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淦恭 | 孙悟空能钻到铁扇公主肚子里?

0 (1)

从九十年代中期的都市报浪潮开始,中国媒体市场大致呈现出党媒和市场化媒体两条轨道,也就是官方媒体也曾提出来过的所谓“两个舆论场”,党媒一直不变,永远是那一套马毛邓三科学发展观的僵化话语,自说自话,虽然没有人听,就连自己也不信,但是反正正襟危坐高高在上就是了。至于两南两财新京等一众市场化媒体,那自然是持不同的立场观点,你唱你的政治高调,我讲我的民主自由。

高层当然不能坐视市场化媒体一直这样肆无忌惮,但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无非人事整肃、报道禁令,大不了像21世纪环球报道,关张了事。党化媒体和市场化媒体始终没有正面对抗,对付市场化媒体主要就靠行政力量。

后来随着微博兴起,舆论主动权更加不在当权者手中。当权者便一轮又一轮变着法地把对付传统媒体的一套,用在互联网信息管制上,互联网降低了信息发布和传播的门槛,彻底打破了媒体的话语垄断,所以这种管制虽然持续到现在,但总是不那么灵光。

习和前两任不同,在于其既没有历史问题不清不楚的生父,也不是文革期间被整过的小商人子女,地地道道的“红二代”,不管内心怎么想,至少表现出来,在意识形态上要比前两任“信念坚定”得多。对于当下体制外的媒体和民间舆论场上的这种“自由散漫”状态,他是极度不满的,他不单单要像以往那样“堵”,要坚持整肃、禁令、删帖几大法宝,还要主动地以新的话语体系、新的传播形式“新瓶装旧酒”,到现在客观上存在的体制外主舆论场上搅局,以“占据意识形态高地”。这种做法能不能成功且不论,我今天就单单从技术上谈谈他的策略。

据说,习在某次会议上说,对于体制外的种种舆论,要像“孙悟空钻到铁扇公主肚子里”那样去斗争。这倒是个思路,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铁扇公主事先是不知道的,喝了一口茶,孙悟空就被吞了下去,也就是说孙悟空对铁扇公主是使用了伪装的诈术,这才搞得铁扇公主肚子奇痛无比。

其实,中共在革命战争年代是很精通这一套的,说白了就是“地下工作”,君不见刘斐郭汝瑰之流,不都是如此么?不到内战失败之时,国民党也不会想到这些人都是“共谍”啊。要在谍战中取胜,关键要潜伏得深。

最近,中共要搞一个争取舆论场主动权的项目,先是政治局委员开会亲自布置,再是中央网信办主任直接关照,最后习自己出来表态说,这东西就是我要打造的。这是“孙悟空要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的斗争策略么?这等于是孙悟空还没有“七十二变”,先连续向铁扇公主喊话,“我要钻进你肚子里了”“我要抢你的扇子了”,人家铁扇公主还可能上当么?这种搞法,举轻若重,把澎湃一朝推向全国市场化媒体甚至自媒体的对立面,成了一个活靶子,澎湃哪里能承受这样的重量呢?

“两个舆论场”,实际上是两个阵地彼此分割的状态。而现在,官方进军到民间舆论场,到底要选择何种路径?越来越清晰的事实是,官方既不打间谍战,也不打游击战,一定要打阵地战。澎湃作为一个阵地不够,就要培养一批“新媒体和传统媒体”融合的媒体形成队列向民间开战。这样的方法是不行滴,阵前人家把你的底牌都摸得清清楚楚了。

这样的“孙悟空”们,钻不进铁扇公主的肚子。这样大张旗鼓搞多少个小组和办公室,舆论场该怎样怎样,无外乎外甥打灯笼——照旧。

我倒是觉得,当下舆论场中心在网络。一个网信小组直插到底,网络舆论场就没中央文明委、中央宣传小组和中宣部什么事了,中央和一些听话的地方党委联合控制一些媒体,还可以把传统宣传和意识形态系统的组织架构打乱,使之更好地为最高权力服务。至于传统媒体领域,中宣部主管新闻的副部长很关键,杭州黄书记进京,把传统媒体的门看好。黄书记、鲁主任相互配合,二刘的意识形态权力名存实亡,这才是最高领导人这盘大棋的命门。

争夺意识形态高地是名,争夺意识形态权力是实。

至于两个舆论场中间的人,也都别那么认真。媒体行业的所谓利好,相关股票短线炒炒就够了。

2014年8月25日, 9:2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