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建章 -【中国“玩不起”足球吗】

梁建章 黄文政

在 巴西世界杯 即将迎来高潮之际,新华社2014年7月8日的一篇题为《中国”玩不起”足球》的评论引起了社会的感慨。该文以北京为例提到,“一个100×60的标准足球场,造成不能盖房子的‘损失’将达3.6亿元。”文章在结尾得出结论:“我们玩不起足球,它太过奢侈。”

我们猜测,此文的初衷是探讨体育场所不足的困境,希望为中国的社区体育争取更大的发展空间。对于这一动机,我们深表赞同。不过,我们也担心这篇文章可能会引起误会,让部分读者认为中国缺乏足够的土地来发展足球事业。确实,各大城市缺乏体育场所和公共空间早已成为公众的普遍感受。但这种局面的症结真的是因为中国土地资源如此匮乏吗?

“有研究数据显示,全国新城新区规划人口达到34亿。这意味着[多出]现在中国一倍的人口也装得下。”这是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乔润令不久前的说法。我们无从验证这一说法的准确性,但中国各类新区的规划人口远远超过中国人口峰值则没有疑问。这意味着,如果这些新城全部按规划建设完毕,其中很大部分会因为人口不足,使用效率太低而导致土地资源的巨大浪费。

媒体中不断爆出“鬼城”的新闻似乎表明中国正在向这一方向滑落。所谓“鬼城”现象已经不仅出现在鄂尔多斯、二连浩特、十堰等中西部的三四线城市,也开始向东部甚至人口最集聚的城市圈蔓延。比如,21世纪网报道,处于京津唐地区中心的,离北京和天津分别90和50分钟车程的、号称“亚洲最大别墅区”的京津新城,开盘十年仅有一成的入住率,“三千套别墅九成空置”。该新城占地相当于33个天安门广场,规划面积更达260平方公里,相当于6个北京市的西城区。就全国范围而言,在土地浪费如此严重的情况下,土地资源匮乏是足球发展不顺的理由很难成立。

图1:入住率仅10%的京津新城别墅区

那么这种理由对北京这样的特大城市是否成立呢?根据《北京统计年鉴2013》中最新的2008年的土地数据,全市建设用地、未利用地、农用地分别为3377、2074、10960平方公里,其中农用地含2317平方公里耕地,其余应为林地和草地等,建设用地中仅有不到一半是城市建成区,其余则为村庄、道路等。这意味着,即使在北京行政区划内依然还存在着可观的土地资源可供发展之用。然而,由于国土资源部等的政策倾向是控制大城市特别是特大城市用地,而把指标留给中小城市,才导致土地使用效率最高的特大城市用地的人为紧张。

图2:位于北京四环内的2008年奥运会棒球场地

不过,北京的体育场馆也并非很多人想象的那么缺乏。如图2,甚至在四环以内,荒废的奥运场地都偶尔可见。而且,北京市政府早在2007年就原则通过《北京市关于学校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的指导意见》,鼓励学校对社区开放体育场馆和设施,以弥补公共投入的不足,但实际实施情况并不十分理想。总体来说,北京体育场所与其说短缺不如说是分布和使用不尽合理。

新华社的《中国“玩不起”足球》一文引起读者最大感慨的莫过于建设一个足球场要损失3.6亿元这一论断。但这是一种典型的用微观的视角来片面分析宏观问题所产生的误区,即错误地假设保留体育场地只影响场地所占土地的价值,而不影响周边区域的价值。
实际上,各种公共设施的建设和与房地产价值之间,并非这么简单的此消彼长的关系。

假设一个小区,把10%的土地用于建设道路,60%土地用于建设住宅,还有30%土地用于建设园林和健身场馆。再假设占用了小区60%土地的住宅的总价值是30亿元,那是不是说使用了小区30%土地来建设园林和健身场馆就损失了15亿元的房地产价值呢?其实,情况可能恰恰相反。如果真的把那30%的土地全部改建为住宅,尽管这些土地上的住宅能够带来直接的房产价值,但因为小区环境退化,其余60%的土地上的房屋价值可能大幅缩水,导致整个小区的房屋的总价值变成25亿元。在这种假想情况下,耗费30%的土地建设园林和健身场馆,对整个小区来说不是损失25亿元,而是创造了5亿元的额外价值。

实际上,精明的房地产商深谙此道,他们早就认识到,将宝贵的土地资源中的一部分部分用于建设配套设施,尽管微观上好像损失了所占土地建设住宅的价值,但却增加了小区其他住宅的房屋价值,两相比较可能在宏观上反而带来小区整体房屋价值的上升。正因为如此,现在已经很难看到那种密密麻麻用住宅堆满整个区域的新建小区了。遗憾的是,上述那种用微观视角来片面地分析宏观问题的误区,却普遍存在于社会观念甚至政府的规划思路之中。

比如每逢春节期间,大量外地人回乡过年,北京市区人口锐减,地铁大为宽松和顺畅。很多人就此认为,如果北京平时就是这么少的人,地铁就不会那么拥挤。这其实就是一种用微观视角来片面分析宏观问题所导致的误区。
这个结论的前提是,北京平时如果真的这么少的人,地铁也会拥有这么多线路和这么密的车次。但实际上,倘若没有现有的人口规模,北京就没有那么大的动力和财力来建设这么多的地铁线路和设计这么密的车次。

然而,春节期间人口减少对缓解地铁交通的好处立竿见影,而庞大的人口规模对维持地铁建设的动力和财力的好处却不那么直观,尽管这种好处更长远和根本。再加上长期的计划生育宣传下,人们更容易看到人作为负担一面,而忘记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恰恰说明了人的贡献整体上要大于负担。归根结底,严控大城市人口规模的思路就是这种误区的体现。

从世界比较的角度,由于土地资源匮乏导致中国玩不起足球的说法也完全不成立。其他不说,《中国“玩不起”足球》一文自己就提到了,“在 巴西 的里约热内卢等沿海城市最好的地段,随处可见沙滩足球场,到处都是光着脚踢球的孩子;在土地价格号称世界最贵的东京,河流穿城而过,两岸数百米内没有建筑,一片片棒球场和足球场对外免费开放。”

实际上,举办本届世界杯决赛和2016年奥运会的里约热内卢,其建成区人口密度远高于北京(Demographia
2013)。而将在2020年举办奥运会的东京,其都市圈的人口规模更是达到3600万人,远在北京之上。如果北京玩不起足球,这些城市怎么又玩得起呢?中国目前玩不好足球的原因有很多,但由于地价高而“玩不起”足球却不是一个恰当的理由。

===============================================
推荐两本书: 《中国人太多了吗?》 、 《人口危局: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

(“拇指博客”客户端已登陆苹果app store,百大名博,一手掌握)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 (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7月13日, 10:52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