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新社引述日本媒体最近的披露,今年4月间,日本和歌山县高野山某寺院为二战死亡者举行“昭和殉难者悼念法事”时赞扬战犯“赌上自己的灵魂,成为祖国的基石”
。该法事并将战后的东京审判定性为“报复行为”,并把被处刑的战犯 当作“昭和殉难者”祭奠。安倍此举势惹来中国和韩国的不满,彼此的关系恐怕进一步恶化。

“昭和”是日本已故裕仁天皇在位时的年号。所谓“昭和殉难者法务死追悼碑”
,由一些原日本陆军军官于1994年设立,居然把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处罚日本战犯称为“世界上史无前例”的“胜利者的残酷报复”,甚至呼吁为战犯“恢复名誉”。

根据法事主办方之一“追悼碑守护会”指出,自1994年开始举办法事以来,安倍是唯一在任职期间发来悼文的日本首相。

而日本极右派一贯主张,把二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东京审判污蔑成“胜利者的正义”、完全否认审判结果。根据路透社指出,安倍2006年首次出任首相前,是公开批评东京审判的日本政客之一。

除了今年外,安倍在2013年及2004年也分别以自民党总裁及干事长身份,向同一法事发唁电。

对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此次以自民党总裁名义悼念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战犯,中国外交部周四表示,中方敦促日本切实信守反省侵略的表态和承诺,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

路透社上海报道指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27日晚间回应媒体提问时,做了上述表示。

秦刚表示,“日本政府切实正视和深刻反省过去那段侵略历史,同军国主义划清界限,是战后日本同亚洲邻国重建和发展关係的重要基础。”

他说,“我们敦促日方切实信守反省侵略的表态和承诺,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

就此本台采访了台湾东吴大学刘必荣教授,他就中日之间不断重复的这项祭拜靖国神社二战军人亡魂的争端向我们点评说:

刘必荣教授:基本上,日本人一直没有汲取过去的教训,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与日本的关系一直没有办法从谷底翻身,原因就是二战日本侵华战争对中国人造成特别大的创伤。所以,日本可以去纪念他的大战无名英雄,但是不能去纪念他的战犯。但如果日本首相一直不能抓住这一点的话,那么中日关系永远没办法回村。我觉得,这是日本应该深切反省的。

法广:为什么中日之间老是为这个靖国神社祭拜问题无法沟通,没有交集呢?是各自有不同的历史观使然吗?
刘必荣教授:对,很多日本研究学者都指出来说,日本的历史观与我们的历史观可能不一样,一则,他们往往看历史与我们不一样。他们不认为他们自己就是一个局内人,他们看历史就完全像看一个历史连续剧、古代剧一样。所以曾经有美国学者在向日本学生演讲时提到如“太平洋战争”, 日本的学生竟然会问美国学者:那么太平洋战争后,最后是哪一方赢了? 也就是说,他完全没有一个深入其境历史的感觉,这样,他怎么可能会反省呢?年轻一代是这样子想,但老一辈的就更应该要负责任。因为日本右派的思想是崛起了,但不能一味地讨好右派的势力,他必须要知道,我们中国人并没有反对日本去纪念他的无名英雄;我们反对的是,他们没有反省的能力,而且还去祭拜那些战犯,这才是最重要的关键。日本如果能够从这里做个反省,从这里做一个区分。那么,我觉得才有机会。

可是如果说,老一辈的日本人不懂反省历史,年轻的日本人又完全没有我们外界所讲的“历史的感觉”,那么,日本这样的国家将会与他周边的所有邻国,永远无法搞好关系,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法广:那么会不会是因为美日安保条约可说给了日本一个美国的靠山,让安倍感到比较没有顾忌了,开始行事强硬。

刘必荣教授:对,美日安保条约,因为美日关系一直是美国在亚洲的政策中非常重要的基石,我想这个也是日本有恃无恐的原因之一。可问题是,如果日本真得与亚洲国家关系一直搞不好,比如与中国、韩国的关系都搞不好,美国就会感到困扰。因为一韩国为例,美国与韩国、日本都很靠近,如果日本不能反省, 在日韩中间有猜忌,同样地日中之间的关系,即使美国原来是站在日本这一边,但如果日中关系紧张的话,那美国就算在日本这边,他也会面对很复杂的东亚情势,而没有办法在中间做个调解人。所以即便美国与日本的关系非常密切,而美日安保条约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关键。但是日本还必须知道,在这个中间还必须要有一个分寸。在国际局势情况这么复杂的情况下,不是你日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当然,日本可以提出一个理由说,中国的威胁让他必须往右派路线走,所以在中日关系里,就中国来说,出来表达严正不满之外,中国还应该要找出一条路,看看怎么去管理双边的关系,避免彼此关系失控。我觉得,日本要负比较大的责任,而中国作为区域的大国,管理好双方的关系,也是需要高度的智慧。

其实,日本元老政治家也非常忧心中日这种关系如此恶化下去,所以我们也看到一些元老政治家也络绎不绝地前往中国,希望能够缓和双边的关系。

在这里面,或许涉及安倍个人求历史地位,或者他自己的历史观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所以,现在情况是,有日本人欠缺整体的反省历史的能力,有美国在其后面给了安倍一个定心丸,有日本的右派势力起来,以及安倍个人的政治企图心或他个人的政治使命感,这些因素交叉起来就让中日关系一直陷入在泥沼之中,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

大家都不希望中日对抗,没有对抗之后,大家又挣脱不了这个问题。所以这个问题只会周而复始地不断地重复,而永远没办法拨云见日。这是我们关心亚洲情势的人感到非常忧心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