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反佔中的真人真事

文:王瀚樑 浸大學生會外務副幹事長、學聯常委

真人真事。話說剛才學生會O Camp,其中一個環節結束後,我負責收拾場地。因為不想勞煩工友,所以自己將一堆垃圾倒進垃圾袋裡,然後拖拉至垃圾房。結果垃圾袋卻穿了,垃圾瀉滿一地,只好去工友室再借垃圾袋。

在等候期間,工友室內卻有以下對話。

男工友:喂你地後日去唔去個遊行呀?
女工友A:遊行!係咪九點半架?
女工友B:唔係呀,好似係十一點半定一點半架個個
女工友A:咁我剩係去幾個鐘得唔得架?有幾錢收既先!
男工友:無錢收架,義工黎架。
女工友A:無錢?講笑咩,少個仙我都唔去呀!
女工友B:三十五蚊一粒鐘我都唔黎啦,計我話起碼要五十蚊呀!
女工友A:即係有幾錢姐喂!
男工友:無錢收架!不過有車馬費,三百蚊囉。
女工友A:扯咁咪即係有錢,又呃人無錢,無錢搵鬼去咩!

然後他們發現了我。

女工友A:咦靚仔!係度做咩呀?
我:借垃圾袋呀。
女工友A:垃圾袋?一個定兩個先?
我:一個就夠架喇。
女工友A:但係我地呢度買一送一架喎,借一個就比多個你!
女工友B:嘩咁好,咁你有無女朋友介紹下比靚仔呀,買一送一架喎要!靚仔你快D問下人啦!
我:哈哈唔駛喇……

最後她們給了三個垃圾袋我。

她們是香港人,也是最典型的香港人,而我相信,她們都是善良的人。然而,一個善良的人,在三百元面前,卻選擇了做我們認為無可置疑是邪惡的事。也許是因為三百元對她們來是很重要,也許是她們比我更明白三百元所代表的勞動、血汗,也許是她們不知道這三百元所買起的是香港的未來,也許是她們不知道這三百元背後是無數的劉曉波、胡佳、陳光誠、高智晟……

她們雖然只是網絡世界中的一個小故事、一種少數,卻是現實世界的大多數,就在我們每一天生活的附近。罵她們是「港豬」、鄉愿,或者能把她們排除出我們的世界之外,但她們確切地能令我感受到平庸之惡的可怕、恐怖。

我們需要的不是責難,是同行

我們自然不清楚建制力量動員了多少人力物力為反佔中造勢。而我們大概也不清楚,這些善良的人,為何要為了三百元,替壓迫自己的政權添磚。如果我們承認惡之平庸,那麼,在自己圈子以外,我們願意放下平常的大聲疾呼、道德譴責以至反唇相譏,由她們的眼睛出發,理解她們的想法嗎?在輕言「喚醒她們」前,我們對她們在生活各層面所承受的經濟與文化壓力,有足夠的認識嗎?

在龐大的建制機器面前,我們別無他途。只有集合大眾的力量才能改變不公義,只有每個人都不甘再成為建制的磚頭,那道高牆才會土崩瓦解。我們必須相信,每個人只要有合適的條件,都有能力分辨正義,最終都有能力為正義而抗──儘管這條路可能很長。對於與我們同是雞蛋的她們,我們需要的不是更多責難,而是同行。「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爭」這句口號,唯有如此理解,才能完整。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4年8月16日, 4:45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