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总有一滴泪水会下落不明

一周语文‖2014(33)‖2014-8-11~2014-8-17

1433为本周单字“双”,“双胞胎”的“双”。本周一,来自《新京报》记者杨锋的报道说,新近南京政府官网上出现两则“视察报道”,分别报道市长、市委书记视察CBD孵化器——奇异的是,这两则报道“除了日期、领导职务和名字不一样外,其余内容居然一模一样,甚至连标点符号都完全一样……两则前后相差近4个月的领导人视察同一地点的报道,内容高度重合,仿佛一对‘双胞胎’”

这则是事关语文的“新闻”引发讨论。“见怪不怪,这在基层太小儿科了。机关的公文大都这样,你抄我我抄你,所谓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网友横山石门人)“都是统一模版,再说这种官僚视察本就没什么意义,难道谁指望一个外行(再大的官也只是个外行)提供多大的指导意见。”(Robbie-Lee)“别在意这些细节,这些东西基本没人看,登出来奏是走个形式,证明网站还是有人在运行滴。”(Die_Simultaneously)

“就官方新闻稿而言,的确是‘没有最雷只有更雷’。依然记得2009年,有网友举报称,河南两个乡镇的政府网站上,挂出了几乎一致的政绩报道,那两个乡镇,除了地名不一样外,土地面积、人口数量甚至连种植的树苗也完全一致。可以说,如今南京这‘雷同新闻稿’,不是第一个,在当前的现实氛围下,也很难是最后一个……出现‘雷同稿’,官方的处理是迅速的、及时的,但也是敷衍舆论的、没有抓住真问题的。”(杨燕明)

汉字“双”为会意字,《说文-雔部》的解释说,雙,隹二枚也,本义指禽鸟二只,引申指两个,一对,其余引申义还有偶数、成对的东西、加倍的等。

—————————————————————————————————————————

不挨骂的基本不是个东西

来自本周三作者林明杰撰写的一则艺术快评。针对上周五艺术家蔡国强“白日烟火表演”,林明杰认为,有赞有骂才够正常:“当代艺术作品应该超出人们习惯性思维,超出常人的审美习惯,因为其价值就在于拓展人类的视野和思维。那么,如果当代艺术作品都像是唱堂会那样喜闻乐见,就失去了意义……骂骂更健康,不骂没价值。真的是不骂没价值,因为不骂就说明你完全没有超出人们的审美习惯。想想,就拿我们从小到大见到过的所有新事物,从时髦的服装到音乐,哪个没挨过骂?说极端点,对当代艺术来说,挨骂的不一定是好东西,但不挨骂的基本不是个东西。”

迷路了,就找莎士比亚

来自澎湃网本周推荐,语出作者赵晓兰转引艺术家蒂姆-罗宾斯名言。蒂姆-罗宾斯的“‘演员班’喜欢‘即兴演出’,追求‘世界主义’的风格,推倒戏剧舞台和观众之间的‘第四堵墙……他经常对陷入迷茫的演员说:‘迷路了,就找莎士比亚,他会给你指点迷津’”……这句话里的“莎士比亚”算专业偶像,其实每个专业从业者都可以有个自我偶像,医生如此,艺人如此,记者如此,而不是一概“凭国际歌找到朋友”吧。

自拍竿

亦称“自拍杆”或“自拍架”,网友多称之为“神棍”或“自拍神器”,是日渐火爆自拍辅助器具的一种,其形制与登山杖近似,创意灵感首先源自自拍大热,并借鉴业已成熟的运动摄像辅助装置。

朋友过半,恋人未满

语出读者苦逼的瓶子写给作家连岳的信。在信中,苦逼的瓶子描述失恋之苦,其中提到与女友关系,用到这8个字:“她说永远是和我朋友过半恋人未满的状态,说是她自己的问题,总是来不了感觉。然后我就奔溃啦,我这边爱的死去活来,水都快烧干了,那边还不温不火”……连岳回复以“成人撒娇法”为主题,并强调“成人撒娇”时分寸感至关重要:“成年情侣模仿婴儿撒娇,是很精致的理性,它看起来不讲理,但剂量的控制才是功夫,它只在两人情绪好时调调情,也不持续过久,像标准化的情景喜剧,有熟悉的桥段和固定的时间长度。”

从过去的错误中学习如何犯下新的错误

来自澎湃新闻记者谢秉强周二报道,语出哈佛大学历史学教授尼尔-弗格森。反思一战百年,弗格森认为,“这场战争最好应该被理解为现代历史上谁也不曾料想的最严重的错误,但多数人都是‘从过去的错误中学习如何犯下新的错误’。弗格森劝诫俄罗斯政府,‘历史给我们留下的真正教训是,只要决策者犯下一系列错误,即使是围绕一大片东欧三流房地产发生的相对较小的危机,也能演变成全球冲突。’”

马云狩猎

本周新闻焦点之一,语出评家石述思周三博文,原题“马云狩猎纯属富豪找乐”。其中一段说:“无法理解的是,保护自然,推动野生动物保护,非要不远万里,飞到英国,租用四架直升机,花37万人民币,搞定17头雄鹿来完成吗?——也没有证据显示这些鹿对种群繁衍已无贡献”……与近年频出诸如“秋雨含泪”“蔡洋困境”“唐骏读博”等新成语的生成近似,百年后,儿孙们或以猜度“败也萧何”“周郎顾曲 ”“毛遂自荐”“孟母三迁”近似的方式小心拆解“马云狩猎”四字后所藏纷纷纭纭。

成长是不是就是从林夕听到李宗盛

语出饭友猪小萨周二饭文,仅上面一句。这句子看似简单,却杂糅着物理跨度与内容浓度纠缠与繁复。林夕我清澈其表纠结其里饿,而李则在貌似粗犷外衣里套叠着一件件天真T恤,而作者本人未必如此认定,从林到李,是顺着听还是逆着听?

记仇大妈

来自楚天都市报记者张立群周三报道,原题“英山‘记仇大妈’雇凶伤人落法网”。报道说,“本月4日晚,家住英山城区某银行职工宿舍的退休女工王某,晚间散步时被几名戴口罩的男子持钢管打伤。当地警方调查发现,这几名男子是该县福利院一名大妈花8万元雇来的,雇凶伤人的原因,竟是因她20年前到银行取钱未果,一直记恨当时的营业员王某。”

弱智时代真让人心花怒放

语出艺术家马良微博。在移动互联网语境下的“信息肥胖”时代,张冠李戴最常见,于是,你会看见成千上万的白岩松,滔滔不绝的崔永元。循此,马良先生在其《坦白书》中的一段文字被误署卡尔维诺之名。为此马良慨叹:“哈哈。俺已经和卡尔维诺一个水平了么?还他妈上万转发,弱智时代真让人心花怒放。”

临时工奶牛

来自网友意见不反馈周三微博推荐,语出艺术家左小祖咒与歌手曾轶可音乐作品 《小小事件》歌词。“小小事件:临时工奶牛——据了解, 关于奶粉事件政府把责任推给三鹿, 三鹿推给奶农, 奶农又推给奶牛, 警方正全力抓捕不法奶牛, 责任奶牛已携二奶潜逃 ,仅捕获一小撮不明真相的牛群 ,母牛们非常情绪不稳定……我感到难过 ,不管世界是怎么想的,你和我都知道真相。”

感觉自己好像给左撇子拖后腿了

语出饭友岂森周三饭文:“原来今天是国际左撇子日哈……看见那么多出名的人物感觉自己好像给左撇子拖后腿了。”本周三是国际左撇子日,这一亚文化节日起源于1975年的8月13日。那一年那一天,美国一群左撇子成立“左撇子国际组织”,并于次年的8月13日将每年的8月13日确定为“国际左撇子日”。左撇子名人众多,拿破仑、歌德、尼采、毕加索、达芬奇、鲍勃-迪伦、爱因斯坦、拉斐尔、米开朗琪罗、卓别林、玛丽莲-梦露、甘地、贾斯汀比伯等均为左撇子。当然,如此信息传递只在“左撇子歧视”语境方才情有可原,因为世界上仅有15%的人是左撇子。以此而论,终究还是右撇子群里名人更多?

陪舞经理

来自本周媒体报道,报道说,一些金融机构紧随“广场舞”热潮,推出专职“陪舞经理”,借陪大妈们劲歌热舞自娱自乐之际,将大妈发展为银行客户。这些“大妈‘有钱有闲,掌控家中财权,选择理财产品时往往很感性,容易被说服购买”。

总有一滴泪水会下落不明

语出作家都市放牛微博:“下雨的早晨,坐在梅茜的院子里,听全世界的鼾声。总有一滴泪水会下落不明。”

舅,你要吗?

近期流行语,来自《爸爸去哪儿2》参秀者歌手曹格女儿Grace对曹格儿子joy的对话。原句为“joy,你要吗?”循流行语一般规律,红到近紫的流行语会自动进入“百搭模式”……当然,进入这以模式后,百搭句本身是否得体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句使用者完成了“我也知道我也会用”的最低诉求。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8月16日, 9:32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