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 | 道德的公共视角

过去我对道德的理解,着重在从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关系出发,得到的结论就是 ,虽然没有财富的损失,但对社会的道德损害极大,因为社会失去了方向,百姓失去了信心。各人各奔自己的前程,忙着发财,不再关心全社会的是非曲直。这正是当今中国道德问题的特点。一方面经济增长很快,另一方面大家对前途失去信心,都感觉会有什么变化将要发生,等着这一天的来到,过着过一天算一天的日子。这实在是一个危险的社会。共产党的领导人多次说过,贪污腐化会亡党亡国,这不过是从党的执政地位来考虑,不肃清贪污腐化共产党会下台。其实它的危害性远不至于此。它使社会分散化,原子化,失去了凝聚力。除了钱能够调动人的积极性,其他社会公益,社会正义,公共利益都不在关心之列。相反,一个人过于关心社会的正义,反倒是危险的。因为侵犯了政权的垄断性。个人积极参与反贪污,是一件危险的事业。这样的例子已经很不少了。 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道德问题越来越成为社会问题,而不是个人之间的问题。用是否侵犯个人利益来解释道德的是非,已经远远不够。这引起我的思考,到底什么是道德。我并不想放弃道德的功利主义解释。因为给人类带来痛苦的规则决不可能是符合道德的。道德最终必须落实在每个人的利益上,这个利益不仅仅包括物质的,也包括精神的。反之,给社会带来痛苦的规则,肯定是不道德的。毛泽东所创导的斗争哲学,把斗争本身看成是追求的目标,提倡人与人斗,斗得别人妻离子散,寻死上吊;斗得大家饭也吃不饱,把时间都用在教别人痛苦上。到最后,斗人的人也被斗了,社会成为一个巨大的制造痛苦和悲剧的大机器,造成全社会痛苦总量的极 “私心不但不应该反对,反而是应该保护的。尤其是要保护别人的私。因为自己的私本来就有自己在保护着,问题往往是自己侵犯了别人的私。也可能是别人的私心膨胀,侵犯了我的私。总起来看,是彼此因为私心膨胀而彼此侵犯。所以道德问题的核心是克制自己的私心,不要损人利己。” 市场上我们看到的许多丑恶现象并不是私心造成的,而是侵犯了别人的私。强调保护彼此的私心是从传统的计划经济道德观改变到市场经济的道德观中,一个必须重视的观念改变。但近年来我在道德的再思考中,感觉需要做一些重要的补充。

道德的公共视角 天则经济研究所 茅于轼 过去我对道德的理解,着重在从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关系出发,得到的结论就是 “私心不但不应该反对,反而是应该保护的。尤其是要保护别人的私。因为自己的私本来就有自己在保护着,问题往往是自己侵犯了别人的私。也可能是别人的私心膨胀,侵犯了我的私。总起来看,是彼此因为私心膨胀而彼此侵犯。所以道德问题的核心是克制自己的私心,不要损人利己。” 市场上我们看到的许多丑恶现象并不是私心造成的,而是侵犯了别人的私。强调保护彼此的私心是从传统的计划经济道德观改变到市场经济的道德观中,一个必须重视的观念改变。但近年来我在道德的再思考中,感觉需要做一些重要的补充。 在这过去的几年中,经济得到高速发展。社会的组织化程度在提高,个人和社会的关系,不但有个人和个人之间的,越来越更多地发生在个人和集团之间,发生在个人和企业之间,个人和政府之间,个人和各种团体之间。个人侵犯集团的利益的事情发生得越来越普遍。贪污腐化就是最典型的例子,这是个人的私心损害了社会的利益。贪污腐化从表面上看,并没有任何人受损,只不过是财富的转移,从一些人的手中转移到另外一些人的手中,社会的财富总量没有净的损失。从表面上看也没有谁遭受了物质损失,也正因为这样,这一类的问题更难于解决。拿法官受贿来讲,牺牲的是社会正义,遭来的是社会的无序,使道德的问题更难于解决。有些案件法官也没有受贿,只不过因为有外界的压力,做出了违背良心的判决。像这一类的事情 在这过去的几年中,经济得到高速发展。社会的组织化程度在提高,个人和社会的关系,不但有个人和个人之间的,越来越更多地发生在个人和集团之间,发生在个人和企业之间,个人和政府之间,个人和各种团体之间。个人侵犯集团的利益的事情发生得越来越普遍。贪污腐化就是最典型的例子,这是个人的私心损害了社会的利益。贪污腐化从表面上看,并没有任何人受损,只不过是财富的转移,从一些人的手中转移到另外一些人的手中,社会的财富总量没有净的损失。从表面上看也没有谁遭受了物质损失,也正因为这样,这一类的问题更难于解决。拿法官受贿来讲,牺牲的是社会正义,遭来的是社会的无序,使道德的问题更难于解决。有些案件法官也没有受贿,只不过因为有外界的压力,做出了违背良心的判决。像这一类的事情,虽然没有财富的损失,但对社会的道德损害极大,因为社会失去了方向,百姓失去了信心。各人各奔自己的前程,忙着发财,不再关心全社会的是非曲直。这正是当今中国道德问题的特点。一方面经济增长很快,另一方面大家对前途失去信心,都感觉会有什么变化将要发生,等着这一天的来到,过着过一天算一天的日子。这实在是一个危险的社会。共产党的领导人多次说过,贪污腐化会亡党亡国,这不过是从党的执政地位来考虑,不肃清贪污腐化共产党会下台。其实它的危害性远不至于此。它使社会分散化,原子化,失去了凝聚力。除了钱能够调动人的积极性,其他社会公益,社会正义,公共利益都不在关心之列。相反,一个人过于关心社会的正义,反倒是危险的。因为侵犯了政权的垄断性。个人积极参与反贪污,是一件危险的事业。这样的例子已经很不少了。

大化,这就是文革十年的社会。这种道德肯定是错误的。 现在政府当局提出了建立和谐社会的目标。这是一个重大进步。怎么达到和谐,还是一个需要进一步思考的问题。个人之间没有彼此利益的侵犯,当然是和谐的一个条件。但是还远远不够。和谐还需要社会有公认的一致准则。这个准则不但说在口头上,而且表现在行动上。千万不可以说的一套,做的另外一套。这样还不如不说。因为说假话直接破坏了社会所公认的准则。尤其是如果这是当局的行为,则将导致道德的沦丧,使人不知所从,人心涣散。 什么是当今社会的公认准则?这方面已经有大量讨论,而且结论也越来越清楚。那就是正义,人权,自由,平等。一个社会不能高举这些旗帜的,甚至于害怕这些原则的,和谐是不可能实现的,道德也必定是缺失的。 2006-11-15

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道德问题越来越成为社会问题,而不是个人之间的问题。用是否侵犯个人利益来解释道德的是非,已经远远不够。这引起我的思考,到底什么是道德。我并不想放弃道德的功利主义解释。因为给人类带来痛苦的规则决不可能是符合道德的。道德最终必须落实在每个人的利益上,这个利益不仅仅包括物质的,也包括精神的。反之,给社会带来痛苦的规则,肯定是不道德的。毛泽东所创导的斗争哲学,把斗争本身看成是追求的目标,提倡人与人斗,斗得别人妻离子散,寻死上吊;斗得大家饭也吃不饱,把时间都用在教别人痛苦上。到最后,斗人的人也被斗了,社会成为一个巨大的制造痛苦和悲剧的大机器,造成全社会痛苦总量的极大化,这就是文革十年的社会。这种道德肯定是错误的。

道德的公共视角 天则经济研究所 茅于轼 过去我对道德的理解,着重在从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关系出发,得到的结论就是 “私心不但不应该反对,反而是应该保护的。尤其是要保护别人的私。因为自己的私本来就有自己在保护着,问题往往是自己侵犯了别人的私。也可能是别人的私心膨胀,侵犯了我的私。总起来看,是彼此因为私心膨胀而彼此侵犯。所以道德问题的核心是克制自己的私心,不要损人利己。” 市场上我们看到的许多丑恶现象并不是私心造成的,而是侵犯了别人的私。强调保护彼此的私心是从传统的计划经济道德观改变到市场经济的道德观中,一个必须重视的观念改变。但近年来我在道德的再思考中,感觉需要做一些重要的补充。 在这过去的几年中,经济得到高速发展。社会的组织化程度在提高,个人和社会的关系,不但有个人和个人之间的,越来越更多地发生在个人和集团之间,发生在个人和企业之间,个人和政府之间,个人和各种团体之间。个人侵犯集团的利益的事情发生得越来越普遍。贪污腐化就是最典型的例子,这是个人的私心损害了社会的利益。贪污腐化从表面上看,并没有任何人受损,只不过是财富的转移,从一些人的手中转移到另外一些人的手中,社会的财富总量没有净的损失。从表面上看也没有谁遭受了物质损失,也正因为这样,这一类的问题更难于解决。拿法官受贿来讲,牺牲的是社会正义,遭来的是社会的无序,使道德的问题更难于解决。有些案件法官也没有受贿,只不过因为有外界的压力,做出了违背良心的判决。像这一类的事情

大化,这就是文革十年的社会。这种道德肯定是错误的。 现在政府当局提出了建立和谐社会的目标。这是一个重大进步。怎么达到和谐,还是一个需要进一步思考的问题。个人之间没有彼此利益的侵犯,当然是和谐的一个条件。但是还远远不够。和谐还需要社会有公认的一致准则。这个准则不但说在口头上,而且表现在行动上。千万不可以说的一套,做的另外一套。这样还不如不说。因为说假话直接破坏了社会所公认的准则。尤其是如果这是当局的行为,则将导致道德的沦丧,使人不知所从,人心涣散。 什么是当今社会的公认准则?这方面已经有大量讨论,而且结论也越来越清楚。那就是正义,人权,自由,平等。一个社会不能高举这些旗帜的,甚至于害怕这些原则的,和谐是不可能实现的,道德也必定是缺失的。 2006-11-15

现在政府当局提出了建立和谐社会的目标。这是一个重大进步。怎么达到和谐,还是一个需要进一步思考的问题。个人之间没有彼此利益的侵犯,当然是和谐的一个条件。但是还远远不够。和谐还需要社会有公认的一致准则。这个准则不但说在口头上,而且表现在行动上。千万不可以说的一套,做的另外一套。这样还不如不说。因为说假话直接破坏了社会所公认的准则。尤其是如果这是当局的行为,则将导致道德的沦丧,使人不知所从,人心涣散。

,虽然没有财富的损失,但对社会的道德损害极大,因为社会失去了方向,百姓失去了信心。各人各奔自己的前程,忙着发财,不再关心全社会的是非曲直。这正是当今中国道德问题的特点。一方面经济增长很快,另一方面大家对前途失去信心,都感觉会有什么变化将要发生,等着这一天的来到,过着过一天算一天的日子。这实在是一个危险的社会。共产党的领导人多次说过,贪污腐化会亡党亡国,这不过是从党的执政地位来考虑,不肃清贪污腐化共产党会下台。其实它的危害性远不至于此。它使社会分散化,原子化,失去了凝聚力。除了钱能够调动人的积极性,其他社会公益,社会正义,公共利益都不在关心之列。相反,一个人过于关心社会的正义,反倒是危险的。因为侵犯了政权的垄断性。个人积极参与反贪污,是一件危险的事业。这样的例子已经很不少了。 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道德问题越来越成为社会问题,而不是个人之间的问题。用是否侵犯个人利益来解释道德的是非,已经远远不够。这引起我的思考,到底什么是道德。我并不想放弃道德的功利主义解释。因为给人类带来痛苦的规则决不可能是符合道德的。道德最终必须落实在每个人的利益上,这个利益不仅仅包括物质的,也包括精神的。反之,给社会带来痛苦的规则,肯定是不道德的。毛泽东所创导的斗争哲学,把斗争本身看成是追求的目标,提倡人与人斗,斗得别人妻离子散,寻死上吊;斗得大家饭也吃不饱,把时间都用在教别人痛苦上。到最后,斗人的人也被斗了,社会成为一个巨大的制造痛苦和悲剧的大机器,造成全社会痛苦总量的极

什么是当今社会的公认准则?这方面已经有大量讨论,而且结论也越来越清楚。那就是正义,人权,自由,平等。一个社会不能高举这些旗帜的,甚至于害怕这些原则的,和谐是不可能实现的,道德也必定是缺失的。

本博客由茅于轼教授学术助理段绍译负责管理,段绍译手机和微信号:137 0738 8888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8月25日, 4:0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