,贷款总金额5.2亿元。

据了解,中都集团曾多次被银行和授信单位评为信用“AAA”级企业,中都集团融资的主要来源包括银行贷款、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小额公司贷款等。

6月24日,中信银行余杭支行向杨定国下发通知书,要求其偿还4000万元的贷款本息。2013年12月的一份材料显示,当时中都系向中信银行余杭支行的借款为2.77亿元。

另有材料显示,中都控股子公司川源贸易共向6家银行获得了贷款,总计9500万元。截至目前,尚未到期的贷款有4笔,其中浦发银行余杭支行共计1800万元,恒丰银行余杭支行为3000万元。

北京刑法律师黄德鹏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杨定国非法集资的受害人来说,可以在检察机关对杨定国提起刑事诉讼的同时一同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以维护自身的财产权利。而对于银行来说,中都集团的贷款违约纠纷属于民事诉讼范畴,需要等到刑事诉讼结束之后才能够审理。但是,在法院审判结果的执行上,法院应当依据当事人的支付能力,优先考虑所属单位的职工以及银行贷款。

受中都拖累,长城信托一款信托计划也存在违约风险。2013年7月,中都置业将其青山湖畔项目12栋准现房做抵押,向长城信托融资5000万元。长城信托发行的这一名叫“财富5号中都青山湖畔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产品,期限为18个月,预计收益9.5%/年,收益半年支付一次,剩余收益及本金信托到期一次性支付。截至3月31日,中都置业一直如期付息,长城信托共计收到信托财产收益约679万元,已分配信托收益金额合计约205万元。

昨天,记者在长城信托官网看到,该计划目前处于“运行中产品”,而发放该产品的长城信托新疆营业部并未对此进行回应。

对此,一家信托管理机构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国内信托项目如果出现问题,或者信托公司自身用自有资金进行全额垫付,或者选择终结“刚性兑付”,风险由项目投资者来承担。长城信托5号项目最后的兑付情况目前还未可知,主要还是看抵押资产的处理情况以及长城信托是否有“兜底”意愿。

值得一提的是,6月17日凌晨1-3点,即杨定国失联当晚,杨定国的亲属以及中都集团内部高管五折购买的35套房产,正是青山湖畔项目的物业。

“惨不忍睹”的资产负债表

公开报道称,中都的总负债超过20亿元。记者在中都总部看到,余杭区政府已委托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资产和债务核查。

从建筑公司的技术员,到闻名当地的富豪,杨定国苦心经营了24年。而“资本王国”的坍塌,却几乎就是在一夜之间。几位余杭当地的人士均称,不清楚“中都究竟是哪个板块出了问题。”

大厦将倾,总有先兆。就在去年,中都控股的几大主营业务均陷入了困境。

记者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去年前7个月,涵盖几家百货店在内的中都购物,实现营业收入5714万元,同期净利润为亏损698.9万元。而在2012年的前七个月,中都购物亏损727.8万元。

为挽回颓势,中都购物斥资对部分店面重新装修并扩大了经营面积。材料显示,在经营面积扩大2441平米的情况下,去年前七个月商场的总销售额仅比装修前增长了14%。

中都控股下属房地产公司临安置业,同样陷入泥淖。这个占用资金最多的公司,2013年前10个月的到账总收入为6183.75万元,同期经营利润为-258.6万元。较之前制定的计划,临安置业去年前10个月的销售额和利润额的完成率,仅为32.71%。

材料显示,截至去年11月,其开发的一个楼盘,总房源为110套,实际销售23套,去化率为20.9%。

子公司川源贸易的一块业务为销售金条和黄金饰品。内部审计报告认为,金价的一路下跌,导致了黄金业务毛利率的降低。比如,2013年,川源贸易千足金饰品的毛利率为5.62%,远低于预期的13.85%。甚至去年3月,为减少持仓亏损,川源贸易对部分黄金进行了低于成本价的“割肉处理”。2013年,川源贸易实现收入3619万元,亏损了58.28万元。

与此同时,酒店业务也严重亏损。今年前三个月,杭州中都青山湖畔大酒店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297.5万元,亏损1917万元。

材料显示,去年11月,母公司中都控股亏损了442万元。2013年前11个月累计亏损2558万元。

因为负债巨大,中都系的资产负债表“惨不忍睹”。去年前7个月,中都购物的净资产为-678.5万元,川源贸易的净资产为-496.5万元。

去年前11个月,中都控股的资产负债率高达92.03%,流动比率仅为1.03%。

“国内外经济形势的不景气,政府厉行节约的八项规定,房地产业的多番调控,种种不利因素的叠加,让我们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艰难和压力。”杨定国在2014年新春致辞中说。

他号召员工,2014年会是一个历史转折,“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去迎接新的机遇和挑战。”

话音落后6个月,杨定国人生的巨大转折悄然而至。

“或许他是被逼的吧。”周一,一个债权人在登记处感慨,“但凡还有点办法,那么大的老板也不会跑路”。

6月30日,余杭市公安局称,杨定国一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具体细节不方便对外披露。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 (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7月1日, 9:05 下午
编辑:
分类: 官媒视点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