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泥马语词典”(英文版翻译为Grass Mud Horse Lexicon)是中国数字时代的一个中英双语项目,自2010年以来持续收集了许多在网民中热传的种种时政词汇,比如“天朝”、“这是一个奇迹”、“法律不是挡箭牌”等等。我们在不断完善和补充词条内容的同时也希望能将新出炉的“草泥马语”与大家一同分享。

探索纪念碑
(漫画“探索纪念碑” by 邝飚)

探索性失误

2014年9月22日,中国社会科学网发表了一篇题为《对“三年困难时期”人口非正常死亡问题的若干解析》的评论文章,并得到了包括人民网、新华网等各大官媒网站的转载。该文作者北原称“某些西方敌对势力”反复炒作并夸大中国三年大饥荒的死亡人数,企图“动摇和否定”中共的执政合法性。文章中备受争议的最大焦点,是北原将三年大饥荒称作“中国共产党在探索建设社会主义道路过程中所犯的错误”,是“一种探索性质的错误”。这种对三年大饥荒轻描淡写的做法迅速引来大量网民的围观,许多人对此表达了不满和愤怒之情。

以下评论均由数字时代编辑收集自新浪微博:

弹弓子I:武松踢开房门,见二人正一丝不挂躺在床上,大怒:嫂嫂,你为何要毒死我那可怜的哥哥?金莲:叔叔不要动怒,说什么毒死太难听了。我诚心给你哥治病,无奈他体内病菌太多,很难根治。我听说砒霜能杀菌,这才寻来给他服用,不过是探索性治疗的一次失误。武松一指二人:这又算什么?西门庆:我也是在探索。

partener009 :#村里老汉说# #探索性失误# 洪森没有说柬埔寨200万条生命是探索性失误,戈尔巴乔夫没说苏共治国是探索性失误,德国没说希特勒屠杀犹太人和发动二次世界大战是探索性失误,日本没说屠杀中国人搞大东亚共荣是探索性失误,偏偏那帮魔鬼说饿死斗死几千万人是探索性失误。

王安史:把饿死了几千万人当做探索性失误,关键是死皮赖脸的不承认这个事实,真是高级黑。更高级黑的是历史书上一直写着7分天灾加上苏联3分人祸的撤援,荼毒这一代又一代。最高级黑的是宣萱经常谴责日本,说日不尊重历史,歪曲事实,令中国人民痛心。怎么自家的事就说不清楚了?

胖子-天佑:我干女儿说:毛左的逻辑就是,饿死人不是他的罪,最多是探索性错误;而不饿死人就是他最大的功绩。

草民杜楠:安培声明:当年日军进入中国是探索性质的错误,至于某些人对南京大屠杀极力鼓噪,值得警惕。

胖子天佑 :干女儿对我说:二战时期时期全球人口非正常死亡,是希特勒先生和东条英机阁下为世界和平的努力过程中所犯下的探索性质的错误。

余三好_ :我外婆今年86,依然对那三年刻骨铭心,总是告诫我们不要浪费粮食!因为她看着自己父母哥哥嫂子姐姐所有的至亲全都活生生的饿死,这种对心灵的冲击和震撼没有亲身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永远无法体会!岂是你一句「探索性失误」可以掩盖的!真是够无耻的!

作家崔成浩 :1994年起的10年里,朝鲜经历了“苦难的行军”,很多人因为饥饿,离开了这个世界。实际这个阶段,是金正日将军在进行革命的探索,既然探索,就难免会有损失。即便是童年的金正恩元帅,也时常以玉米充饥,由于长期营养不良,身体都浮肿了。

阿丁 :有关“探索性失误”,想起一则苏联笑话。问:xx主义到底是科学还是艺术?答:当然是艺术,如果是科学应该先拿小白鼠做试验……

李宇晖_Huey :新华网、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中国社会科学网同时刊发一篇文章,认为三年饥荒是“探索性质的错误”。大家还放心让他们继续探索下去吗?

五岳散人 :新华网谈三年大饥荒“这一错误是中国共产党在探索建设社会主义道路过程中所犯的错误。也就是说,既然是探索,就有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因而,这是一种探索性质的错误。”——嗯,能理解,谁实验还不弄死点儿小白鼠啊,对小白鼠不需抱歉。

王周生:前几年采访一外来媳妇,河南人,她说村里有个妇女,脖上一道疤。5岁时,村人一个个饿死,父亲狠狠心,要在她和弟弟之间吃一个。儿子要留根,只能吃女儿。动刀之际,大哭小叫。有人敲门,大队干部在门外说,别哭了,下午发救济粮!于是她和弟弟活了下来!这段话打死我都不会忘,写下手抖。

杜君立:将无数人死难的人为制造的大饥荒暴政说成“探索性试验”,将无数人被屠杀虐待羞辱的文革暴行与普通刑事事件相提并论,这不仅是美化和伪饰有组织的暴行和暴政,更是混淆人类文明的基本常识。这与当局将专制独裁杀人的罪恶说成“错误”如出一辙。

王周生:“”,让我睡不着觉。那时我十几岁,亲见三伯到上海求助,他一家吃了半个月野菜,饿死边缘。家乡启东鱼米之乡,没遭灾,粮食哪里去了?大姐是农村干部,说了真话被批判。几十年来,如此惨烈饿死人事件,却纠缠于数字,责境外反动势力,毫无检讨之意,今又在百姓伤口撒盐,是可忍,孰不可忍!

zzhjpp:当年的墨索里尼、希特勒、东条英机太傻,他们居然没想到向大家解释,自己只是犯了个探索性错误。

GYTV:大概理解那句话了,你们还活着就是政府的仁慈。

何三畏V:只要为坏事辩护,就是传播正能量。做坏人没有门槛。某些话说得像高级黑,也被当局笑纳。比方这回一位人渣说饿死千万人属于“探索性错误”,新制度就是要“探索”。这可以直接判为“变着法子恶攻”了,可是,在官方纸媒上发了不算,新华网还转发。谁还在为党国的形象负责啊?体制里面混进多少高级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