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改革开放不久后的某一天,几个同事在一起,偶然谈起了解放后的历史人物彭德怀、林彪、周恩来等。其中一人说:“我不做彭德怀……”。笔者心想,不做彭德怀做谁呀,难道还能做林彪?那是绝对不能做的呀,想到这,恍然大悟:“原来你想做周恩来”!同事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当时笔者心目中的林彪是“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的阴谋家,彭德怀是光明磊落敢于直言的硬汉子,周恩来是兢兢业业为党为民的好总理。那个时候还没有网络,历史知识只能来源于报纸、杂志、书籍等出版物,那上面怎么说,笔者也就基本上相信了。

   这场闲谈虽然是过去了,但是同事说“我不做彭德怀……”那种欲言又止的样子深深地印在了笔者的脑海中,当时虽然顿悟他要做周恩来,但他为什么不做彭德怀笔者还是不能理解,直到有一次笔者真的做了回彭德怀。

   说来也怪,自己天生就是彭德怀那种有话直说的人,多少次的实话实说,一直的敬业,使自己连续十多年均是单位的先进。自己也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实话实说有什么问题。有一次开会,又一次实话实说,这一回,与以往不同的是自己的观点与领导恰恰相反(很奇怪,自己以往的观点与领导很一致),他当时很不高兴,却没有发作,但年底笔者被取消了当年年度的单位先进。

   笔者当时很失落,很长时间别不开这个劲,有一天忽然想到了十几年前同事说的“我不做彭德怀……”,终于是明白了。之后,笔者汲取了教训,尽量与领导保持一致。

   有一次领导有一个想法要在会议上通过,要我支持,我毫不犹豫同意(没有经过思考),在我的配合下,领导的议案在会议上通过。之后我与领导的关系也慢慢恢复——当然不是以前的那种我们不约而同的意见一致而是我被动地与他的意见一致,因为那仅有的一次失去单位先进,使我的自尊心遭到了极大的伤害。当我每一次被动与领导保持意见一致的时候,我就会问自己:我这不是林彪吗?我怎么做了像林彪一样的人了呢?这是一种强烈的道德自责。之后我不断地阅读关于林彪的资料,这一下不要紧,林彪的形象在我心中彻底颠覆。

   原来林彪竟是一个在战争时期战功卓著的人,竟是共和国排名第三的元帅(是最年轻的共和国元帅)——恕我以前孤陋寡闻,只知道有九大元帅。当我了解了朱德、彭德怀等九大元帅的作战历史时,确信以战功而论,林彪实际是共和国第一元帅。

   解放战争时期如果不是林彪正确决策果断撤退而是死守城市,恐怕进入东北的十万部队早已被消灭,哪还有后来的百万东北野战军?没有这百万野战军哪有后来的平津战役、南下作战?没有林彪,国民党和共产党鹿死谁手还真是难以定论——虽然林彪曾对傅作义将军谦虚地说没有林彪共产党也一样打天下,因为得民心者得天下。但实话实说民心固然重要,主帅更重要。同是得民心的赵国部队,由赵奢统帅,总能打胜仗;由赵括统帅则全军覆没。秦始皇的军队有什么民心呢?还不是一样横扫六国?成吉思汗的蒙古大军有什么民心呢?还不是一样横扫亚洲、欧洲?仅就打仗而能言,主帅起决定作用,但没有民心也是不行的,秦二世而亡,元也是个短命的王朝。

   有英明的主帅再有民心则无往而不胜,只有英明的主帅而无民心只能得胜一时,只有民心而没有英明的主帅败多胜少,没有民心又没有英明的主帅只能是失败。

   林彪是怎么让十万部队变成百万大军的?林彪的妙招是:通过战士们“互相诉苦大会”及“正确开展土改”统一了军心获得了民心,使战士们明白了为什么打仗为谁打仗使百姓从心里支持打仗;以务实的战术思想指导训练让战士们知道了如何打仗如何能打胜仗;用鹰一般纵观全局又精确到某一点的庙算和指挥使仗是有把握有胜算之仗。正如林彪所说,共产党极有民心,而林彪又是英明的统帅,所以林彪的部队才越打越多,十万部队变成了百万大军。国民党既没民心有没有能与林彪争锋的统帅,岂能不败?

   林彪知道怎么取得民心,既精于算计,又有实事求是精神,所以林彪是一个总能打胜仗的人。

   有了这样的一个林彪印象,再有了自己的工作经历,才理解了1959年以后的林彪。

   林彪在1959年后几乎变成了另外一人,这太不可思议了。为什么呢?因为林彪无法离开组织,因为林彪还要在组织中生存。

   当年刘基在辅佐明太祖成功后,也学张良隐退,但是隐退乡间不成,被迫回到朝廷边,最终还是没有能长寿善终。刘基智慧不谓不高,但还是不能自保。林彪在解放后隐退了近十年,他当然知道只有像张良那样才能避祸。但是毛泽东需要他,他也一直都是毛泽东的嫡系,毛泽东召他,这个时候,他不得不出山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军人怎么能不执行上级的命令呢?

   但是新的命令已经不是打仗了,而是林彪完全不擅长的政治斗争,这时候,林彪的主见没了,只知道主席画圈我画圈主席同意我同意,主席说什么我执行。1959年后,只有在与印度及苏联的战争中,我们看到的还是那个精于算计的能打胜仗的林彪。在其它场合,我们看到的只是拥护毛泽东领导执行毛泽东指示的林彪,如果细心的话,我们会发现林彪拥护毛泽东领导很过分执行毛泽东指示很懈怠。

   靠近了毛泽东就如鹰入笼中,林彪的不幸开始了。

   毛泽东是什么人?“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毛泽东的这首词可不是自吹自擂,他不但在文采上远远超越了以上历史人物在权术上更是让他们难以企及。

   林彪在毛泽东面前就好像孙悟空在如来佛面前,林彪再有能耐,也翻不出毛泽东的手掌心。毛泽东需要林彪的时候,可以让他在手掌心里演戏甚至撒尿;毛泽东不需要林彪的时候,覆手一翻,就可以让林彪折戟沉沙。

   林彪聪明不亚于孙悟空,他知道,在毛泽东面前,只能是顺从服从,与毛泽东保持一致。他的家中秘语及手书很多很多,这里不再引用。在家里,林彪才是真实的林彪;一出门,林彪只能是伪装的林彪。

   林彪一个战神在伟大的毛泽东佛主面前变成了可怜的只能喊佛主万岁万万岁的应声虫——在那个时代,我们中又有几个不是那样的人呢?

   解放后,毛泽东陆续打倒了高岗饶漱石、彭德怀、刘少奇、林彪等。毛泽东打倒的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不同程度被毛泽东视为结成了朋党,都是所谓的“反党集团”——实际是在工作中有相同观点或在工作中是同事或下属关系。

   高岗饶漱石被打倒是因为私下串联,认为自己是在执行圣意,还弄出什么任职名单,高饶的执行力有些太强了超越了毛泽东的红线。

   一般的观点是彭德怀的那封信导致了彭德怀被打倒,笔者认为那只是表面,彭德怀被打倒的主要原因恐怕是张闻天、黄克诚等与彭德怀走到了一起,并赞同彭德怀的观点。换句话说,假设只有那封信而没有后来的张闻天、黄克诚等的响应,彭德怀未必被打倒。

   刘少奇被打倒的原因是众所周知的:刘少奇和他的下属们权力过大,使毛泽东很不爽,要削去他们的权力。

   林彪的被打倒显然是林彪和他的下属们一致要打倒张春桥等——这在毛泽东看来绝对是朋党,而林彪还有更大的软肋:有一个“超天才的儿子”。有此两大犯忌,林彪一定会被打倒。

   毛泽东利用林彪打倒林彪都是一个目的,维护自己高高在上的绝对权力。没有任何人可以撼动毛泽东的绝对权力,与毛泽东作对,只能是死路一条。林彪那么精明的一个人,他清清楚楚知道这些,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是“坐等观望”。至于林立果等有所不甘、有所行动倒是极有可能的事,只不过他们掌握的权力调动的资源实在有限,完成那样的大事,纯属痴心妄想,事实也证明确实如此。

   关于“九一三事件”,我宁愿相信这样的说法:“林彪等根本没有在飞机上,在飞机上的是林彪等的代替者,林彪和家人被安置在一个神秘的地方,得到善终”。这样做化解了林立果继承大权的大忌。如果我们以善意推测毛泽东,毛泽东一定会同意这样的安排;而以林彪的精于算计,他一定会接受这个结果——虽然我们不能排除他有让林立果接班的想法,但在事实面前,他知道这已经绝无可能。

   关于林彪,我不能忍受的是,有一些人,无中生有往林彪身上泼脏水,把一些不是林彪干的事情,硬说是林彪干的,忽悠蒙蔽一些不明真相的人。

   关于林彪,我不能接受的是,有一些人,将林彪的作用无限夸大:如果没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上的力挺,或林彪如果在七千人大会上反击毛泽东,毛泽东就会下台;没有林彪发动的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毛泽东就不会造成那么大的危害。因为事实是:林彪死后,毛泽东仍然英明伟大,依然继续他的文化大革命(虽然林彪的死,使文化大革命理论破产,但只要毛泽东不死,文化大革命就不会结束);而毛泽东死后,他的遗体依然可以在毛主席纪念堂中每天被很多人瞻仰,至今仍然如此——毛泽东的前半生也确实让人崇拜,真是千古难见的“明君”。毛泽东的后半生毁了他自己也毁了林彪更毁了无数的中国普通人。历史就是这样残酷。

   关于林彪,我希望的是,能够将林彪出山后的各种事件还原真相,例如“林彪迫害彭德怀”、“林彪迫害贺龙”、“林彪迫害陈毅”、“林彪迫害罗瑞卿”等等。关于这些事件网上说法诸多矛盾,应该给个实事求是的说法。特别地,关于“九一三事件”迷雾重重,更应该还原历史真相。

   最近有一个叫“群”的人,在共识网发文《说说林付统帅(三)》,他的文章中将笔者发表在共识网的《林彪七千人大会讲话主题到底是什么?》文章中部分内容完全错误引用。其文如下:“一,林彪讲话中不提老百姓的饿死,是因为被保密,他不知道。二,林彪不那样讲,彭德怀会上台,毛泽东会下台,如何如何”。

   笔者的原文一是:“据林彪上述讲话推测,他显然不知道有‘饿死三千多万人’这回事——饿死很多人在当时恐怕是保密的未必传达给他”。

   笔者的原文二是:“在战争中,战败后人们很难提起士气,林彪在这方面很有经验,林彪的上述讲话,有没有提起人们继续再战把以后工作干好的士气呢?难道我们非要林彪说三面红旗是‘走弓背’,彭德怀是对的,毛主席应下台,让彭德怀上台吗?当年,林彪没有让毛泽东下台,七千人大会林彪就可以让毛泽东下台?林彪如果真那么说,会议的性质一定会大变,林彪也一定会像彭德怀一样下台,而不是毛泽东下台”。

   令人不可理解的是,笔者在该文中提到了“我注意到一点,这些人引用林彪讲话的时候,从来也不引用林彪这次讲话的主题,显然这是‘别有用意’,是故意‘断章取义’”。“群”先生竟然又这样做了。读者去看看笔者的《林彪七千人大会讲话主题到底是什么?》便知端的。

   “群”先生提到了刘少奇刘主席说的“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但这是湖南局部地区的农民说的指责当地的人话,刘少奇说全国是“三七开”——七分成绩三分缺点和错误。但读者读出的恐怕是全国“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人祸的责任当然是毛泽东:“旁敲侧击了毛泽东的路子,以致于毛泽东堵了一口气”。老实讲,笔者没有读刘少奇原文以前,也曾认为刘少奇的讲话是在讲全国“三分天灾,七分人祸”,读了以后,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笔者指出了“群”先生文章中的事实错误,希望“群”先生注意,有自己的观点是好事,观点独特犀利也是好事,但如果结论是根据错误的事实得出的,那又有多少可靠性呢?再直接点说,“群“先生引用笔者的文章错的不可思议,那谈“林副统帅”的观点又能有多少是靠谱的呢?

   好,就此打住,我们再回到文章开头。面对上级,我们是该做彭德怀、林彪还是周恩来?其实还有更好的选择:我们应该做的是朱德——厚重避让,结果是寿高福多,子孙满堂。但是我们有时是无法选择的,这就是人生的无奈之处。林彪难道不想像朱德那样吗?但是他的资历一直是毛泽东的下级(朱德的资历可视为与毛泽东平级)他无法不执行毛泽东的命令或旨意,这就有了1959年后与以前大相径庭的林彪。

   林彪在1959年后经常说的话挺有特点的,笔者归纳为三种:

   正反话,例如“文化大革命成绩最大最大,损失最小最小”实际的意思是“文化大革命损失最大最大,成绩最小最小”。军事上这叫声东击西。读者如有兴趣,不妨再多读一读林彪的一些讲话,以正反话理解,也许会有别有洞天、恍然大悟的感觉。

   前后话,例如“(对韩先楚、陈士渠、张爱萍等)要狠狠地批评、狠狠地检查、狠狠地使用”。前面的话都是虚的,最后的话才是实的。

   奉承话,例如“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奉承话就是半真半假的话,如果一点真没有,人们一听就是讽刺话,后来据说真被人说这是讽刺,但天地良心,林彪恐怕没有那个想法。当然,有很多文章说这些话不是林彪发明,林彪只是经常使用。

   知道了以上三种情况,对林彪讲话的真假虚实是不是能理解得更透彻一些?

   林彪,你留下了太多的谜,有些迷也许会真相大白,有些迷恐怕永远也无法解开了。希望以后的世界永远是不会产生林彪之谜的世界!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