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年来,中国公民一直对本国的户籍登记制度,即“”耿耿于怀,因为它控制了民众要在哪里居住、上学、就业以及结婚生育。

人们是如此懊恼,以至于南方的广州市公布的新政策促使几名大学生和应届毕业生发起了一项运动,他们希望藉此传播以下消息:如果你是一名中国人,希望在你读书、就业、称之为家的地方结婚和组建家庭,而这个地方并不是你的出生地,那么广州也许是你最好的选择——它是一个外向型的都市,堪称中国南方非正式的首府。

本周推出的“去广州上学”运动敦促考虑考虑哪里上大学的高中生,选择一所广州的大学。本次运动的一位协调人、今年从江苏省的南京大学毕业,并获得社会工作专业学位的汤倩说,这是因为在广州学习,能让学子们获得在本地扎根落户的最好机会,这要得益于广州市最近给户口松绑的政策。根据该团体公布的一则声明,汤倩和其他六名同学已经开始给中国其他四座城市——南京、昆明、青岛、合肥——的官员写信,呼吁他们学习广州的榜样。这个由志同道合的朋友们组成的松散组织,还开始在网上传播讯息,上传照片并呼吁其他人也加入此次行动。

两名学生手举标语。广州放宽了本市的户籍政策。

Courtesy of Cao Meimei

两名学生手举标语。广州放宽了本市的户籍政策。

中国人的生活在这点上之所以被搞得如此复杂,全都要怪与户口挂钩的繁琐控制,户口指定了一个人的正式“家庭户籍”所在,也由此指定了一个人有资格在哪里享受社会服务、在哪里合法就业、购买房产,甚至是在哪里办理结婚和生育许可手续。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实施的户籍制度,总体上仿效的是苏联的居住许可制度(propiska),其目的是控制城市与农村之间的人口迁徙。许多中国人对这套制度颇为反感,因为对他们来说,户口意味着更不平等的人生机会。中央政府计划放开户口制度,不过预计只会采用步步递进的方式缓缓推动每一步举措。与此同时,一些地方政府已经开始着手改革当地的户籍制度。

今年5月中旬,广州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市政府法制办公室,向市内各家官方经营的人才服务机构、各下属人口计生局联合下达了一份通知。

通知说,政府应该向没有广州个人户口,但是以“集体户口”身份合法雇佣的居民提供“户口卡”。集体户口的户主是雇主,持集体户口卡的雇员可在本地办理婚姻登记和计划生育服务手续,而不必被迫返回他们的正式户口本上所列的家乡来办理这些手续。这些人才服务机构既帮助求职者在公有企事业单位找工作,也帮他们在私营企业找工作。这就意味着,新规定既适用于各行各业里的高级员工,也适用于蓝领工人。

汤倩说,这则通知能帮助那些没有广州个人户口的居民解决“结婚难”和“生育难”的问题。“去广州上学”运动提供了该通知的复印件,在网上也能找到这份通知。

她说,“这真的能简化一些事情。”

尽管并不是一定要在广州读书,才能符合入户政策。但“去广州上学”运动想提醒年轻人,他们移居到这座城市能够得到更好的机遇。

根据中国媒体的报道,在拥有1500万人口的广州市,此次的规章变动大约将影响10万名持本市集体户口的人。

汤倩说,人们往往可以通过花钱来绕过规定,在中意的城市取得户口,不过不是所有人都能付得起钱。她说,提供那种服务的公司运作方式可疑,充其量只是半合法。

“现在的情况是,你可以在一座城市上大学和就业,但是不能在那里生活,”她说。此处的“生活”意为组建家庭。她说,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法是在目标城市购买一处房产,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这么做。

汤倩说,“如果你能买得起房,那你就能得到个人户口。可是房价实在太贵了,不是所有人都能买得起的。”

广州市下发的通知指示人才服务机构,在集体户口挂靠人员索取户口卡,办理结婚登记和生育服务证时,要“及时地”配合,“不得以各种借口拒绝”。

不过,通知还要求人才服务机构每半年向当地人口计生部门通报一次人员婚姻变动信息、住址变更情况、联系方式变更情况,并指示要开展人口计划生育“宣传教育”。这些规定反映出,国家仍在试图高度控制民众的生活。

 作者:狄雨霏 2014年07月10日

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翻译:张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