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中国大陆知名作家慕容雪村5月初在北京的“六四研讨会”上以由他人代读的方式发表书面发言。上周六,他在网络上发表《投案书》,抗议当局打压纪念”六四“的人士,并称等待警方抓捕。此外,河南“六四公祭案”被捕者中的一位单亲妈妈方言获各地维权人士举牌声援,一名叫徐知汉的网民周二在声援活动中被国保带走,下落不明。

已经从澳大利亚回到北京的中国大陆知名作家慕容雪村,今年5月在 “六四研讨会”上以由他人代读的方式发表书面发言,他上周六在网络上发表《投案书》称等待警方抓捕,但到周二仍未传出警方上门拘捕他的消息。

记者周二在网络上发现,大陆各大网站丶论坛丶微博均屏蔽了该消息。而与他共同参与六四研讨会的人士也均无法联络。

南京独立媒体人孙林周二告诉本台记者:

“慕容雪村他的名气挺大,影响力挺广,当局一般来说不会对他采取什么强硬措施。尽管(投案书对当局)有点刺激,但对于像他这样的人来说的话,比起他的书,还差得很远,没有什么问题。如果真的像郭飞雄那么强硬的话,当局肯定要处理他,尤其是碰到了高压线,也是中共当局最痛恨的这些六四群体。”

慕容雪村在《投案书》中写道,”我绝不认同对他们的逮捕,但也不认为自己应该得到特别的优待。我和他们做过同样的事,不可以置身事外。我现在已经回到北京,随时等待当局的抓捕,自此投案书发布24小时内,我会在海淀区自己的家中等候,来者请带齐相关证件,超过24小时,请提前电话预约。”

据德国之声周一报道,很多网民及异议人士用慕容雪村的《投案书》来嘲笑当局,要求警方“赶快前去打击他的嚣张气焰”。

“六四”二十五周年前夕,一批参加“六四研讨会”的维权人士丶学者丶律师以”涉嫌寻衅滋事”被传唤丶抓捕和拘押。参加者有崔卫平丶郭於华丶郝建丶胡石根丶刘荻丶浦志强丶徐友渔等15人,书面发言的有陈子明丶贺卫方丶慕容雪村和王小山。在6月5日,六四25周年纪念日一过,徐友渔等人被释放,而浦志强则以“寻衅滋事及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被当局批捕。

与会者被拘之后,慕容雪村立即在《纽约时报》发表声明称:“我本来也应该参加那场家庭聚会,但因为要到悉尼大学做访问学者,只写了一篇谈论天安门事件的文章,交由在场的某人朗读。根据中国政府的逻辑,我大概也犯了寻衅滋事罪。虽然我熟知中国法律,但绝不会想到,连这些最平常的举动——举办家庭聚会丶写文章丶读文章——也会触犯中国法律。”他还表示,“待我结束悉尼的工作,就会回国投案自首。如果我也被捕,或许可以让更多的中国人明白他们的处境。而同时,在那场对抗政府抹杀民族记忆的运动中,我也贡献过自己的力量。

今年40岁的慕容雪村,原名郝群,是中国著名网络作家,也是大陆广为人知的公共知识分子,其代表作有《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丶《天堂向左,深圳往右》等小说。近年来他在《纽约时报》等媒体开设专栏,对社会现象针砭时弊。去年5月,他的全部中国互联网微博帐户均被注销。

此外,在周二,河南继续有民众举牌声援“六四公祭”案中的被捕者。据海外维权网披露,被捕的方言是一位单亲妈妈,独自抚养一名15岁的女儿。

接受记者采访时正身在郑州参与举牌声援方言的浙江网民“秀才江湖”周二告诉记者,一名声援者刚刚被国保带走:

“她父母亲都死了,前夫背叛她以后离婚了,唯一的亲属就是她女儿,独自一人住在家里没人照顾。我们有朋友跟她女儿接触过,性格比较内向,不太接触陌生人。我也举牌了,我们到郑州市看守所门口拉横幅了,有个网友叫徐知汉的刚才被国保叫走了,可能有不安全因素。”

连日来,长沙丶广州丶西安和江西宜春等地一些网友发起了“方言回家, 我们爱你”的举牌声援活动,抗议郑州当局逮捕方言和其他在今年春节期间参与民间祭拜活动的十位公民。

从网络图片上看到,网友们集体或单独举着写有“方言无罪”丶“释放方言”丶“方言无罪,我们爱你”丶“方言回家,孩子需要母亲,我们大家爱你” 的纸牌,以表明他们对方言的关注。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林迪/嘉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