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观察家 | 南疆一线公安局长:解决暴恐多发要靠“进攻”

针对目前新疆暴恐多发现象,马飞认为,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进攻”。

针对目前新疆暴恐多发现象,马飞认为,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进攻”。

近日,一篇《一个南疆一线公安局长的感悟》,在网上引发网友的热潮。该文作者马飞,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8月3日,“最后一公里”对其进行了独家专访。

马飞网名叫“立马横刀”。他在南疆从事公安工作近38年。丰富的工作经验,让他深知,宗教极端思想打着宗教的幌子,驱使、控制、愚弄信教群众,是境内外“三股势力”策划实施暴力恐怖活动的主要手段。暴力恐怖活动给各族群众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严重危害了社会的和谐稳定。面对宗教极端思想和恐怖主义的侵害,我们只有勇于亮剑、敢于担当,才能在这场正义与邪恶、文明与愚昧、法治与犯罪的艰苦斗争中不断取得胜利。

宗教环境不搞干净,苍蝇永远打不完

马飞说,新疆的宗教环境卫生有些不如意。“境外一播种,境内就开花结果。宗教卫生不搞干净,苍蝇永远打不完。”

最好的方法是“进攻”

针对目前新疆暴恐多发现象,马飞认为,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进攻”。他解释说,这种“进攻”,就是要不断地深入、不断地研判、不断地发现、不断地摧毁。

针对一些暴恐案件多发、频发地区,要组织有能力,有经验、有过实战办案经验的公安干警“坐诊”、“会诊”,发现问题,以便彻底解决问题。

谈到最近发生的莎车县7月28日严重暴力恐怖袭击案件、喀什市爱国宗教人士被害案,马飞说:“政权在我们手里,警察在我们手里,情报在我们手里,监狱在我们手里,就应该充分发挥作用,打击暴力恐怖分子!”

马飞认为,当前急需加强的是基层组织、宗教管理和公安队伍建设。针对实际情况,要加强公安力量,解决在管控和打击中遇到的一些突出问题。

就基层组织建设来说,马飞说,从兵团到地方,部分村干部身上出现一些不良作风,很大程度上妨碍了基层组织建设。

马飞说,诸如此类现象,必须要认真对待,发现问题,及时解决。

在马飞看来,只要能够真正沉到基层,就能够有很多收获。 “在我辖区各派出所、基层公安局的领导,我要求他们每月必须到辖区的问题地区坐诊。我只要下管区,都要和他们一起会诊问题地区,每次都有不一样的收获。”

他还强调说,领导要经常和警务室、派出所民警一起讨论,分析一些最直接的问题,会了解很多情况,也有利于做出决策。

附:《一个南疆一线公安局长的感悟》——马飞

当前,新疆暴力恐怖活动达到了你死我活的激烈程度,自治区党委近两年采取了多项部署,最有效的应该是警务室进村和三民工作组进村,这两项措施对恢复已瘫痪的基层组织无疑是强有力的支撑。身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公安局局长,我深爱着这片土地和我的第二个故乡,打心眼里地为自治区党委的英明决定点个赞。我在南疆从事公安工作近38年,90年代末和极端宗教、暴恐活动交上了手,下面我谈谈在一线的斗争的感悟,供同行们交流。

一、新疆本是一片宗教的净土,80年代前新疆的清真寺也只有几千座,80–90年代新疆的清真寺井喷式发展,超过了24000座,达到了世界宗教的发达水平。这是当时新疆糊涂的政治家和宗教管理部门造就了今天新疆这片宗教狂热的沃土,我们的宗教管理部门俨然成了宗教的发展部门,造成现在这种局面,他们难辞其咎。

二、当前新疆的暴恐活动都是由非法宗教和极端宗教发展而来的。打击暴恐要打提前量,重点打击极端宗教,如果等极端宗教分子修炼成暴恐分子再打就晚了。

三、防范是一项必须做的基础工作,但要知道成功的防守是很难的。北京、昆明、乌鲁木齐防守住了吗?和田、喀什、阿克苏、吐鲁番防守住了吗?记住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要不断地深入、不断地研判、不断地发现、不断地摧毁,进攻–进攻–再进攻!!!这是制胜之道。但是我们现在的问题是防控的力量满街都是,侦查的力量、办案的力量、打击的力量明显不足,捉襟见肘,很多手里的线索无法及时消化,导致打击不力,不及时,防不胜防。我们的上级指令机关虽能及时下达严打指令,但缺乏对除了管控和防范还有多少力量能严打和深挖的研判,这也导致严打不断深入,形势依然严峻的局面。

四、但凡辖区内有宗教狂热的地方,并“盛产”暴恐分子,那这个地方一定有“热源”,一定有“热点”人物,有幕后黑手。要利用我们手里的一切资源对这个地区进行摸排、研判,发现并摧毁,这是一个局长的基本功。2012年的“6.29”劫机案和2013年的“11.9”伊吉拉特案我们辖区有多人参加,之后我们对辖区5个宗教“热点”地区进行了认真的摸排和研判,最后查获7名野阿訇(阿訇为波斯语,意为老师或学者,是维吾尔等民族穆斯林对主持清真寺宗教事务人员的称呼,野阿訇是不经政府批准的非法传教人员–编者注),仅来自和田地区皮山县的野阿訇就2名。对辖区最不放心的极端宗教分子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把他们送到最放心的地方去–看守所,请别给我谈什么犯罪的构成要件,要件成立了,人头就落地了。打击极端宗教宁可过激不可放纵,放纵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五、不要迷信什么雪豹、猎鹰,不要迷信领导视察时各方力量强大的展示和华丽的表演,也不要迷信上面的反恐专家和反恐精英,多少年来的反恐和专案靠的是我们的基层派出所、公安局、一线的专业力量和基层特警。我们用最简易的装备在最艰苦的条件下完成了95%以上的反恐任务,我们天天在一线指挥着管控、防范、侦查、专案和打击,我们就是专家,我们就是精英。

六、我们建国已近65年,可是宪法第134条,刑事诉讼法第9条依然规定在民族地区必须使用本民族的文字和语言进行诉讼,说白了就是藏族人犯罪由藏族人来处理,维族人犯罪由维族人来处理。国家的法律不用国家的语言文字来执行,真是中国特色。美国印第安人犯罪可能用印第安人的文字语言诉讼吗?法国的吉普寨人犯罪会用吉普寨人的语言和文字诉讼吗?

七、我们一线的基层民警是承担我们社会稳定的中坚力量,是人民群众的保护神,是最可敬最可爱的人,我们要关爱他们,心疼他们,不要有点事就求全责备,他们为新疆的稳定付出了太多太多。

八、广大的维吾尔族干部、民警、群众是我们反恐的中坚力量,离开他们我们将一事无成。面临今天严峻的形势,面临着流血牺牲,请相信我们始终战斗在一线的公安民警绝不会后退一步。热血洒边疆铁血铸警魂斩尽左拉旺立马横刀我怕谁注:左拉旺,维语“暴徒”的谐音。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2014年8月5日, 7:02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