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提電話發明者-摩托羅拉的Martin Cooper大概想也沒想過,手機會在三十多年後演化成智能手機。更想不到這麼多人卻會「返祖」重過「有線電話」的年代。

Smart Phone現在幾乎取代了電腦,可聽歌看電影,拍照比相機更清,甚或遙控傢俱設備;演變下去,「大預言家」不二雄的「叮噹」真會在現實出現,將來手機法寶會多到用不完。似乎四核八核十六核比轉數快、適應能力強的人腦會更受看重。

為了擺脫約束,發明家發明手機,用家得以享受自由;想不到物極必反,人又反過來依賴起電話。在這沒可能脫離手機,但迴避不了功能無限能量有限的世代,那「叮噹試驗版」又要依賴起線來–快死了就吊鹽水續命,每次發現充電插座更像找到綠洲一樣,而人則成為離不開光源的燈蛾,圍着手機而活。

Apple,Samsung為所有人生產出超人胸前的生命燈,無奈這燈只能維持半日,日子久了甚至三四小時就圓寂;權宜之計只可求一線重獲生機,將人和世界重新連接,繼續當燈蛾。

人還是需要光和溫暖擺脫寂寞,原始人鑽木取火渡過黑夜,嬰兒要臍帶輸送養份,現代人就圍着電座和尿袋,在youtube, Facebook, whatsapp等不同快餐店中,啃幾個like和訊息充飢,reboot起寂寞難耐的人生。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