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呢篇文咁大言不慚,叫自己做「書評」,而唔叫「讀後感」?因為我未睇晒咯,咁又何來「讀後」感呢?但我已經急不及待,想向大家推薦呢本好書。

學術論著我睇得多,要幾抽象有幾抽象,要幾晦澀有幾晦澀。但係我心目中,最型既學者,始終係駕馭大象既騎師,能夠用活潑、淺白既文字輕鬆解釋大道理。多少天下事,盡付笑談中。本書既作者伊根(Kieran Egan),就係位駕象高手。齋睇佢引用既學者,就知佢走既係雜家路線,教育學家、哲學家、語言學家、心理學家、歷史學家、人類學家…應有盡有。大概教育學係門比較新興同應世既學問,造成兩種各走偏鋒既學風。一係就同你閒話家常,分享下學者自己既教學心得,流於吹水。一係就大量資取其他學科既理論,融會貫通,化為己用。本書明顯行博採諸家既路線。其實呢種一係流於吹水,一係博採諸家既學風,好多雛生既學科都係咁,例如舊時既社會學同人類學,現時既文化研究同文學批評。所以閒時挑啲勁抽既教育論著黎讀下,絕對大開眼界,唔會咁易將自己局限係一門一學,坐井觀天。好似我讀哲學出身,主流哲學界好少提及東歐學者,但係呢本書我就識到聽落幾正既俄國同波蘭哲學家,重有一堆勁抽但我從未聽過既語言學家、心理學家、人類學家等。

言歸正傳啦好嘛?本書一開頭,伊根就拋左個好型既論旨出黎。呢本書寫黎為乜?係為對治危機。咩危機?就係教育改革耐唔耐就黎一劑,但一而再,再而三咁失敗,屢革屢敗,造成教育危機。每次改革在即,大家都會爭相指出既有學制既弊病,教師水準參差、政府監管不力、教育高官短視、財富分配不均、核心家庭解體、傳媒助長歪風,咩原因都有人講過。但伊根話呢堆講法全部都唔係路,病源其實係教育理念度。但凡改革都係理念行先,理念指導行動。只要個理念一日有事,再多既改革都一樣繼續出事。

按伊根講法,自古以黎,西洋世界既教育理念,都可粗分為三大派,分別為社教派、真理派,同潛能派。社教派主張,老師要幫學生將來融入社會,學校係社會既縮影,教育係投身社會既預備同演習。學校應該走踏實風,教曉學生適應社會規範,培養配合社會既價值觀,磨練學生既謀生技能。好似港仔要搵工賺錢,就要識英文同普通話,學校唔會咁騎呢迫你讀波斯文阿拉伯文。香港靠金融食糊,大學就會開精算系、會計系、風險管理系。香港人唔洗當兵,自然唔會有軍事學校。

真理派主張,學校係求知既聖殿,老師應該教授真理,而唔理呢啲真理最後幫唔幫到人搵工。呢派既始祖係柏拉圖(Plato)。柏拉圖自有一套好嚴格好獨特既真理觀,佢心目中既真理係哲學智慧,而且只限佢講果套理型哲學,唔係任何阿豬阿狗既哲學。其次係幾何學,經驗界就無真理可言既,所以係佢心目中,無樣野叫做自然科學。咁無乜邊個後輩會全盤接受佢既諗法既,但即使後人既真理觀變左,變極我地都會覺得有一大堆知識,會教你了解世界既真象,唯獨唔係好幫到你搵工賺錢,好似純數、物理、歷史咁。認為求知係學生既天職,學校有責任教佢地正確咁理解世界,都可以叫廣義咁繼承左柏拉圖。

潛能派主張,每個細孥都有自己獨特既天賦,應該各展其能,因才施教,唔好為左迎合社會同灌輸真理,扼殺小朋友既個性同潛能。假如有小朋友擅長音樂,鍾意音樂,但憎計數,老師大可集中培養佢既音樂天賦,咪鬼迫佢學數。呢派既始祖係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繼有杜威(John Dewey)中興局面。

咁作者伊根認為呢三大理念出左咩問題尼?問題就出在佢地三個係水溝油,溝唔埋,但一直以黎既教育政策,都嘗試將佢地炒埋一碟,平衡利害。所謂教育改革,就只係不停咁換呢三味食材既比例咁解,唔係厚此薄彼,就厚彼薄此。咁呢三味野,唔夾就係唔夾架啦,你擺多啲社教,少啲真理,定多啲真理,少啲潛能,出黎碟餸都一樣咁難食。伊根認為一日班官為意唔到呢項難題,佢地既新政都只係一堆新口號,新包裝,換湯不換藥,繼續錯落去。我地又睇下呢三派點樣個唔夾法。

首先,社教派溝唔到真理派。例如要人融入中國社會,學校就要教細孥講普通話,寫簡體字,愛國愛黨。但除左普通話,方言都大有學問噃,教定唔教呢?漢字有繁體寫法喎,教定唔教丫?八九六四好似發生左啲大事咁噃,係咪發生左就要教呢?國民黨既抗日戰績,教唔教同教幾多呢?呢個世界咁多民主理論,學校又教唔教呢?馬克思著述甚豐,後世又多研究論著,學校又教幾多呢?社教派同真理派,似乎會畀唔同答案。

繼而,真理派溝唔到潛能派。有小朋友唔鍾意讀書,醉心畫漫畫、砌模型、跳街舞、踢足球、打泰拳、整曲奇…咁又點計呢?雖然真理觀會隨時而變,今日既學者都比以往開明,但叫得真理派,點都會排斥一啲稱唔上係求真既志趣,正如柏拉圖驅逐詩人出理想國一樣。

最後,潛能派都溝唔到社教派。祖師爺盧梭已經講過,城市風俗愚昧敗壞,唔適合小朋友成長。要湊仔,最好帶佢去鄉下住,親近草木之餘,又可以係無拘無束既環境下馳騁,發揮所長。對盧梭黎講,城市只會污染童真,將小朋友倒模成隨波逐流既魚群。「Come on, James,可不可以成熟一點呢?」

心水清既讀者,會留意到呢三派都可以放係同一把尺上度,就係到底課程追求統一,定尊重差異。一加一等於二,啱就係啱,錯就係錯,唔會因為計數既人係古代既印度仔,當代既巴西仔,定係未來既南非仔而有分別。真理超越地域,超越時代。按真理派設計既課程,理當最強調一統,全世界教既數學物理化學都應該一樣。而唔同社會、唔同時代就有唔同風俗。要適應呢啲千差萬別既社會,自然講究唔同既觀念同技能。你去法國波爾多潛修釀酒學,返黎香港係無乜作為,啲田都用晒黎起樓啦。雖然世界千變萬化,但至少地域相近,時代相鄰既話,風俗都係差唔多。按社教派觀點,同樣係中國學生,就可以修同樣既國民教育課。潛能派就有意見啦,個個學生都唔同,點可以夾硬迫佢地上同一樣既堂,考同一樣既試,過同一樣既人生呢?個體自由大晒,尊重差異先係王道。

好啦,我唔勉強自己兼顧三方,獨沽一味,揀定一派就橕行佢,又得唔得呢?咁做表面上係解決左理論難題,但往往顧此失彼,換黎更多實踐難題。

既然伊根咁漂亮咁歸納出三大教育理念,又咁利落咁指出三者既衝突,佢又有咩治病良方呢?賣個關子先,查實因為我未睇到。以上觀點,通通都係《The Educated Mind》既第一章就達晒出黎。我覺得單係睇左第一章就好多啟發。先唔好講佢有無提出一套成功既補救方案,單係砌左三大理念出黎,條分縷析,經已獨具慧眼,盡顯功架。佢勁在畀左套全新既理論框架過你,從此改變左你睇教育政策既眼光,單係呢點就值得稱道,值得推許。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