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 | 金融要服务于农民的最迫切需要

大家都在讨论如何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金融业也不例外.但是我认为在讨论如何建设之前先要弄明白农民需要什么.千万不要花了人力物力,甚至强迫农民出钱出力,搞了一些农民根本不需要的花名堂.或者说,建设是为了农民而建设,不是为了当官的而建设;是为了农民的需要,而不是为了当官的需要.可是如果建设是由官员们主导,不是由农民自己主导,农民处于无权的地位,这样的结果恐怕很难避免.所以说,建设新农村首先要的是恢复农民自我管理的权利,建设村民自治机构.从根本上防止建设新农村的工作脱离了正常的轨道.这就涉及到农村的政治改革.如果有决心,事情也不见得太复杂.只要想做一定能够做成功.

农民最需要的是什么?根据我的多年观察,最需要的是生了病能够有钱治.生病是使农民陷入贫困的最主要的原因.现在农村总的情况比改革以前有了很大改进.吃不饱饭的基本没有了(营养不足的还很多),如果没有天灾人祸,平平安安的日子是能够过得上的.但是一旦生病,多半的家庭立刻陷入巨大的困难.尤其是因小病没钱看,拖成了大病,最后丧失了劳动力,这个家庭就很难翻身,需要长期的救济.解决农民看病的问题,不但是直接帮助了农民,而且能够提高全社会的经济效率,改进全社会的福利水平.

金融业在这方面是可以有所作为的.那就是开展农民医疗保险.在全民免费医疗服务还做不到的时候,这是一个最现实的办法.据我所知,外国的学术机构和公益机构已经在我国西部地区开展农村医疗保险服务若干年了,取得了许多可贵的经验.大多数的办法是农民自己出一半,国外机构帮助另一半.如果由政府来做,这另外的一半由政府来出.假设每个农民一年的保险费是100元,政府出50元.全国8亿农民,政府一年出400亿就可以基本解决农民看病的问题.而且政府的这400亿并没有白出,因为农民生病得到治疗,减少了农民劳动的损失,他们的产出会增加,也就是国家的GDP增加,政府能够从中得到税收回报.农民的医疗保险要有操作单位,保险属于金融业.所以金融业是可以参与建设新农村的.而且是有利可图的.只不过这是一项很费力的工作,是劳动密集型的工作,可以增加不少就业机会.

农民最需要的其次就是孩子上学.现在国家免了义务教育的学杂费,孩子上学上到初中毕业,理论上应该没有问题.问题在初中升高中.升高中的门槛比升大学的门槛还高,这一步被淘汰的比例是最高的.据2004年的统计,初中毕业能上高中的只有38%;而高中毕业能上大学的倒有49%.初中毕业在社会上找工作只能做力气活,收入很低.有高中学历条件就好多了.所以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是帮助初中生上高中.大学有助学贷款的办法,而高中则没有.应该考虑开办高中生的助学贷款.让家境贫困而愿意上学的孩子都有可能读高中,并有机会进大学.

如果国家准备拿一笔钱用于新农村建设,可以考虑先解决农村债务问题.我国有些地区农村债务问题非常严重.不但影响许多工作的开展,而且还闹出人命案子.湖北就是这样的地区.村干部因为被群众逼债而自杀,农民因为讨不着债而自杀的事,时有所闻.至于因讨债而动武则更是经常.在这种地方,人群关系紧张,一切牵扯到用钱的事都没法去做.比如要集资修路,过去的债务未清,怎么能开口再去要钱?建设新农村必然要用钱,有了债务绕身,任何有关钱的事情都会受影响.过去的债务之所以发生往往和政府有关.比如为了完成税收计划,一级逼一级,最后没办法就问老百姓借钱.举债人有村长,书记,或者乡镇企业的老板.他们作为债务人实际上是无辜的.可是债权人却有权讨债,矛盾就此发生.百姓迫切盼望政府能帮助解决这个问题.除了政府别人恐怕很难介入.

上面提到的医疗,上学,债务等问题,如果农民收入能够迅速提高,都能够慢慢缓解.所以提高农民收入是最基本的新农村建设.这方面金融业可以大有作为.首先是开展小额贷款,帮助有劳动力而缺乏资金的农户搞生产,增加收入.这个问题已经有许多文章讨论.此处不再重复.还有就是给农村的企业家贷款.农村企业要发展,它能够增加农村就业,是农村富裕的必由之路.这种业务和小额贷款业务非常不同.不仅仅是贷款大小不同,而且性质也不同.贷款员要有专业训练,贷款的发放不仅仅看信用,还要看项目的经济可行性.这种贷款额度从几万到十几二十万元的业务是一个相当新的领域.我国的金融业可能还缺乏经验.

农村迫切需要解决的另一个问题是调整地块.土地的长期承包制执行以来,家庭和人口结构已经发生巨大变化,过去一家一户的零星小块土地非常不便于耕作和管理.农民迫切需要地块的调整.这是一项十分复杂的工作,特别是牵涉到两个村庄时更难处理.但是如果地块能够标价,再加上金融业的介入,事情就简单得多.这里不一定要土地的私有化,只牵涉调整中发生的土地价值的不均等,拿钱补足交换中的不平衡.至于土地价值的确定可以通过竞标来发现.这项工作如果没有金融业的参与,光是村行政是搞不成的.所以金融业在建设新农村中是大有可为的.这几项工作能够真正造福于农民,比那些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要好得多.

本博客由茅于轼教授学术助理段绍译负责管理,段绍译手机和微信号:137 0738 8888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8月20日, 8:42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