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历史 | 尼泊尔登山探险笔记

尼泊尔登山探险

英国登山家维纳布尔斯:我组了小型驴友团,18天里,徒步绕行世界第八高峰尼泊尔马纳斯卢峰约180英里,一路上领略了动人心魄的万千美景。

从1977年至1992年,我几乎每年都要去喜马拉雅山进行登山探险。成功征服之前从未有人攀登过的山峰时,内心的强烈愉悦感无以言表;就拿自己攀登珠穆朗玛峰(Everest)来说,我曾为独辟一条全新登顶蹊径而欣喜若狂。然而1992年,当我首次攀登印度一座6000米的高峰时,出现了致命差错,当时我从高处坠落,差点命丧黄泉。

18天登山驴友团

这次事故并没有阻止我的登山梦,但让我对高海拔极限攀登心有余悸,尤其是现在我成家不久,重新评估登山风险似乎很有必要。然而,我依然无法割舍征服世界各大峰的欲望。因此,我会时不时翻看一下吉米•罗伯兹上校(Colonel Jimmy Roberts)写的登山大作,他实际上是上世纪60年代在尼泊尔首创徒步商业登山的第一人。长途徒步登山(更准确地说是在山间跋涉)与其它任何登山一样美不胜收,然而却毫无危险、任何恐惧以及不适。

唯一的问题是:徒步行走喜马拉雅山这项活动已成为自身成功的受害者。著名的珠穆朗玛峰大本营徒步,早已人满为患,而且基本上是绕着并不新奇的安纳普尔纳大环线(Annapurna circuit)走。这并非本人心仪的徒步路线。但是,诸位不必拘泥于那些最显眼的山峰:除了珠穆朗玛峰以及安纳普尔纳峰外,很多山峰值得一探。就拿马纳斯卢峰(Manaslu)来说,它是全球第8高峰,就耸立于安纳普尔纳峰东边。

尼泊尔登山探险

我是在另一座高峰——希夏邦马峰(Shishapangma)顶上第一次看到马纳斯卢峰的雄姿,当时是 1987年,我曾拜读过Buri Gandaki峡谷的情况,它是尼泊尔最狭长、最幽深、也是最漂亮的大河谷,蜿蜒绕行于马纳斯卢峰。因此几年前听到该地区对外国游客开放后,不禁又蠢蠢欲动,立马组织了一个徒步绕行马纳斯卢峰的小型驴友团。整个安排天衣无缝:18天的行程,大约徒步绕行世界高峰之一的马纳斯卢峰约180英里,一路上还可领略动人心魄的万千美景。

本人必须指出的是:我的领队角色基本上属名誉性质,因为我们的旅行可谓别具特色:阵容庞大的厨师以及挑夫一路随行,由温文尔雅却又捉摸不定的塔芒人(Tamang)拉姆•克里希纳(Ram Krishna)以及他的年轻助手库达姆比尔(Khudambir Tamang)精心组织。库达姆比尔是来自加德满都的一位数学专业学生,这是他利用假期打的零工。每天,我们“停下来休息”时,就尽情享用他们准备好的午餐,晚上则舒舒服服宿营于野外,通常是花几个卢比留宿于当地农户的梯田中。随着马纳斯卢峰徒步环线声名日隆,越来越多的酒店与旅舍届时会在沿路兴建,但在我看来,单独宿营更为赏心悦目,而且就地取材食物与燃料更为方便。

向山顶进发

正式徒步始发地是Arughat,但从加德满都至昔日王都廓尔喀(Gorkha)车程更短,约需4个小时。从此出发的好处是:向低海拔地区行进的路上,不断会看到尼泊尔国内的田园美景——青翠的香蕉林以及水稻田。成年人在田间地头辛勤劳作,孩子们则来回穿行于上学路上——自己可以慢慢适应环境。行程第三天,我们抵达位于Buri Gandaki河谷边的 Arughat,在接下来的九天时间里,这条大河始终相伴我们左右。当时是九月份,海洋季风刚刚过去,Buri Gandaki仍处最高水位,河水因泥沙和沉淀物而变得混沌不清。

河面笼罩在阴冷的雾霭中,但在河岸上海拔不到500米的宿营地,却是热不可耐,我只好晚上光着膀子睡,也没用睡袋。几天后,在酷热中徒步穿越森林时,停下来站在飞溅而下的瀑布下,感受着透心凉的水流冲洗,甭提有多爽!

啊哈,瀑布接连不断!沿着Buri Gandaki河谷,它们时不时从两岸的高山上奔腾而下,巨大的白色水柱在两岸的深谷中轰鸣回响;有时候,因升腾水汽形成的漂亮彩虹从暗藏的高山峡谷中飘荡出来,让山两边粉红色的秋海棠点缀的长满青苔的“高山花园”更加滋润。即便对于我这个喜欢花卉的门外汉来说,这段跋涉也实在是美不胜收。我们循序渐进穿过不同的植物带。行程第四天,我看到了第一堆铁线莲,第五天看到了玫瑰花与瑞香。第六天,我们爬过一片长满橡树、樱桃树、核桃树以及杜鹃花的温带林区,地上则到处长着艳蓝色的飞燕草。

这儿的百姓装束也在不断变化,因为印度教文化正逐渐让位于藏传佛教。多数踞于高耸Buri Gandaki峡谷两边高地之上的村落,几年前还完全与世隔绝。如今,尽管Arughat附近的公路越发稀少,但古代小路的路况已大为改善,宏伟的钢索吊桥横跨在两岸的多数大支流上。但有时还能欣喜地发现一些年代久远的石阶梯,它们仍难以置信地蛇行于河两岸高耸的悬崖壁上。

有一天黄昏时分,我们只得在矮树丛中辟出道路,而后在方圆几英里唯一的平地上开出的一块小空地上搭建宿营帐篷。一到夜晚,Buri Gandaki河谷就显露出某种苍凉感,这与几小时前走过的、由美丽小径连接的村落形成了鲜明对照。第二天一大早,走出峡谷的唯一方法是攀爬由V形刻槽树干做就的梯子。

马纳斯卢峰几乎就在我们头顶

前往珠峰地区的驴友通常得先坐飞机到卢卡拉小镇(Lukla)的机场,然后在海拔3000多米的地方开始自己的徒步行程。相比之下,在这里,我们先得徒步下行至海拔500米高的地方,然后再沿着舒缓的坡度往峡谷顶上攀爬。这个极其实用的海拔高度对适应当地登山环境再理想不过了:这样徒步,如此海拔高度丝毫不成问题,况且还有美不胜收的视觉享受。我喜欢峡谷两岸山体上覆盖着的青翠植被以及那种隐匿的神秘感。除了在廓尔喀镇附近第一处营地短暂远眺马纳斯卢峰外,我们已有九天未曾看到其白雪皑皑的峰顶。随后在Lho小村,犹如变戏法一般,马纳斯卢峰几乎就在我们头顶,终于又显露出了丰姿,它直插云霄,白色的山尖顶在蓝色睛空下闪耀着光芒,而后又消失在厚厚的云层之中。

在那瞬间美景的激励下,我们继续前行,在瓢泼大雨中抵达了下一个村落——Sama村,我们艰难行走在泥泞的街道上,浑身溅满了泥浆,好比置身于仿中世纪的电影场景中,但第二天黎明时分,晴空万里,阳光照射在马纳斯卢东面山峰上,快速从橙色转换成刺眼的白色。看到这一切,之前的付出都获得了精神回报。就在我们吃早餐时,发出刺耳叫声的青足鹬低飞在宿营地上空,它们的叫声比戴胜鸟、红嘴山鸦以及大乌鸦还要高亢,而那些壮美的高原胡兀鹫则在头顶半山腰盘旋。这儿的山谷已很开阔,我们第一次可以回头眺望到格仲康峰顶(Ganesh Himal);我们第二天走到Samdo村时,景色越发迷人。

尼泊尔登山探险

Samdo是通往西藏古商道上的最后一个尼泊尔村庄。我注意到,约十头牦牛背负着新伐的木材朝山口进发,山口通往没有树木的北方,我不禁怀疑Buri Gandaki峡谷的森林资源到底能支撑多长时间的砍伐。对我们游客而言,徒步的小路在靠近边境处向西折拐,但仍在尼泊尔境内,小路一直朝着海拔5135米的Larkya La山口上行,这是我们整个徒步行程的最高点。

抵达山口前的最后宿营地就设在Larkya Guesthouse宾馆旁的草地上,宾馆名字取得实在乐观,它实际上是粗糙的石头小屋,我们的大厨拉伊(Samchuman Rai)和他的手下为大家的午餐准备了热汤,然后是按照惯例上三道菜的大餐。那天下着濛濛细雨,天空一片灰蒙;在海拔4470米高的地方,晚上回到帐篷休息时,菲菲细雨又变成了飘舞的雪花。由于我担心后面几天的漫漫行程,于是在凌晨2:30把大家叫起来吃早餐,着实让人难以忍受。

用完早餐后,由于雪越下越大,湿冷的雪花拍打着帐篷的尼龙顶,我们只得继续猫在黑暗混乱的帐篷内打盹,耽搁了不少时间。作为驴友团领队,我担心的是所有人能否平安通过山口。另一方面,如果耽搁时间过多,大雪一旦阻断山口,那么唯一的出路就是沿Buri Gandaki峡谷原路返回。最后,让我们改变决策的是满怀激情的挑夫,此外,云层也开始一点点散开,拂晓时分,我们再次踏上征程。

新的积雪使得通过巨石密布的山岗步履艰难,尤其是那些年轻的塔芒族挑夫,他们每个人的负重换了我几乎难以抬动。我为自己的轻装行头深感羞愧,决定有所作为,以不负自己的领队身份,于是走到队伍最前面,为大家在积雪中开路,并高兴地发现在如此高的海拔,自己这把老骨头竟然还能经得起折腾。

云层已经消去,抵达山口时,每个人都被强烈的阳光刺得睁不开眼。大家摆好造型,争相拍照留影。我们最后眺望了一下马纳斯卢东面的山峰,然后在夕阳西照中,顺坡朝西走去。在此处的宽阔山谷中坐落着Bimthang——这是一片草地,小屋星罗棋布在其边缘,我们在此享用了一顿由鸡蛋、薯片、米饭以及木豆构成的晚宴后,又买了迎宾啤酒。第二天一大早,漫步于白桦林与杜鹃花丛中,在清澈的溪水中沐浴后,我抬头仰望马纳斯卢峰,我们一直绕着这座硕大的山峰走。从西面仰望马纳斯卢峰,景色迥异——此时的马纳斯卢峰更宽阔、更壮观,尽管总体端庄感欠足,但我们曾在东面看到的双尖峰如今已完全融进了大风吹刮出的山顶高原中,山顶上的雪花团“翻江倒海”、“肆意妄为”。

午夜的“红心大战”扑克牌

尼泊尔登山探险

驻足在低海拔草地上,周围满是秋季的天蓝色龙胆草,感觉无与伦比!然后,淡定地吃完午餐后,我们沿着密布青苔与蕨类的森林一路往下走。当天晚上,我们最后一次在野外宿营后,第二天走上了著名的安纳普尔纳大环线人声鼎沸的大道。在松树林中一块颇具诗情画意般的空地上,我们吃完晚餐后打扑克,直至深夜。我们今晚玩红心大战时,该库达姆比尔守夜,因为我们之前已经守了好几次夜。但这一次临近午夜时,他坐下来和我们一起玩牌。尽管他的年龄只有我一半,感觉还乳臭未干,很快我们发现自己不是对手。然而,我们一直纠缠不休到凌晨2点左右方才罢休,因为到这个时候,一切已毫无悬念:无论我们怎么努力,都不是库达姆比尔的对手。

因此,我们这些中年人向年轻的库达姆比尔鞠躬示意,表示自己甘拜下风,就这样,我们结束了徒步绕行马纳斯卢峰的旅程。我说“旅程结束”,是因为朝南沿着Marsyangdi山谷前往Bhulbhule村的最后一段行程,就是步行两天加入到安纳普尔纳大环线上北行的滚滚徒步人流,感觉有点没劲。但是,尽管针对国际旅游的优劣众说纷纭,然而在尼泊尔,诸位仍得佩服当地人的充沛精力、敬业以及享受生活的态度。最妙的是:在形形色色宣扬热水浴、无线上网、烘烤食品以及登山设备等华而不实的广告牌中,我最喜欢那块亮橙色的公告牌,它堂而皇之地声称可实现270度观景范围以及设有高档Top O’ the Town餐厅的Hotel Superb View,“并且,没有得到《孤独星球》旅行手册(Lonely Planet guidebook)的推介。”(阁道大参考 http://www.gedaodigest.com/ 选自《金融时报》,作者:斯蒂芬•维纳布尔斯)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4年8月29日, 5:11 上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