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楚 : MH17击坠凸显中国对俄政策思维错误

马来西亚航空MH17航班在乌克兰东南部被击坠,根据最新消息,该航班上没有中国旅客,但正如当年在科索沃发生的事变,这一起针对民用航空器的恐怖袭击事件却引发了中国公众的激烈意见争吵。如果联系90年代以来中俄关系的历史和两国关系最新进展,应该看出,造成激烈对抗和撕裂的公共意见战争的主要原因在于中国现行的恶性政策公关行为模式,以及从根本上而言,中国当局现奉行的错误的对俄政策思维。

在前次因乌克兰危机引发的各种前苏联地区事务问题上,中国方面虽然在国际正式场合保持了起码的中立姿态,但在中俄双边关系的交往中,对俄方立场给予了极大支持,这在俄罗斯外交发言人和普京本人的多次感谢言辞中已得到证明。更有甚至,就在俄罗斯处于因吞并克里米亚这一破坏当代地区格局的侵略行为遭受国际制裁之时,在亚洲安全会议上,借接待普京总统来访及会后两国的双边洽谈中,中国对俄罗斯高调展示了并肩面对国际压力的姿态。天文数字和长程的经济合作意向,高调的热情渲染,中国把中俄关系称为新型大国关系中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典范。

正是政府的这种毫不掩饰的亲俄和支持普京的政策下,中国公众媒体从央视到各种大小党报,连篇累牍地以各种方式歌颂莫须有的普京大帝的形象,把一个机会主义和拿破仑三世似的政客描述为俄罗斯继往开来的伟大复兴的领导者。值得注意的是,这种铺天盖地的公关攻势是中国方面主动计划和实施的,也是由中国的纳税人买单的,但其手法却并不新鲜,人们在其中可以很轻易看到从斯大林到毛泽东时代粗陋的造神模具。而这一点或许才是中国当局和官媒给普京塑造成俄罗斯拯救者的真正用意所在——对俄国复兴神统的塑造实际上是为中国内部的新造神运动热身。这在1940到1950年代中高党对斯大林的肉麻歌颂活动中已有过熟门熟路的先例。

很多人已注意到,由于当局本身公信力丧失殆尽,所以为贯彻政策,于是在强力的枪杆子维稳力量之外,近年花费据传高达年度上千亿的经费建立了覆盖全国的秘密网络宣传员体制,也即新的笔杆子系统。这一系统依靠各级党政的行政权力和上下级系统,利用党政官僚机构内的人力资源,以权力贯彻和经济诱惑为驱动力,促使高达百万级的人员利用社交网络和传媒,为政府的任何政策思维和意图进行无条件的辩护,并借此虚构信息时代的自欺欺人的盛大民意。这即是中国当政者现行的政策公关行为模式。

推动中国新领导团队采取变本加厉的亲俄政策的基本理念是冷战结束以来中国执政党的一个错误历史认知。他们认为前苏联党的覆灭的主因不是苏共的政治和治理失败,而是美国为首的所谓西方阵营的秘密颠覆战争成功。而由于中国是目前全球奉行马列主义无产阶级专政学说的最大国家,因此,美国及所谓西方正在对华进行继颠覆前苏联之后的第二次大规模准冷战。在这一理念指导下,中国把中国内部由于治理失败而造成的政治反对和社会抗争视为西方颠覆的证据,从最开始含蓄地支持多极化国际观到如今直接赤裸裸地与普京威权统治结成同盟,他们把前KGB官员普京看作抵制和对抗西方颠覆的同一战壕战友。

在这些基本的背景之下,我们看到,本次MH17航班被击坠的触目惊心悲剧发生后,中国媒体上第一时间出动的官方认可的专家几乎众口一词暧昧地表示,乌克兰也是凶嫌,而在新浪微博等社交媒体上,最活跃的那些新极左网络评论员,其实也即是过去凡事支持政府,更早先曾支持重庆薄王小文革的那些人闻风出动,与俄罗斯官方媒体密切配合,以各种搅混水的方法为俄罗斯辩护,并扰乱公众对此事的严肃关注。一些人先煞有介事地做武器装备的技术分析,以误导公众乌东南部分离主义势力并无击坠科技的武器装备,即使有也没有操作这些装备的技术和战术能力。在报道已经逐渐清晰,俄罗斯直接支持的地区分离主义民兵嫌疑越来越难以摆脱的时候,他们甚至抛出美国阴谋击落客机,嫁祸俄罗斯的谣言。

总之,在一个事关基本的人道主义立场和国际民航安全的问题上,中国的政策宣传系统传达的政策声音是:不能因真相的公布而在公众中造成对普京及俄罗斯政府的负面影响,即使这种对俄罗斯的曲意维护是以损害中国的国际道义形象为代价。这种扭曲的政策公关作为背后,则是出于对中国错误的亲俄政策的维护。因为,从格鲁吉亚到乌克兰,以及更多的俄罗斯政策实践表明,普京的俄罗斯绝非抵抗美国霸权的英雄,而是趁美国实行亚太单重心战略转移,以进行俄罗斯地区霸权扩张的新沙俄帝国主义者。中国当局对普京治下的俄罗斯地缘政治政策的错误认识,与对所谓西方的对华战略的错误认识结合起来,造就了毫无学理基础和违背中国自身利益的对俄政策。在客机击坠事件中支持俄国的国内舆论制造不过是执政党一贯的死不认错政治姿态的继续而已。

然而,国际政治有自身的现实逻辑,这不是任何权力意志所能改变的。中国把普通大国和邻国关系的中俄关系视作全球战略基础,这忽略了中俄在基本国际利益与地区利益上的重大差异,也一厢情愿地无视了中俄关系中从实力到潜在发展方面的众多冲突基础。因此,给予俄罗斯的大力支持实际在全球战略层面给中国自身造成的负面形象是巨大的,也是中国任何执政者不能承受的,这种自我反对的现状不可能通过继续内外有别的暧昧得到缓解。

因此,这也意味着中国迟早必须彻底反思和重行界定与俄罗斯的国家和战略关系,这在前不久因中国领导人访韩而体现的对朝鲜政策的修正中已可以找到先例。只是,在这一国际战略的反覆低水准折腾中,中国丧失的国际战略机会成本,以及实际而可见的经济成本,又将成为下一个执政者伟大成就的学费。这也是现行政治和政策决策体制下永远会翻新上演的悲剧,犹如历史上着名的以地事秦政策,负薪救火,薪不尽则火不灭,而黑箱国家决策与施行的薪何时而尽,这就是中国的普通人民的抉择问题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 (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