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缺乏民主授權的政府,可以無視人民到什麼程度?只消看看剛出籠的政改報告,你就知道,當權者可以怎樣粗暴的扭曲人民意願,哪怕那種聲音是全香港最有共識的,好比說,爭取了30年的普選。

在立法會,猶如機器人的林鄭月娥念書般說道:「主流意見認為2012年已改了一大次,立法會議員已由60席增加至70席,短時間毋須修改」,云云。然而,林鄭所謂的主流意見,完全是無中生有。香港人一直以來的訴求,其實很清晰,那就是盡速取消功能組別(和真正普選特首)。說到底,現在這個議會是畸形的,因它的構造,即功能組別和直選議席的五五比例,已從2004年塵封至今,10年來沒有寸進,更不用說那個醜聞般的功能組別議員吳亮星的所作所為。

換句話,政改的這一停滯,足足10年了。

然而,這個政府憑什麼扭曲民意呢?這還不夠,他們還粗製濫造出一些虛詞,什麼「主流意見」、「較多意見」,統統硬塞進香港人的嘴裏去。說得難聽一點就是,强姦還不夠,還要誣衊的說那受害人其實是自願的。

或許,「民主不是賜予」這句老話,用在政改問題上最為合適。試想想,一個不民主的政府,從其本性上來看,又怎麼可能會自動自覺的推行民主化呢?試問,行政機關又怎會願意捨棄那橡皮圖章般的議會呢?

剛出爐的政改報告書,根本沒有忠實反映港人的意見,這已經說明了,這個政府絕對不會自動繳械,放棄權力。可以想見,無論尚餘幾多部曲,情况也都一樣。

由此延伸,兩制和自治也都不可能是賜予,無論之前所作的承諾是怎樣動聽,到底是虛幻。正如國教和23條,若沒有之前的大型反對運動,香港早就失守了。看來,大家真的可以丟掉幻想,準備佔中。正如林鄭月娥呼籲,大家再不要虛耗光陰了,說到底,仰望中央信守承諾或賜予民主,一樣是不可行的。

文章刊於今天明報觀點版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