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红十字总会的“秘密仓库”

【数字时代编辑注】腾讯财经《棱镜》栏目的调查专稿“红十字总会的’秘密仓库’”的原文以及其他网站的转载均已被删除。以下内容来自Google 缓存

@哑巴:腾讯财经今天出了篇大稿,揭秘红十字总会备灾仓库出租牟利的内幕。调查四个月,内容非常翔实。转发之后,发现原稿旋即被删,又转发和讯网等其他网络转载页面,也纷纷遭遇404。如果报道有误,就站出来辟谣。全网删稿虽然证明能量大,却也证明心太虚。越删,越虚。

导读:它是中国红十字总会斥资上亿、占地近百亩建造的备灾仓库;它是一个受到国际红十字会高度评价的样板工程;它也是不同物流公司进进出出、戒备森严的仓库;它的背后藏着两份合作协议和一家皮包公司;声称“无力维持运营”的中国红十字总会,“以捐代租”违规出租国家备灾仓库,涉嫌数百万元利益输送。

0

红会“以捐代租”违规出租国家备灾仓库

8月的中国红十字总会(简称红会)很忙。8月3日,云南鲁甸县发生6.5级地震,红会紧急投入了救灾工作,从昭通、云南红十字会备灾仓库迅速调拨帐篷等救灾物资;第二天一大早,各家中央媒体集体披露了正被公安机关调查的郭美美的自述,红会的各级领导也纷纷出面接受采访,用红会新闻发言人姚立新的话来说:这是一个“还红会清白”的好时机。

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顺利的话,按照计划,两份让红会内部人员有些提心吊胆的“阴阳合同”,也将在8月底如约过期。

这两份合同涉及北京郊区的一个仓库——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备灾救灾仓库。这是一个国家花费上亿元重金打造的备灾救灾仓库。

然而,腾讯财经经过四个月的追踪调查,却发现这个仓库并未得到合理利用;红会通过两份“阴阳合同”,利用“以捐代租”的擦边球操作,以每年90万元的价格将此仓库出租给一个名为北京中迅誉华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迅誉华)的疑似“皮包公司”,后者再以市场价格转租给DHL等物流公司,从中牟利每年可能达到数百万元。

造价1.17亿元的备灾仓库

8月6日,艳阳高照的午后,顺义牛栏山镇范各庄村难觅人迹,村北边的昌金路上却车流如注。在临路的村碑100米开外,矗立着“红十字会路段,车辆减速慢行”的警示标志。这里就是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备灾救灾仓库所在地——顺义区牛栏山镇昌金路牛栏山段30号。

0 (1)

仓库附近“红十字会路段,车辆减速慢行”的标志

顺眼望去,仓库基地四周都筑有约4米高的围墙,围墙里又种着一排10多米高的白杨树,“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备灾救灾中心”几个大字和红十字会的标志被遮的严严实实,四个仓库也只露出白色的屋顶。门口的保安,警惕地注视着断续进出的车子和人流。

这个有些“神秘”的超大型仓库已经建成四年。2008年汶川地震后,国家空前重视备灾救灾体系的建设。2010年10月,中央财政拨款1.17亿元,建成了首个国家级备灾救灾物资仓库,隶属于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备灾救灾中心(简称备灾中心)。

资料显示,这一备灾仓库是红会兴建的首个国家级备灾救灾物资调配中心,是集物资储备、管理及物资储备技术培训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基地。

早在2004年2月,红会就向中央汇报“建设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备灾救灾仓库”。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吴仪批示“原则上同意建设”。2008年汶川地震后,“为了进一步完善全国红十字储备救灾体系、增强突发事件救援能力”,红会加快了申建备灾仓库的步伐。

2008年9月,国家发改委批准了灾救灾物资库项目。该项目占地总面积62157.7㎡,总建筑面积17563㎡,总投资1.17亿元,全部为中央投资建设。

0 (2)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备灾救灾中心”的标志

2010年10月10日,备灾仓库正式落成投入使用,当时的新闻稿称,“(仓库)将解决大量社会捐赠的物资不能及时募集、收储和调运的问题;将为红十字会的备灾救灾工作提供强有力的后勤保障,标志着中国红十字会救灾储备体系的进一步完善。”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还透露,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联合会(简称国际红会)希望把中国的备灾救灾体系的仓库、采购、发放程序,变成发展中国家的标准程序,并初步想把这个备灾中心发展成为整个中亚地区的备灾救灾枢纽。

备灾仓库沦为商业用途

然而,高墙和树林掩盖下的备灾仓库,在附近的村民及商户看来,却是“挂羊头卖狗肉”。

“大家都知道,它并不是想象中的备灾救灾仓库,是‘挂羊头卖狗肉’,就是占着这个地方,盖个仓库,再出租,实际上就是一个物流中心。”一位60多岁的村民告诉腾讯财经。他是原牛栏山镇水泥厂的员工,该厂2003年关闭后,土地就被征用于修建备灾仓库。

“听说把仓库出租给一个中介公司了,这个公司再转租给好多物流公司。我感觉国家的钱白投了。”腾讯财经询问的十多位村民以及商户也都从没见过“救灾物资运过来”。

4月1日下午,腾讯财经看到数位穿着印有“北京桐议物流有限公司”工作服的工人在仓库的西门外等候。他们表示自己是该物流公司的员工,“是来这里提货的”。工人们透露,他们提的货多为电脑、打印机等电器产品,在仓库里没有看到过棉被、帐篷之类的救灾物资。

0 (3)

红会备灾中心的1、2、3、4号仓库

随后,腾讯财经混在工人中进入了备灾中心,目测仓库基地南北长约500米,东西长约300米,里面有四个挂有红十字会标志的白色仓库,其中1号仓库最大、最高,有5个门,2、3、4号仓库比较小,也有10多米高。

进入2号仓库后,只见里面堆满了瓦楞纸箱包装的货物,足有六七米高,数位工人正往一辆箱式货车上装货。一起进去的工人悄悄告诉腾讯财经,“这些都是电子产品”。

4月1日下午16时许,一辆红色“京AN0152”大挂车装着一车纸壳箱包装的产品从西门驶入仓库,停在了1号库的2号门前,卸完货后停在了仓库旁的空地上。空地上已经停着2辆红色大挂车。腾讯财经看到,“京AN0152”装载的货物包装盒上写着:电源。整个下午,不断有大挂车从仓库西门进进出出。

周围数家物流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腾讯财经,“附近懂行的人都知道红会的仓库可以出租”。腾讯财经询问是否还有仓库对外出租,备灾中心的一名保安表示,“里面已经满了,马上不再对外出租了。”

除了桐议物流这样的不知名公司,据内部人士向腾讯财经透露,国际知名的物流公司DHL也承租了一部分库房。7月22日下午,腾讯财经看到一辆印有DHL标志的黄色中型厢式货车从东门驶入备灾仓库。8月18日,DHL相关负责人对腾讯财经表示,公司确实与中迅誉华签订了租赁合同,但该合同已经在8月中旬过期,DHL认为租赁行为是“合法合规”的,并拒绝回答有关具体租赁面积及价格的问题。

国际红会东亚地区代表处的项目代表位坂和隆对腾讯财经解释称,救灾物资的基本配置一般包括毯子、防水布、蚊帐、卫生包、厨具包、简便油桶、水桶、帐篷等非食品类物品和避难所的相关物品。

《红十字会突发公共事件救援救助预案》中规定,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备灾仓库要储存一定数量的救灾物资,这些物资中,第一项是帐篷,第二项就是棉被。

顾名思义,备灾仓库应为储备救灾物资所建。然而,大量周边村民商户,以及进入过仓库的物流公司人员均称,仓库里并未见到过帐篷和棉被,却存放着商业物流公司的电子产品。

0 (4)

4月1日,装着电源的红色大挂车从西门驶入仓库

今年5月中下旬,国际红会启动了对我国的灾害应急人道物流评估工作。据媒体报道,国际红会全球物流服务中心主任Birgitte Olsen来华参观了备灾仓库,她对备灾中心的工作赞不绝口:“这是我在全球见过的除哥本哈根人道中心外,第二个拥有如此规模和硬件设施的人道中心。”

对此,位坂和隆却对腾讯财经表示,国际红会只是对中国红会和备灾中心灾害管理的能力进行了非常初级阶段的评估,Birgitte Olsen女士参观库房的时间非常短,只是看到一些用于应急突发事件的预存物品,并没有查看库存财产清单,因为这方面的内容并没有包括在她此次目的中。

腾讯财经联系红会相关人员,以及中迅誉华负责人,并未获得该仓库用于商业出租的具体面积和比例。

“以捐代租”背后的数百万差价

实际上,村民们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一位知情人士向腾讯财经透露,2012年起,红会备灾中心就将备灾仓库出租给了北京中迅誉华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迅誉华);后来“怕引起社会的舆论”,就改为无偿出借仓库,然后中迅誉华以定向捐款的形式付给备灾中心租金的“以捐代租”形式。

腾讯财经掌握了双方签订的两份合作协议。签订于2012年9月1日第一份《战略合作协议》规定,双方互相利用自身的专业优势为对方提供相应服务,合作期限为两年(从2012年9月1日至2014年9月1日)。

协议中称,“甲方(备灾中心)……积极利用自身在仓储方面的资源优势,为乙方(中迅誉华)提供相应的服务。乙方……优先为甲方整合物流和仓储方面的资源,积极打造全国范围内的救灾物资运输服务。”“乙方有责任共同建设和规划甲方的仓储资源。”并且特别约定“合作期间,双方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

此外,同样是在2012年9月1日,双方又签订了第二份《捐赠协议书》。中迅誉华向红十字总会捐赠180万元,分两年支付,每年90万元。并且特别约定,捐赠的资金“主要用于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备灾救灾中心的事业发展及人员经费、基本运行。”

0

双方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及《捐赠协议书》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阴阳合同’,中迅誉华实际上以每年90万元的价格取得了备灾仓库的两年使用权。”上述知情人士认为。

“可恨的是,中迅誉华并不是要真正使用仓库。”令这位知情人士“愤愤不平”的是,中迅誉华以远低于市场价格承租仓库后,转手租赁给其他商业公司,“空手套白狼”般赚取了中间巨额的差价。

北京库房信息网的客服主管王女士告诉腾讯财经,影响仓库租金的因素主要有两个:一是仓库的结构,二是仓库的交通位置;“比如你交通特别好,价格比周边的价格肯定要高出一些。”

公开资料显示,备灾仓库南距首都国际机场23km,东距有京承铁路牛栏山站1km,西距京承高速公路14km。备灾仓库共有4个物资库,并配有5110平方米的晾晒场和1600 平方米的停机坪。其中一号库为5193.6㎡,高17.7m,是自动化、机械化的立体仓库,里面有堆垛机、环绕轨道、立体服务器、高层货架等;二号库和三号库均为堆垛式平房仓库,建筑面积分别为1882.9㎡和2617.3 ㎡;四号库为3983.4㎡,高11.5m。

“这里离机场近,交通比较方便,一般钢结构的库房能租到7毛到1块左右(注:1㎡库房的一天租价),但红十字会的这个仓库设备好,里面有自动化的,还有隔层的货架,肯定是在1块以上。”备灾仓库附近某物流公司的一位经理表示。

按照市场价格计算,假设所有的面积均用于商业出租,共13677㎡的备灾仓库全年的租价至少在499万元以上。而中迅誉华从备灾中心“以捐代租”的价格只有90万元/年,还不及市场价的零头。

而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中迅誉华以每年450万元的价格,转手租给DHL等物流公司,赚取了每年360万元的差价。腾讯财经根据市场价格估算的499万元及知情人士所称的450万元,两个数字均未获中迅誉华的置评。

0 (5)

红十字会备灾救灾仓库转租链条

虚假注册地址的“皮包公司”

中迅誉华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又为何能低价“以捐代租”承包下备灾仓库?

工商资料显示,中迅誉华成立于2012年3月30日,注册资本100万元,目前分别由魏中华、阚茜出资80万元、20万元,魏中华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阚茜任监事。年检显示,该公司2012年营收153万元,净利润1978元,从业人员为2名。

0 (6)

工商资料显示,中讯誉华的经营范围并没有物流和仓储的经营项目

在双方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中,约定乙方(中迅誉华)“积极利用自身在其他领域的专业,优先为甲方(备灾中心)整合物流和仓储方面的资源,积极打造全国范围内的救灾物资运输服务。”

然而,工商资料显示,中迅誉华的经营范围包括“企业管理;企业管理咨询;投资管理;投资咨询;资产管理;餐饮管理;酒店管理;企业策划;会议及展览服务。”并没有物流和仓储的经营项目。

更让人惊讶的是,腾讯财经调查发现,中迅誉华的两个曾经的注册地址均为虚假地址,疑似一家“皮包公司”。公司目前登记的住所是“北京市西城区平原里21号楼10层B1107”,但腾讯财经发现,在该栋楼层中并不存在B1107这个房间,该楼物业登记的业主名单上,也没有该公司。

注册在上述同一虚假地址的还有另外一家公司:中迅商旅(北京)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中迅商旅)。由魏中华和陈建东、叶希丰、徐良、叶加偶等人出资成立,魏中华恰好是中迅誉华的法定代表人。

此外,中迅誉华在2012年9月17日进行了一次住所变更,变更之前的地址是“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乙6号0266室”。无独有偶,腾讯财经前往该处查看,发现“朝外大街乙6号”为朝外SOHO,而0266室现在是一家名叫“皇家生活”的高端美容院。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已经在此办公四年,从来没听说过中迅誉华。

除了地址变更之外,该公司还进行了一次投资人的变更。资料显示,魏中华和一个名为赵玉良的自然人是中迅誉华的原始股东,2013年7月25日,赵玉良将自己的股份转让给阚茜,同时不再担任监事。

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尽管现在的中迅誉华已经与赵玉良没有关系,但公司的幕后控制人仍然为赵玉良。腾讯财经发现,除了中迅誉华之外,此三人还注册了一系列的“中迅系”公司。

如出一辙的是,魏中华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另一家公司叫中媒星光(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中媒星光),同样由魏中华、赵玉良、阚茜三人投资成立。2014年3月5日,赵玉良退出了股份,同时不再担任该公司的监事,改由阚茜担任。

中媒星光的注册地址为“北京市丰台区南苑北里一区11号楼11-4幢首层西侧303室”。但是腾讯财经发现,这仍然是个虚假地址。丰台区和义街道南苑北里第一社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说:“这个公司工商登记确实在这里,但是我们小区没有这个地址,是他们瞎编的。经济普查的时候,我们也找不到这个公司,它的普查表现在还是空着的。”

此外,赵玉良还和一位叫冯雪梅的人各出资25万元,成立了北京中润迅德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润迅德)。而2013年10月23日,赵玉良、冯雪梅都分别将自己的股份转让给魏中华和阚茜。更早的时候,2013年8月19日,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都由赵玉良变更为阚茜。

中润迅德的住所登记为“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东路88号乙1幢187室”。这个地址仍是虚假的,马家堡东路88号是北京同仁京苑医院,不存在“乙1幢187室”。

赵玉良此前还担任北京和晟博易文化中心的法定代表人。2013年10月15日,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丰台分局吊销了该公司的营业执照,原因是“未按规定参加年检”;同时限制赵玉良在2013年10月15日至2016年10月15日期间,“不得担任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担任法定代表人”。而这可能正是赵玉良退出不同公司的股权、并将管理职位转交给阚茜的原因。

神秘的中国红色文化基金

赵玉良、魏中华、阚茜,这三个名字反复出现在与中迅誉华有关联的企业投资人名单中。他们究竟是谁?

腾讯财经调查发现,三人中的魏中华、阚茜,还有另外的身份:阚茜是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红色文化基金管委会常务副主任、秘书长;魏中华则是红色文化基金管理部主任。

北京摄影艺术展览馆的博客中一则新闻中提到,2014年2月21日,“中国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红色文化基金秘书长阚茜率领基金管理部主任、中媒星光(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中迅商旅(北京)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魏中华访问北京摄影艺术展览馆以及尚8国际广告园入驻企业。”

0 (7)

阚茜、魏中华访问北京摄影艺术展览馆

据“中国红色文化基金网”介绍,红色文化基金由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和部长文化艺术联谊会共同发起设立,其宗旨是研究、宣传、推广中国红色文化,为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服务。

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1993年成立,创始人为著名戏剧大师曹禺先生,现任名誉会长为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许嘉璐。部长文化艺术联谊会是由从党政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部级领导干部、老一辈领导人子女及知名艺术家共同组建的公益性国家社团机构。

资料显示,红色文化基金下设全国企业家联盟,称要努力打造党政机关、文艺界、企业界合作交流的高端平台。阚茜任联盟秘书长,魏中华任联盟书画艺术交流中心副主任。

截止目前,红色文化基金和全国企业家联盟已经启动“中国梦—走进美丽中国大型公益演系列演出”、“在全国重点省市合作投资建设文化地标及‘红色地标’”、“拍摄《美丽中国》城市形象宣传专题片”、“拍摄《红色记忆》纪录片”等项目。

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全国企业家联盟代理的天安门广场“中国第一屏”项目。该项目介绍称,“天安门广场LED大屏幕位于人民英雄纪念碑北侧,由两组长40米、高7米的LED显示屏构成,平均每天有41万旅客来北京天安门旅游观光。被称为‘中国第一屏’。天安门广场LED大屏幕定位于‘政治屏’、‘国家名片’,以展示国家形象、弘扬民族文化、宣传和谐社会、倡导社会文明。”

0 (8)

全国企业家联盟代理的“中国第一屏”项目

项目指出,全国企业家联盟的代理合作方式为“一天滚动播出3-5次,每次5-8分钟”,“全年除重大节日及重大活动外,为期一年。”播出内容定位为三类:世界文化遗产;国家级风景名胜;省级、市级旅游景点。

腾讯财经以某市5A级风景区管理处的名义致电全国企业家联盟,希望在“中国第一屏”上播放宣传片。对方表示自己和天安门管委会签订有“正规合作协议”,需要先由后者审核景区资料是否适合在天安门广场播放,但如果是5A级风景区,“应该没问题”,价格是600万元/年。

8月18日下午,腾讯财经和魏中华取得联系,他承认中迅誉华是自己所投资的公司,当被问到公司是否承租了红会的备灾仓库时,他回应称“你听谁说我和它(红会)在合作?”当腾讯财经称掌握了双方的协议时,他“嗯”了一声。随后他表示:“我是私营(企业),做生意我有合同,合适就做,不合适我就不做。你又不是工商也不是税务,你管得着吗?……违反规定你也管不着啊。”

腾讯财经未能联系上阚茜进行置评。中国红色文化基金网显示的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秀水街1号,为建外外交公寓,腾讯财经未能入内。而中迅系公司幕后控制人赵玉良的身份,仍是一个谜。

红会回应:要养活这么多人

“国家建立红十字会备灾中心,目的是做好自然灾害的应急物资的储存保管和调度工作,国家投入1个多亿,无偿提供100多亩土地,是为了受灾群众能够及时领到救济物资,不是让红十字会拿来出租牟利的。”前文知情人士对此愤愤不满。

红会的备灾仓库是储备灾害发生时急需物资的专用场所,使用的是国家专项划拨土地。按照我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44条规定:划拨土地使用权,不得转让、出租、抵押。

4月17日,腾讯财经联系上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备灾救灾中心主任沈南冰,他说:“我们是红会党组领导下的一个事业单位,做什么事情都是经过党组决定的。”第一份《战略合作协议》就由他和魏中华签署。

同时,腾讯财经注意到,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也在第二份《捐赠协议书》中签字。4月21日,她在电话中承认备灾仓库确实违规出租了,但她强调只是“出租了一部分”。

她说:“要严格讲起来,这个是国家资产,必须要有很严格的程序。按照正常程序应该是财政部给红会这个职能(出租权利)。”

既然明知违规,为何还要出租?赵白鸽表示,这是经过很严格的红会执委会讨论决定的。她强调:“现在国家还没有给与足够政策的支持,只是给了硬件,软件还不到位。备灾救灾中心要养活这么多人,是要有一个很长的过程的。”

“这么多人在这个地方,如果不这样做的话,连工资都发不出来。这么大的仓库如果放到这里,又没有国家紧急备灾救灾物资储备的话,因为它现在没有这个能力,那岂不是浪费。”赵白鸽说,全中国的备灾仓库都有类似的问题,很多都采取了这种对外出租的方式。

一个例子是,2011年7月,武汉市红十字会就被曝光,以每年10万元的价格将当地的“救灾备灾仓库”违规出租给湖北芝友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并且签订了50年的合同。随后,当地国土部门透露对此事立案调查,但截至目前,网上并未有此事的调查处理结果的报道。

国际红会的位坂和隆也表示,有的国家红会出租备灾仓库,是为了创收从而保持可持续运营状态。这种情况尤其会发生在没能从政府或者其他途径获取稳定资金支持的一些国家红会中。

公开资料显示,随着国家投资建立备灾仓库,备灾中心也于2009年7月23日由中编办批准成立,成为红会直属的财政补助事业单位。根据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关于成立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备灾救灾中心的批复》,备灾中心内设3个处级部门(综合办公室、物资管理处、灾害应急处),人员编制为12名。

“在制度上,所有的备灾中心都不能随意的由别人来租用,然后你获得利益的。在这个里面他的钱就变成捐款形式,备灾中心就可以拿这笔钱真正用于备灾中心事业的发展。”赵白鸽透露,国家财政只解决了备灾中心三分之二的经费,红会才采用“阴阳合同”的形式“以捐代租”。

“我不愿意用‘逼良为娼’这个词啊,实际上是有这样一个问题:国家投入没有,自己又不能从事经济活动,这个问题是很大的。”她说。

0 (9)

红会事业单位支出存在缺口。

腾讯财经查询红会历年财务报告发现,2011年其事业单位的人员开支、办公经费总支出为609.72万元,财政拨款212.06万元,缺口达397.66万元;2012年缺口达401.45万元;2013年缺口达672.28万元。2012年之前,红会拥有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备灾救灾中心、中国造血肝细胞捐献者资料库管理中心两家事业单位,2013年增加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

红会捐赠信息查询平台自称能查到2010年1月11日以后的所有捐赠信息。但是腾讯财经在该平台上并没有查到中迅誉华的捐款信息,随即拨打了人工查询电话。一位女接线员称,系统里能查到中迅誉华在2013年9月1日的90万元捐款,但是没有查到2012年的捐款,可能是因为“系统数据太大”。

然而,即使红会的确存在经费不足的“难言之隐”,但每年90万元的“以捐代租”价格如何确定,是否考虑过与市场价出租的数百万价差,又是如何挑选中迅誉华作为承租方,是否经过严格招投标程序,是否对中迅誉华进行过足够的评估等问题,未获得赵白鸽的回复。

三年前上任的赵白鸽,当时正好遭遇“郭美美事件”,她曾誓言:“如果两到三年仍然翻转不了‘黑十字’的印象,我自动请求辞职。”

三年后的8月初,郭美美被公安机关查实与红会并无直接关系。对此,赵白鸽对媒体表示,真正恢复中国红十字会的名誉还需要时间:“其实还会很辛苦的,我认为最重要的是,需要有几年的时间把我们的内功练好,这不是一夜之间就能转变了的,这各过程包括很多因素,一个是事实,一个是公众的信心。”

针对此次备灾仓库被违规出租,赵白鸽也承诺:“请你相信,我一定会很认真地处理这个问题。”她表示,已经正式下发通知,要求所有承租公司在8月31日把东西全部撤出备灾仓库。8月18日下午,腾讯财经再次和赵白鸽取得联系,询问整改的进展,她表示自己在开会,随即挂掉了电话。(更多红会回应,请点击查看《红会常务副会长:全国很多备灾救灾仓库都在出租》)

然而,腾讯财经掌握的消息显示,已有人向中纪委举报此事。

(腾讯财经 冯军 发自北京;刘鹏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