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网 | 这些年 退休高官透露过的“秘密”

来源: 博客 近年来,中国出现了一种有趣的现象:退休高官越来越敢讲话,常常成为现行管理方式的“吹哨人”(Whistleblower)。

有的退休高官是在“两会”上“放炮”,因为他们具有全国政协委员或人大代表的身份。有的是在一些高层次学术论坛上说真话,他们作为当年“实际操盘人”,知道大量重要的、秘而未宣的数据。这些数字的公布,常常可以改变舆论的走向。

那么让我们看看,近年来部分退休高官吐露的真言:

原国税总局副局长许善达

2014年7月30日,在北京举行的“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上,已经退休的许善达透露了两个惊人的经济数字。第一个数字是,到今年上半年为止,“政府收入”占同期GDP的比例上升到了44%,处于非福利国家的较高水平。所谓“政府收入”,在中国主要有四块:公共财政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社会保险基金收入,国有经营性资产收入。许善达透露,由于第四项只有1000亿左右,所以被他忽略不计。今年上半年,全国财政收入为74638亿元,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为25968亿元,社会保险基金总收入为17096亿元;而今年上半年我国GDP为269044亿元。据此计算,上述三项政府收入占GDP的比重为44%。第二个数字是“社保费率”,个人工资交的占工资总额的8%,企业交的相当于工资总额的20%,加起来是28%,在全世界排在第五位。其实许善达这里说的“社保费率”应该是养老保险的费率,如果加上失业保险、医疗保险等社会保险项目(不含住房公积金),单位和个人的总负担相当于工资的40%。

“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李毅中

在许善达参加的这个论坛上,另一个退休高官李毅中也透露了一组重要数据。在会上表示,2013年,当年的投资和GDP的比例达76.7%,而这个比例“十一五”是59.5%,“十五”是41.58%,“九五”是32.83%,随着时间的推移,固定资产投资和当年GDP的比例是越来越高。

原中组部长张全景

2006年11月,已经退下来的张全景在接受采访时,批评了“官多为患”的现象。他说:“一个省有四五十个省级干部,几百个乃至上千个地厅级干部,一个县几十个县级干部,可以说古今中外没有过。更何况一个省、市除省长、市长外,还有八九个副职,每个人再配上秘书,个别的还有助理。解放初期,一般就是一个县委书记,一个县长,或加一个副职,甚至没有副职,现在讲克服官僚主义,减少事务,减少应酬,就这么一种体制,怎么克服,怎么减少?现在这么多人既增加了开支成本,又滋长了官僚主义。”

原中纪委副书记刘锡荣

在2012年“两会”上,原中纪委副书记刘锡荣说,因为没有“编制法”,给“买官”、“卖官”留下了无限的空间。“要是只有一个岗位,那还买什么呢?有的地方秘书长就有十几个,这怎么可以啊,官满为患啊!”他说,“过去一个县委,百把人以上就是大县委。现在我到乡镇去看,一个乡镇有三四百名干部,小汽车停了好几排。”“老百姓再勤劳,也养不起这么多官啊!”

原证监会副主席李剑阁

曾担任过证监会副主席,现任申银万国董事长的李剑阁,2014年4月在博鳌论坛上,向与会的代表和记者揭穿了中国股市的一个秘密:厕所与股价异常波动的关系。他说,不少上市公司在召开董事会,讨论重大事项的时候,常常会有监管部门和当地政府部门的官员不请而至,要求旁听会议。旁听的人,常常比公司董事还多。由于这些人掌握实权,可以决定上市公司命运,所以企业无法拒绝。在会上得知重要内幕信息后,不等会议结束,就有人争着上厕所,然后上市公司的股价就开始波动。

原证监会副主席高西庆

2013年12月,原证监会副主席,中投公司副董事长高西庆在三亚财经论坛上说:“我到证监会不久,证监会刚成立没几天,我们在开会时,我觉得证监会的发行审批这个权力不应该有,应该放出去。但有人就告诉我,不能这样说,不然把证监会的饭碗砸了,我才知道证监会还有饭碗的问题。”高西庆的话,透露一个大秘密:所谓行政审批,很多时候压根就不是为了管理好市场,而是为了官员寻租。

原银监会主席刘明康

2014年4月1日,深圳举行第二次前海合作区咨询委员会会议,银监会前主席刘明康在会上表示,领导层长期压制深圳金融市场,深交所就是案例。

他的原话是:“更不要说上面长期对深圳的金融市场还是有一种压制,这是明摆着的。我实事求是地讲。不然的话,深圳交易所也不会像今天这个样子。”这一讲话,将深圳自1997年以来面临的问题一针见血地指了出来。也就是说在发展问题上,深圳要“克己复礼”,让着香港、上海,甚至还要让着北京。

原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

他2006年在一次演讲中,披露了大量让人吃惊的数据:2000年,WHO进行成员国卫生筹资和分配公平性的排序中,中国位列191个成员国的倒数第四(188位);2003年,卫生部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患病群众48.9%应就诊而未就诊,29.6%应住院而未住院,44.8%城镇人口和79.1%的农村人口无任何医疗保障,城镇职工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的约1.3亿人,享受公费医疗人数为5000万人。另据监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国党政部门有200万名各级干部长期请病假,其中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了干部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开支巨大。

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

2014年“两会”前,国家卫生计生委出台新规:5月1日起,医疗机构和住院患者要签署《医患双方不收和不送“红包”协议书》。在“两会”第一天,黄洁夫以全国政协委员、肝胆外科专家的身份炮轰这个新规。他说,“这是对我尊严的侮辱”。“这很可笑。你签那个字有效吗?你能制止红包吗?你能制止回扣吗?”“如果叫我签,我就说我进医学院时就已经签过了,这个承诺是终身的。医学生进学校的第一天就要宣誓。如果一个人要不断宣誓,他的誓言是没有效的,也损害了这个人的尊严。”

原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

张保庆是2005年10月因年龄正常退休的,在退休前两个月,他在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放了一个响炮。他当时谈的是以国家助学贷款为重点的高校贫困家庭学生资助工作。他将矛头直指某些地方政府。“资助困难高校学生的问题是一个老问题,但也是一个大问题,是一个到现在还没有得到满意解决的问题……我去年在网上听到一句话,这句话我听了很伤心,就是我们在喊空话、作秀、落实不下去。”

然后他点出了八个工作不力的省市的名字:“八个省市我可以说说,分别是海南、天津、黑龙江、内蒙古、青海、宁夏、甘肃、新疆。这里要说一说天津,他们的特点是基本上几年没有动。海南一个都没有贷出去,天津一个没贷出去。不贷没关系,你要有勇气的话,你们来点。不点的话,我会点出来。”这次发布会后来被媒体解读为“张保庆发怒”,“教育部门被迫捍卫中央权威”。

关键字: 退休高官 吹哨人 言论 栏目: 财经观察 首页重点发表: 精品导读 作者: 天天说钱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4年8月4日, 11:49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