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 | 个别港媒抹黑反占中大游行

“今天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一天。”昨天,在香港“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发起的“”游行队伍中,有参与者对《》记者这样说。这一天,约19.3万香港“反占中”人士走出维园,走向中环,在用行动反对“占中”破坏香港经济与法治的同时,也向外界展现了支持和平普选的民意。17日,有部分香港媒体抹黑此次游行是“港版文革大串联”、“亲共政治总动员”,还有激进派人士到游行队伍旁边滋扰、叫骂。但更多香港市民看到的是,游行队伍仅用几小时就完成全部行程,且过程平和,未与警方冲突,与耗时长久、摩擦不断的反对派“七一”游行相比,高下毕现。对于传闻将于下月发起的“占中”运动,有港媒分析其“如箭在弦”,也有人说它气势“由盛变衰”。是“执意而为”还是“叫停占中”?泛民一派需要思考,文明的香港面临考验。

大游行凸显“反占中”民意

111800,这是香港警方17日傍晚公布的当日由维多利亚公园出发,参与“反占中,保普选”大游行的人数。今年反对派“七一”遊行时,警方公布的最高峰数字是98600人。17日晚,大联盟公布初步统计数字,“反占中”游行参与者为19.3万人。

“今天维园见”,17日一早,《文汇报》等亲建制派媒体就开始了对此次大游行的宣传。实际上,17日的“反占中”活动包括清晨“跑步上中环”、下午大游行及赴中环遮打花园献花3部分,而预计将有12万人参加的大游行自然是重头戏。

《环球时报》记者13时抵达维园时,这里已是人山人海,而公园对面的天后地铁站,参与游行的人仍在不断走出。由于参与群众已站满超过5个足球场,大联盟决定将原定15时开始的游行提前至13时30分出发。人们高举着“市民要和平,占中必须停”、“反占中,反暴力”等标语,或手持五星红旗开始行进。在他们出发前,歌手张明敏上台演唱了《团结就是力量》、《我的祖国》等歌曲,为游行加油打气。

游行组织者之一吴秋北16日在接受访问时表示,希望此次“反占中”游行能成为香港游行的典范,过程能够快乐,对商铺和交通的影响能降至最低。17日游行开始后,龙头(最先游行者)仅用1小时20分就抵达终点中环遮打道。龙尾(队尾)也于18时左右抵达。整个过程比“七一”游行简短许多(两次游行路线一致),且秩序井然,未发生如“七一”游行时出现的游行人士与警方的摩擦。

此次游行开始前,大联盟已于16日对外宣布为期1个月的“反占中”签名结束,截至16日晚20时30分共收获超过146.8万个签名。大联盟发言人周融表示,大联盟就像一支完全不被看好的足球队,最终跻身世界杯总决赛。他呼吁港人站出来,为香港打出漂亮一仗,让鼓吹“占中”的戴耀廷等反对派看清楚,高素质港人反对“占中”的主流意见。

不过17日走上街头的不仅有“反占中”人士,还有“占中”支持者。泛民政治组织“人民力量”成员当日在铜锣湾登龙街与轩尼诗道交界地集会,向“反占中”游行队伍报以嘘声,香港媒体称,双方一度叫骂。还有几名“香港人优先”等激进组织成员到“反占中”大游行终点举讥讽标语,个别激进支持“占中”的香港媒体指责游行“恍如港版文化大革命般大串联”。香港《南华早报》17日发出的一篇现场报道也称游行“没有灵魂”,游行过程中看不到香港示威活动中常见的口号及创意服装,却时不时传出几声漫不经心的口哨。

这种描述与《环球时报》记者在游行队伍中感受到的十分不同。69岁的游行者杨先生对记者说,反对派经常为反而反,这样不会令香港进步,如果香港出现“”这样无法控制的活动,就应出动解放军维持秩序。31岁的朱家健是香港一家上市公司的法律主任,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参加游行,之所以要站出来是不希望香港的经济命脉和法治秩序被“占中”毁掉,“为了香港的投资环境和下一代,暴力和违法必须被叫停。”

17日清晨,“大联盟”发起的“跑步去中环”活动据统计有1500人参加,但反对派宣称参与人数不足500。对此,主办方的说法是“跑得开心就好,数字不重要”。而参与跑步的香港前民政事务局局长蓝鸿震说,“香港是自由的地方,你怎样想都可以,但我们今天来表达,我自己个人表达,就是我们不喜欢占领中环”。

对于此次“反占中”游行,香港政府17日在回应媒体询问时表示,政府欢迎和支持一切推动依法落实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的活动,并反对影响社会秩序和市民福祉的违法行为。

2014年8月17日, 9:17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