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四 | 水灵灵的郭美美与白花花的中国红会

白花花这个形容词,在我看来只有两个事物配用,大腿和银子,得其一者,幸甚至哉。中国红十字会却幸运地与二者都发生了关系:郭美美白花花的大腿,劳动人民白花花的银子。自从夜店女王郭美美出道后,我便分不清这个副部级机构到底叫红十字总会,还是叫红十字夜总会了,不过没关系,总之都是花钱的地儿。

昨晚官媒齐刷郭美美,斥其生活腐化、道德败坏,看这用词风格我还以为又抓了个共产党干部。对于一个尚未经过司法程序审判的犯罪嫌疑人,官媒下足笔墨揭批其私生活,怒斥其道德败坏,这本身就是一种道德败坏的行为,这与警察嫖娼完毕,亮出工作证抓嫖罚款一样无耻。与郭美美性交易的男人,用钱消费了郭美美,官媒则是用自己的节操消费了郭美美,郭美美在前者那里至少得到了应有的回报,而在后者那里只拿到了一斤五毛钱的节操。先道个歉,本段部分文字有让人误以为当下有法治的嫌疑。

官媒昨天刚刷完美美,中国红十字会今天就出场了,呼吁我们忘记郭美美,把有限的精力集中在抗震救灾上,呵呵,要钱就直说。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自己的钱包,就算忘记了郭美美,吃着兰州和沙县的人们也不能忘记红十字会的万元餐饮发票以及审计部门审计出来的四百多万违规用款,在此特别需要说明的是,审计署审计的只是红十字总会获得的国家财政经费,而大量的善款捐赠和使用等事项并不在此审计范围之内,红十字总会的善款也一直没有接受过审计部门的审计。拨款尚且如此,善款又会如何呢?自己脑补。

针对关于郭美美的报道,中国红十字会回应道:"郭美美的所作所为不仅令中国的人道、慈善事业遭受损失,也严重破坏了社会诚信体系,我们每个公民都是受害者",这段话四十七个字,我同意四十四个字,如果把前三个字"郭美美"换成"中国红十字会",那么我完全同意。郭美美的所作所为没有破坏社会诚信体系,只是引出了破坏社会诚信体系的黑手。

2011年7月底,迫于郭美美事件的压力,中国红会上线了捐赠信息查询平台,网友使用后发现"四月份发生的玉树地震,三月份刘德华黄晓明就捐款了;捐了几百万的李连杰的捐款额变成了230元",今天我又重新登陆这个平台,发现已经打不开了。长久以来,中国红十字会的财务监督一直是自律,呵呵,而不是像壹基金那样采用有信誉保障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财务监督。自律这个东西,我可以自律自己钱包的钱,但拿着别人的钱自律,恐怕只会自滤到自己的腰包里。

在地震多发国日本,灾难来临时,政府媒体告诫民众最多的是冷静,而我们这儿是要激动,用各种方式激发民间捐款的热情,把个人的捐款行为打造成公共参与并加以放大,抵消了人们在参与社会政治权利方面的焦虑感。而灾难所引发的对于一系列社会问题的冷静思考就在人们如火如荼的捐款热情里耗尽。

云南昭通地震牵动了很多人的心,大家纷纷欲前往灾区救灾,热烈程度不输当初东莞受灾男人欲前往救灾的热情,但救灾是一个专业的活,没接受过专业救援培训,或者没有某方面的一技之长(心理、医疗等)我建议就别去一线添了,壹基金等专业机构已经在灾区展开活动了,你可以捐点款,点本文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即可进入捐款页面,也可关注壹基金微信公众号:of-family

提醒大家,灾难频发之际,多有骗子出没,带有以下主题的信息基本都是骗人的:#多难兴邦;#车震出一个新中国;#暂时忘记郭美美;表达主题不一样,但骗人本质如出一辙。

古龙曾用一句话为李寻欢开篇: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我用一句话为中国红十字会送终:红会如刀,以灾区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