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事件,其實到被拉果刻,我都唔知原來係咁大件事,很多朋友問我情況如何,咁我就係到輕鬆咁膠嗡一下,講明先,我只是一名淆底獸。

警察清場時,膊頭有花既落order做指揮,而三柴警員負責執行,與其話係警員,不如話係中醫跌打師,拗手按穴位擰頭層出不窮,古人謂”柴米油鹽醬醋茶”,我明白”柴”對中國人係好重要,但可否拎出良知,和平清場。相反包圍我地既責任就交比膊頭無柴既警員,佢地表現比較克制。

當時係我隔離就係一大堆短髮女警列隊準備清走女靜坐者。眼見佢地好似無哩神氣,似係被迫聽order,我只好徐徐放下我一把亮麗鬈曲既秀麗,希望令佢地懷緬未入學堂前的青蔥歲月。

清清下場,我們就同警察聯合匯演十月圍城,入面既人出唔到去,出面既人入唔到黎。就黎到八點時,內外既人一齊倒數,Goal………被捕……時間開始變得漫長。

上車前,要走過一條長長既路,途中我同Hollywood既明星出席金像獎一樣,有人幫我拍片,有人影相,美中不足既係無紅地毯。

上到車,稔起三位女性,一個係同行被捕既友人,一個係答應左佢我會安全返家既Maggie,一個係答應左佢我會返去飲湯既阿媽。就好似當年吳國敬答應左”我說過接你放學” ,而最終不見人影一樣,我失信了。而我立即用僅餘2%電量既電話回覆朋友,請佢幫我係FB 通知我被捕了,電話隨即收皮。係車上,我地成班男人就好似BB仔,係咁搵奶媽,Yeah我搵到啦,飲左幾啖,即刻同人報平安。而同時,我又稔等陣應該點樣演繹”係律師未到之前,我係唔會講任何野”,情況就好似賭神同侯賽因講”我曬你冷,加埋呢張係三千萬瑞士銀行本票……”一樣咁有霸氣而不失大體。

十二隻恐龍去野餐,齊乘坐旅遊車出發了,一跳就跳到到警校,入到去,比警員認出我係畢比特,佢地拎住文件,問我拎簽名,又問我咩名幾高,企圖核實我就係畢比特,又要求影即影即有。可能因為我地成班都唔係常客,所以佢地都好客氣好輕鬆,又會講下笑,又會話 “唉啊,莫講話你地,我地都唔滿意上面既政策,你地唔好暴力就得”,我地回應”嘩,我地好和平架”,講下講下就到食飯,飯盒營養價值好高,有肉有菜有五穀類 – 白汁雜豆火腿絲飯,比豆腐火腩飯更男人,而且好岩我地呢D經常拍戲要保持身型既人。

之後落黎既都係等,最後出一份警告通知,咁我地就一車一車就送出去離開警校。

向當日付出過的每位致敬
抬頭吧,相信愛你便能飛
敢交出,你會創出傳奇

後記
好多朋友問我有無事,有無手尾跟。我沈思左一陣 : 應該有,因為可能有Madam睇中左我……

題為編輯所擬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