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凤凰网打工时,我是负责商务合作的,一个有理想的BD。有一次北京的大领导来杭州出差,同事们陪在左右热情洋溢,我话少在一旁静静听着他们聊天,一个也是做商务的男同事问我,你这么不爱说话能做好商务工作吗?我回答他说"做小姐的不是非把淫荡写在脸上胸相毕露才能做好,改头换面使自己看起来像良家妇女的反而更受欢迎",真正有理想的小姐从不靠卖弄胸脯吃饭,而是仰仗紧致的内涵,后来我把这种理想丰满不走寻常路地接客模式简称为改良,也可以叫中间道路。

有“”地独裁者也不会简单粗暴地把狠字刻在脸上凶相毕露,他们往往戴着温和开明的面具迷惑你,言必称法治、民主,中兴理想写满了大街小巷,让你无限遐想,但等你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经躺在案板上裤子都脱了,我把这种先用“”麻醉,再接着宰客的模式叫做霸道总裁温柔爱,而"中兴自媒体"澎湃新闻则把这个称之为"一党化民主",如果你觉得这很难理解,那么简单点来说就是一个公鸡下的蛋,或者是一只声称它有下蛋理想的公鸡。

记得澎湃新闻开刊时讲了一个背景深远、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婉转地表达了自己的新闻理想,深深打动了我,没想到正式一张嘴,却还是那副喉舌相,这感觉就像刚被一个姑娘的凄美爱情打动,正准备用真情跟她花前月下,姑娘却风轻云淡地告诉你可以花钱日下,五百起。

说到这我想起有几个听众给我留言,大概意思就是问我是不是媒体人,为什么老跟媒体人过不去,还有一个让我自重的,统一回答下,我不是媒体人,有时候会帮人介绍对象,可以叫我媒人;我没能力跟媒体人过不去,你说的是中宣部国新办;至于那位请我自重的,我只能恶狠狠地回答你:我已经够胖了。好吧,其实我知道你们的意思,我不是刻薄,只是鞭策。

其实对于有新闻理想的人,我是尊重的,但对那些声称自己找到了并且正在实现新闻理想的人我是要刻薄一下的,因为他肯定在骗人,严密地新闻审查制度就像内务府会计司的刀儿匠一样,凡过手必阉割,说自己能实现新闻理想,不就是太监说自己能玉茎重生吗?新闻理想是"这个题材太好了能做深度报道,希望别被禁",而新闻现实是"这么好的题材这么深度的报道,禁令怎么还没来!",就像当初我们讲"这么漂亮的姑娘拍AV可惜了",后来我们都说"这么漂亮的姑娘不拍AV可惜了",是我们习惯了现状,服从了权力,自己糟蹋了自己的理想,所以从不敢轻言理想。

这片土地上如果说还有理想的发芽之地,那么恐怕就只有监狱了,如果说还有有理想的人,那么他不是在监狱里就是在通往监狱的路上。华春辉、王译夫妻俩,就是这样两个拿到了"理想证书"的人,河南新乡长坦县看守所就是他们的"理想"之地,今天华春辉对自己的律师说,不要为我办理取保手续,我是无罪的,行到水穷处,偏要大声唱,他是有理想的人。

华春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