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四 | 不卖泡面的火车站跟卖假新闻的澎湃一样令人发指

"你是想吃一辈子泡面,还是想跟我一起改变世界?"毫不犹豫拉黑了朋友圈这位人生导师,此刻我正在亚洲最大的火车站-杭州东站到处找地方买泡面,坐过火车的人都知道泡面是何等滋味,忘带泡面看着别人吃又是何等滋味。坐火车忘了带泡面就像约炮忘了带套一样悲催,可悲的是杭州火车东站连套套都有的卖,唯独没有泡面卖,一炮易求而一泡难求。再现代化的火车站,如果里面没有泡面味,就像再雄伟的人民大会堂里没有人民一样,都是徒有其表。作为一名旅客,我突然有了一种民族存亡的悲壮感,热泪盈眶奋笔疾书:诺大的一个火车站,已经容不下一碗泡面了!

不卖泡面的火车站是可恶的,不卖真新闻的媒体是可耻的,最近蹿红的官办新媒体澎湃新闻昨天就卖了个假新闻,它在翻译<经济学人>关于中国的报道时,故意去掉了"但是……"这一部分,读过小学语文的人都知道,"但是"要说的才是重点,把这个重点省去了,作者要表达的意思就南辕北辙了。澎湃新闻作为一家官办媒体,虽然号称新媒体,但我们知道,它新的是阵地和手段,而不是本质,它所播发的新闻观点,依旧是官方管控授意下真实的假新闻,我心澎湃如昨,党性光辉依旧,最让人厌烦的就是这种既要当党员又要立牌坊的媒体。

有人辩解说澎湃新闻注明了译文有删节,所以不能苛责。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翻译一篇新闻时,无论如何删节,总是要把原文的观点如实呈现出来,而不是故意歪曲、颠倒原意。澎湃新闻这种干法,就是给太监介绍对象,媒婆跟姑娘说男方如何有钱如何有地位,就是故意省略重点不谈,这简直就是无鸡之谈。在要求我体谅澎湃新闻的观点中,甚至有这样一种惨绝人寰的提法,我放出来,大家感受下:澎湃新闻有发表自己新闻观点的自由,任何人无权干涉。问世间情为何物:我没有言论自由,却要誓死捍卫剥夺我言论自由的人的言论自由。

关心官方媒体命运的人不止以上,胡赛萌同学甚至写了篇<习近平传媒新政能否拯救濒死官媒>,胡同学啊,官媒怎么会死呢?见过饿死野狼的,你见过饿死家狗的吗?从存活角度讲,官媒依傍权力而生,权力在官媒在,新媒体政策只会让官媒如狗添翼;从新闻专业角度来讲,官媒就没活过,何来濒死一说?你有时间不如多关心下高铁上为何不让卖泡面。高铁上不卖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的泡面,原因很简单,卖泡面的话四十五块钱的盒饭就卖不掉了,就像这国如果允许自由媒体出现,官方的意识形态就卖不掉了。

所以,有几点常识我们要牢记:懂点英语不会被澎湃的假新闻骗;只要党在官媒就在;没有零下二十度的冰水混合物,陈光标也不可能在里面存活半小时,除非他是共产党员;杭州火车东站没有泡面卖。

2014年8月26日, 12:01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