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香公主

将于明年播出的动画片《天香公主》。

中国官员正在实施一项大范围的战略,尝试抑制位于西部边疆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日渐高涨的民族暴力。比如,警方频频突击搜查维吾尔叛乱分子嫌疑人的家,以及处决被法院宣判从事“恐怖活动”的那些人。此外,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前不久还提议,将更多维吾尔人迁至中国以汉人为主的地区,这样大多是穆斯林的维吾尔人就能更好地融入中国社会。汉族是中国主要的民族。

现在又出现了10岁的天香公主,扎着小姑娘的辫子,穿着红色绣花裙,戴着飘逸的丝质头巾。

她是汉人版的迪士尼公主,生活背景被换成了新疆。在南方城市深圳,动画设计师正在以历史上的清朝皇妃香妃为大致原型,制作一部长达104集的动画片。香妃是一名维吾尔女子,身世神秘。这些动画设计师与时有暴力事件发生的绿洲城市喀什的政府签订了合同。他们说自己的目的是描绘一幅民族和谐的画面,掩饰新疆发生的血腥冲突

该动画片预计会以每集15分钟的形式,连播两季。故事情节围绕天香公主、她的兄弟以及他们的汉族和哈萨克族朋友的冒险展开。为了将天香公主的父亲从一名贪婪的西方探险者手里救出来,他们在新疆各地辗转。

“它表现的是,面对逆境,民族团结是最强大的武器,”负责人邓江伟(音译)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沿着丝绸之路,天香公主和她的朋友也遇到了其他民族和文化,他们学到了只有互相帮助才能在生活中走得更远。”

周一,官方的民粹主义报纸《环球时报》的英文版刊登了一篇题为《新疆通过动画片制作打意识形态战》的文章,介绍《天香公主》。

报道称,制作方乾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去年从喀什政府获得了一份合同,合同内容是制作一部反映新疆风俗民情的动画片。报道援引新疆文化厅官员盛君(音译)的话说,“新疆政府支持发展以促进维汉人民团结和维汉文化融合为目的的动画片。”

邓江伟说,深圳的官员让他所在的公司和姐妹城市喀什合作,以“促进新疆的创意产业”。中央政府一直在将新疆的城市与中国其他地区更富裕的城市结成对,以促进新疆的经济发展。

上月,邓江伟将《天香公主》的预告片上传到了中国的视频网站优酷上。预告片中可以看到在雪山、瀑布和圆顶建筑等场景内的天香公主和同伴。

“媒体有关新疆恐怖主义袭击的所有报道放大了危险,影响了旅游业,”邓江伟说。“为了促进旅游业,我们希望展现出新疆是一个美丽、和平的地方。”

预告片中还有一个场景是天香公主在宴会上为宾客跳舞。这与共产党通常对少数民族的描述相符。全国各地的宣传海报、出版物和电视节目常常把中国55个少数民族的成员,描绘成身穿五颜六色的本民族服饰,笑意盈盈地跳着民族舞蹈。

邓江伟说,制作团队中一半是喀什政府委派的维吾尔人。“他们能确保动画片的各个方面都真实可信的,”他说。相关创作人员还“找到了新疆最好的音乐家创作音乐,其中包括两名知名的维吾尔音乐家,”邓江伟还说。

然而,动画片将避免提到维吾尔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伊斯兰教。“我们尽量不提宗教或政治,”邓江伟说。

邓江伟说,创意团队完成了第一季的部分内容,并打算12月在喀什电视台试播几集动画片的维语版。公司正在与中国中央电视台进行协商,希望能在2015年年末播出第一季,然后次年播出第二季。

有些外国学者怀疑这部动画片能否赢得维吾尔族人的心。

“如你所知,新疆的民族矛盾达到了数十年来最激烈的程度,许多维吾尔人都觉得,随着这个政党国家对他们的日常生活进行更深的渗透,它的介入越来越强势,令他们感到四面受敌。这里的人认为它是个与自己不相容的汉人国家,”墨尔本拉筹伯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研究中国民族政策的高级讲师詹姆斯·莱博尔德(James Leibold)说。“与其他汉族的产品一样,我认为在新疆占大多数的维族人一眼就能看穿这是个最新的民族团结宣传片。对于香妃的故事,他们有自己的版本,这些版本都强调了对清/中华帝国统治的抵抗。

《天香公主》的故事以中国广为流传的香妃的故事为蓝本。香妃是来自新疆的一个历史人物,18世纪,她被乾隆帝带到北京作为妃子。在中国当代的一些宣传资料中,她的故事俨然成了维汉两族团结的象征。(其实,乾隆帝是满族人。这个民族原本生活在现今中国东北部的森林里,于17世纪推翻了汉族人统治的明朝。)

一个流传颇广的香妃故事版本称,因为满族人侵犯她的家乡,她心怀憎恨,即使在被带到远在2700英里(约合4345公里)以外的北京皇宫之后,她仍然在长袍中藏着匕首。

喀什的中国游客纷纷来到香妃的所谓陵墓阿帕克霍加墓(Afaq Khoja Mausoleum)。这是一座苏菲派神祠,铺着绿白相间的瓷砖。据称,香妃是17世纪的当地领袖阿帕克霍加家族的后裔。当时控制该地区的是准噶尔人。中国的传说称,香妃死后,尸体被运回喀什埋葬。

但是这个传说看来真的只是个传说,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格雷厄姆·E·富勒(Graham E. Fuller)和乔纳森·N·李普曼(Jonathan N. Lipman)写了一篇关于新疆伊斯兰教的文章,发表在了学术选集《:中国的穆斯林边陲》( Xinjiang: China’s Muslim Borderland)之上,文章的开头对香妃的神秘传说进行了探索,并称“有确凿证据表明,乾隆帝现实中的穆斯林妃子——其封号为容妃——其实被埋在北京附近的清朝皇家陵园。”

两位学者称,在17和18世纪以前,“维吾尔族”这个说法甚至都不存在。他们说,所以海外的民族主义维吾尔作者把香妃当做对抗满族侵略者的象征来赞颂,其实是想通过她来达到一种政治目的。

他们在文中写道,“很明显,这些存在时代错误的论点让当前的社会冲突倒退到了两三百年前。”

作者对文章的第一部分做了如下总结:“把关于香妃传说的一种特殊解读叠加于一座伊斯兰神祠之上,立即减轻了神祠的宗教意义,使它成了一个更广泛的、清晰可辨的过程的一部分,这个过程可以被称作中国伊斯兰和维吾尔文化的‘迪士尼乐园化’。”

他们还说:“也就是说,这个故事经过弱化、民间化、美化和汉化,被扔进一个全国性的博物馆里,这个博物馆收藏着精心包装好的民族性,能让中国游客欣赏到异域的风情和魅力,却又把过去或现在任何反对的迹象清除得干干净净。”

邓江伟说,《天香公主》电视剧的创作者希望2016年能发行一个电影版,以及一个配有“互动式全息投影”的舞台剧。他还说,“我们还要发行一个配乐专辑以及周边产品。”

黄安伟(Edward Wong)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Mia Li对本文有研究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