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四 | 霸道总裁爱上我:那些令人作呕地深情款款

第一次让我深切感受深情款款这个词的是赵忠祥老师,《动物世界》里他那充满雌性、深情款款地声音让人捉迷:“在一望无际德非洲大草原上,冰河解冻彩蝶翻飞,这是交配的好季节”“充沛的雨季到来了,动物们又开始交配了”“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动物们交配的季节又来临了”,可以说赵忠祥老师是我少年时期最重要的性启蒙老师,以至长大后,除了公安局的鉴黄师外,我最佩服的就是赵老师了。赵老师不仅在电视里深情款款,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如此,他跟饶颖讨论YD松紧的那段录音就是证明,只不过这次解说词说的是他自己:充沛的雨季来了,赵老师也开始交配了。

除了动物世界,最深情款款地恐怕就是江湖上的名门正派了,他们行走江湖成群结队,锦衣华服,腰悬大宝剑,脚踱四方步,遇到落单的歪门邪道,就深情款款:放心吧,我自己来收拾你,不会以多欺少。被打到狼狈时就立刻变了脸:跟这个大魔头讲什么江湖道义,大家一起上。这就是深情款款地江湖道义,令狐冲就是受不了这个才想退出深情款款地江湖,被任我行及时劝住:亲,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七天包退期已过,你怎么退?

确实无法退也无法躲避,今天刚打开朋友圈就看到梁文道老师扑面而来深情款款地文章:《政治立场竟压倒所有》,此文充满了爱叼烟斗的大知识分子厌倦政治立场交锋,格外珍惜友谊的情怀。梁老师反思了当下中国人为什么会因政治立场不同而导致友谊撕裂,追问政治立场为何变得如此重要甚至超越了情感需求,更以自己生活多年的香港和台湾为例,反思了一下当今的大陆,他说“今天的我们和文革年代的很多人是一样的,因为我们都是以为政治是第一以及唯一的”,好吧,其实我相信梁老师是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但他确实没想明白。

今天的我们关心政治,是因为当下的政治影响到了我们的正常生活。今天的我们与文革年代的他们是不一样的,文革时人人过关、人人表态、父子绝交、夫妻反目,这不是一种发自内心自然的政治需求,所谓的“政治第一以及唯一”是外部政治强权高压所致。简单点说,今天我们的行为与文革中他们的行为的不同在于,我们在反抗,他们在顺从。

如果两个朋友之间因为支持共和党还是民主党而产生政治立场的分歧导致撕裂友谊,并把自己的政治立场视为不可动摇的,那么我觉得这就是傻逼或者二者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友谊吧。当下的政治立场分歧并非如上所述那样,当前一系列立场分歧的核心其实都是围绕专制极权是否值得信任这点展开的,这是不容勾兑的根本性分歧,同时也是一面照妖镜,这种分歧的确让很多“老朋友”分道扬镳,但这是值得也是必然的。格局混沌之时,需要明晰观念,不仅能给公众提供多一种的话语选择,还同时审视了自己的友谊是否像“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那样浮浅。这种“友谊割裂”现象并不是梁老师所讲的“政治立场巨大压倒友谊”,而是大是大非面前的一种取舍,况且友谊也没那么身娇腰柔易推倒,真正地友谊就像夫妻关系,永远不会因为姿势不同而分道扬镳,导致割裂的只有背叛。

你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因与你相同的政治立场进去了,那么为了友谊你更应该坚持这种政治立场,政治立场并非冰冷、虚伪,而是承载着苦难中的友谊。如果在这个时候,你深情款款地谈友情优于政治立场,爱情优于政治立场,无疑是在与权力通奸,这是要上新闻联播的。

政治当然不是生活的唯一,也不是最重要的,对于很多国家的人来讲它甚至是不重要和脏兮兮的,但当权力的触角渗入我们的生活并造成影响时,我们关注它恰恰是为了保护我们生活中那些重要的人和事。不愿意谈论政治的朋友,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好的,我能理解,就像我理解那些快要冻僵的人在纳粹的焚尸炉边获得了温暖活了下来一样,这没什么,但你不能反过来感谢他们,赞扬他们。面对强大的匪徒,特别是那些深情款款笑容可掬的匪徒,感觉无路可走的受害者往往会对匪徒产生一种情感,是虐恋,也是意淫:霸道总裁爱上我。

真正地深情款款,不是推开宾馆的房门,情人已经脱光了在床上用热情的眼神望着你,而是推开家门,老婆坐在热气腾腾的饭桌旁等你;真正地深情款款不是领导第一时间赶到受灾现场痛哭流涕,不是红十字会第一时间公布捐款帐号煽情诉说,不是媒体发布一些“浑水煮面”、“徒手搬砖”的“感人”事迹,真正地深情款款恰恰是理性而专业的救灾,就像壹基金的副总监姚遥所说的那样“我们的善心真的需要用惨烈的景象才能打动吗?如果需要看到惨烈才能激起同情心,这样的心理不够健康。”顺推壹基金微信公众号:of-family ,需要了解昭通灾区一手即时资料的可以关注。点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可以给壹基金云南昭通救援项目捐款。

2014年8月8日, 1:23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