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D:

你近來好嗎?很久沒有寫信給你了,對上一次也已是寫在模擬試前夕。春去秋來,花開花落,原來不知不覺間便到了放榜的季節。

每當回想起那已過了兩個月的文憑試,一切卻仍彷如昨日,歷歷在目。在無數個噩夢連綿的晚上,我夢迴自己回到公開試的考場裡,坐在冷冰冰的椅子上,呆望著一些不懂回答的考題,孤苦無援,緊張得手心冒汗。直至聽到一聲「時間夠,停筆」為止,我才驀然睜開眼睛,發覺這只不過是一場夢魘。

D,你剛跟我一起歷經了公開試,讀書的壓力到底有多大,你應該都很清楚。這種壓力,可以大得讓正值美好花季的年輕人斷然結束一切,青春的生命在躍躍欲飛之前化成一灘血,然後被殘酷的陽光溶化和蒸發。在備考和考試期間,我們彷彿與世隔絕。文憑試歷時長達半個月以上,但辛苦的不是考試的幾個小時,而是備試期間付出的心力。為了作出最好的準備,我們不惜犧牲一切,跟親朋好友疏遠,課餘時間不是在補習社便是在自修室,即使回到家後也只會逕自走進房間,關上門然後繼續努力埋頭苦幹。無形的壓力像囚籠一樣,困住了我們的青春,叫我們提心吊膽,玩不安樂,甚至睡不安穩。

放榜之日越是接近,我便越是益發頻繁地想起那段苦不堪言的日子。多少個惶惑的夜裡,挑燈苦讀,蓋上書本的一刻,摸索自己的將來;多少個早起的早晨,晨光熹微,我在客廳帶著隨身聽,大聲背誦著英文生字;多少個想家的黃昏,拖著疲累的身子,沉重的步伐,腦中不停疑惑著努力會否付諸流水。那時每一個考試的禮堂,與其說是考場,倒不如說更恰似一個戰場,瀰漫著一片硝煙味。最恐怖的是,我很清楚遊戲規則,這裡一部分人會成為別人的墊腳石,用屍骸拼湊成一條讓成功者踐踏的康莊大道。一生之中,大抵這段歲月是最不能夠磨滅的了。

可是當好不容易捱過了考試後,我們卻仍需要面對放榜日的審判。

D,我感覺自己像站在十字路口中,進退維谷。面前看似有許多選擇,但其實均是屬於失敗者的,因為成功者根本不需考慮,升學絕對是唯一方向。相反,失敗者的選擇可多了,就業、重讀、副學士、高級文憑……但哪一條路才是我該選擇的?我不知道。

老實說,我真是很怕放榜那一天。文憑試是一個噩夢,但我怕現實是一個更大的噩夢。公開試成績是跟著你一輩子的,升學就業都要靠它,別人就是用它來評價你的。甚麼成績不等於一切,出來社會工作,學業成績根本不重要,總有出頭天……這一套說法,今天已成夢話。沒有學歷,出來社會只是死路一條,別說是低三下四的工作,連不三不四的工作也未必請你。學歷高未必保證前途一片光明,但學歷低未來就一定命途多舛。

而且,那天要面對的,除了是自己,還有家人、朋友和師長。放榜當天,一群同班同學共處一室,成功者與失敗者都被放於一個囚籠裡。成績一發,有人歡喜有人愁,有人尖叫有人泣。成功的,固然贏得掌聲;失敗的,即使痛哭得聲嘶力竭撕心裂肺,結果都是無法改變。不但無地自容,連跟朋友乞求憐憫的資格都沒有。朋友C說得好:「放榜後若失敗了,我們便其實甚麼都不是。」

公開試放榜的一天,是很多人一生的分水嶺,但同時也彷彿是一個忌日,因為它埋葬了許多人的夢想和青春。

噩夢完結之後,會是另一個噩夢嗎?

痛苦過後,未來真的會有美夢嗎?

西方有句諺語是這樣說的:”Hope for the best, Prepare for the worst.” 此刻我可以做的,也只有相信自己了。

D,祝你好運!

原文載於此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