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周永康与郭美美殊途同归 来源: 争鸣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党国之舟

今日中国,外部世界看它似乎风生水起,领导人带着巨额订单经常欧美巡游,让那些好指责中国人权状况不佳的国家闭嘴。但仔细审视中国的现状,说怒海危舟似乎更加恰当,一方面严重的生态环境污染让几乎所有阶层都不满,一方面民变蜂起,利益受损的各阶层的痛苦和愤怒溢于言表。如果互联网没有防火墙控制,如果网络不钳口禁声,恐怕中南海的诸公一晚也不能安睡。维稳正是对这种挑战官方的回应,如果风平浪静,大船状况良好,正常行驶就是了。

面对人民的民主自由诉求,面对国际的压力,面对整个社会尤其是边疆动荡和不安的局势,面对严峻的污染和官场腐败,面对人心思变,中南海的掌舵者们看清了暴风雨来临的局面,决心抛出这个大船上曾经的镇船之宝和娱乐活宝,减轻大船的压力,咚咚两声,扔下了周永康和郭美美。传说中的“百鸡王”和坐实了的“名鸡”,党国要人与风尘浪女,在命运的大海中殊途同归,名誉扫地。

周永康与郭美美有可比性吗?国内外媒体批评此时抛出郭美美,或有转移周案压力之嫌。

从对执政党的负面贡献而言,郭美美当然可以与周永康比一比。周永康通过他的腐败,通过对党忠心耿耿的维稳,对待民主异议人士像秋风扫落叶般的无情,把无数温和的维权人士逼进离心的阵营。当然他也不忘古老的挟寇自重的把戏,通过渲染敌情,捞取最大量的维稳经费,扩张自己的实力。周永康这样的酷吏,在位时正是党所需要的,忠实地执行了党的意志,我相信今日全面抛弃周永康的党内高层同僚,决不会否定周永康对民间抗争的杀戮镇压吧?周永康只不过是专政机器最卖力最疯狂的一个杀手,杀戮机器能否定自身吗?

除掉周永康与武后除掉周兴

党的高层熟知中国历史上的故事,武则天必须干掉周兴和来俊臣,雍正必须干掉年羹尧和隆科多,嘉庆必须干掉和珅,当今必须除掉周永康,来一场反腐败的狂欢。正如作家奥登所言:“暴君对人民了如指掌”;一切僭主、寡头、开明君主,也对人民了如指掌,他们玩弄人民的智商和情感,也如同一场牌局,玩弄大丑小丑一样。

周永康与郭美美其实是一根毒藤上的两个毒瓜。前者借人民的名义荼毒人民,捞钱腐化;后者则寄生在这个腐化的体制上,成为官人和官商勾结的富人们的玩物。郭美美不是一线的影视歌明星,一夜的肉金竟然高达四十多万,商人脑子进水,还是官人的钱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或是借着郭美美的通道,通向更有权力的后台?郭美美是某大佬私生女的传闻,至今未见正式辟谣。网络分析郭美美不可能是某大佬的情人,这是合乎情理的。为什么从二○一一年郭美美炫富,激发民众对红会面目的清醒认识,到二○一四年郭美美彻底败落,花了四年时间?如果郭美美没有背景,搞掉这么一个对中共当局的信誉杀伤力巨大的风尘女,不是分分钟的事吗?这说明郭美美二○一一年上面有人,那时还没有人想动那人;现在时移世易,她上面的人,也在反腐射程之内,至少,捏住郭美美,也捏住了那人的软肋,一张好牌到手。

一“剑”双雕:反臣与异见人士

周永康与郭美美的丑闻,对中共当局的杀伤力,无疑比几个“第五纵队”还有效。专制机器本来就是会制造敌人的,但周老虎唯恐制造得不多、制造得不快速。多年后,中国如果有幸民主化,人们也许会想起周永康的角色与暴秦的赵高能有一比。郭美美更是女版的赵高,从心理上击垮了那些对极权专制仍存幻想者的最后防线,把真相赤裸裸地展示在众人面前,让“为人民服务”之类的神话和谎言迅速破产。

还会不断有人从大船上噗通噗通地被扔下。在这风狂雨骤的怒涛中航行,不穿越民主的历史三峡,不穿越普世价值的蓝海,就势必穿越专制极权的百慕达,海难是必然的。好在毛太祖早就有名言:要革命就要有牺牲。当前这批掌舵中国航船的,都经历过红卫兵和知青时代,基本上都是毛太祖的好学生、好接班人(从他们对毛的崇拜,从他们抓捕民主异议人士、作家学者、记者律师,从他们搞电视示众和媒体游街等等来判断),他们一定会不断地祭出“牺牲”的。这个“牺牲”,在当代就是权力祭坛上的鲜血──从民主异议人士,到贪官污吏,到郭美美这样的风尘女,只要有利于他们的航行,只要推迟海难的发生,他们是决不会心慈手软的。我们还会不断听到薄熙来、徐才厚、、苏荣等等人士噗通噗通地被扔下海的声音;我们也继续会听到像李化平、赵常青、郭飞雄、刘萍、丁家喜、许志永、浦志强、高瑜、刘晓波的锁链之声。

上帝垂怜中国所有的风暴穿行者,愿他们不在暴风雨中迷航,能找到正确的道路。

《争鸣》2014年9月号

关键字: 周永康 郭美美 栏目: 新颖视角 首页重点发表: Flash 作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