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示威者對警察的態度都不一樣。有人會很鄙視警察,稱他們為『警犬』;有人會同情警察,認為他們身不由已;有人覺得不以為然,認為他們『打份工啫』。但近日關於警察濫用暴力的新聞不絕於耳,例如昨晚有議員被拘捕時主動走進警車,十分合作,警察卻大力握著他的手,其後更對梁耀忠議員言談粗暴,更被人拍到對示威者搣面及箍頸的暴力行為。連同上次在警車虐打被拘捕示威者,使得不少原本對警察持中立態度的人都漸趨反感。其實,今時今日,我們應以什麼態度對待警察呢?

首先,要記着,在制度裡,警察只是執法機器,遇上充滿人情味的警員固然好,但不要認為所有警察都是會充滿善意,人性化地對待走出來的人。警察學堂就是一個去人性化的地方。我有一個親戚曾於學堂受訓,他們的訓練是沒有同情心的。學員要接受一系列艱難的任務,並一定要服從上司的命令,若只是輕微地不乎合上司要求,即被罵得狗血淋頭,尊嚴掃地,更要受極其苛刻的體能懲罰。經過這個充滿『行為矯正法』意味的訓練後,潛移默化下,不少走出學堂的警員變得指令至上,成為徼頭徼尾的機器:在與示威者對峙時,化身一班維護高牆的機器。另外一些警員,就算心在群眾,也不得不把良心放一旁,執行不義的職務。

當然,警隊需要前線的一班機器,才可以盡量保證執法不徇私,保障市民生命安全。但同時,當警察是一堆機器,他們面對群眾行善還是作惡,保障市民安全還是危害市民安全,視乎用家如何使用。現在,使用機器的是『秃鷹』為首的建制鷹犬,前線警員自然要百份百聽令,以不同程度的方法打壓示威者及和平地爭取權益的市民。看見有些市民會說:『我們不是你的敵人』,我心想,少年你太年輕了,你認為它們會理會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上司命令要把我們當作敵人看待,任你喊得聲嘶力竭,它也只會無動於衷,當你敵人對待,因為操縱機器的是出自上頭命令,而不是出自良知。或許警察不是敵人,但是『秃鷹』視我們為敵人,只有689人挑選的政府班子視我們為敵人,作為敵人的武器,刀劍無眼,你能確保他們完全不會傷害走出來以雞蛋之驅撞向石牆的我們嗎?有因為心繫『雞蛋』而克制的固之然好,但這樣絕非理所當然。

我不是鼓吹逢警察必打,逢警必反。當人不犯我,自然我不犯人,大家和和氣氣相安無事。但面對警方越來越過份的手法,我們不可以過濾和警方正面交鋒的可能性。現在對手是不擇手段的,我們怎能凡是客客氣氣?Never say never,get it?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