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芳的玉兰花盛开,预示着上海的春天已悄然来临,来上海创业发展的众多外国侨民则完全沉浸在为他人着想的消遣活动中:讨论何处可品鉴到最正宗的本帮菜。

坐在上海外滩魅力酒吧(Bund’s Glamour Bar)的M餐厅,我与两位美国人、一位法国人以及M餐厅老板米歇尔•加诺特(Michelle Garnaut)为话题争得不可开交。加诺特于1999年创办了这家高端餐厅。我建议大伙再次去上海浦东文华东方酒店(Mandarin Oriental Hotel)的“雍颐庭”中餐厅(Yong Yi Ting),我前天曾在此用过餐,那儿的点心超赞,但大家都礼貌地对此不置可否;另一位朋友提议去锡伯新疆餐厅(Xibo),那儿的特色是羊肉、馕饼以及西北餐饮;还有一位则推荐去凯悦酒店的新大陆中国厨房(Xindalu in the Hyatt)吃北京烤鸭,当然期间也提及了另外好几家上海本帮菜馆。

尽管有些话题的探讨蜻蜓点水,但在上海已居住好几年的外国友人仍对此念念不忘,比如说有些餐馆,尽管菜味上乘,但因服务及卫生差强人意而让人大失所望————最后加诺特转向我说:“您应该尝一下鼎泰丰(Din Tai Fung)的上海特色小笼包。”

动身前往上海某大型购物中心(这样的大商场在上海数量众多)时,一下子就勾起了我的兴趣。鼎泰丰集团的口碑好,本人一直有所耳闻。鼎泰丰集团创办于台湾,如今它的分店已遍布太平洋地区(Pacific Basin)的许多城市,它的小吃无与伦比、员工培训一丝不苟以及卫生状况严格认真,因此声名日隆。

周日晚上7:30,我排队订餐桌时,亲眼目睹了鼎泰丰精致服务的两个方面。就在我的左边,玻璃橱窗后面的10位厨师正专心致志地包特色小吃小笼包。小笼包子塞满了剁碎的各种肉馅及鱼肉馅,而后再加一点汤汁;正宗的包子面皮需要捏出18道褶皱,它们是真心实意与心灵手巧的结晶。

我站在那儿看得如痴如醉,直到端着几杯茉莉花茶的托盘服务员轻碰我的胳膊肘才猛然回过神来。制作包子的过程,我们用完餐后划征询意见卡等等内容、以及服务员宾至如归式的笑容,都是全心全意为客人服务的活生生例子。

鼎泰丰的美食美仑美奂,包子味道鲜美(凉热适中,刚好不烫嘴);风味馄饨同样味道超赞,最好吃的当数蟹黄豆腐煲————这是上海人喜欢吃的一道美味佳肴。但是,现场的其中一个场景,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伦敦:好多食客说的是法语。

在毗临洲际酒店(InterContinental Ruijin)的瑞福园餐馆(Rui Fu Yuan)吃午饭时,我发现自己除了比多数中国客人年纪轻很多之外,还是唯一的外国客人。

40多年前刚开办时,瑞福园餐馆是人民食堂(People’s Dining Hall),它最后在上世纪90年代末改成了餐馆。如今瑞福园仍是国营性质,我的上海本地朋友不由得开玩笑说“这儿不收小费,因为这儿没啥服务。”

事后证明,说得有些轻率了,因为我们翻阅厚厚的菜单时,服务员依然笑容可掬。让我们高兴的是:菜单上的菜品照片制作精美,我们最后从中点了自己心仪的菜肴。

我们先要了鲜肉大包(包子底面香脆,上面洒有芝麻);而后是一盘油爆小河虾,接着是一大砂锅大黄鱼(淡水鱼)棒打小馄饨以及红烧鳝丝(烧成上海人最喜欢的甜味)。服务员先是把放在红色塑料桶里的活蹦乱跳的螃蟹拿过来给我们看,而后再把它送回厨房油炸烹制。我用筷子夹起带肉的蟹壳,试图想把里面的蟹肉吸出,实在让我力有不逮。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