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东步亮:“刘云删”如何塑造中国良好国家形象

活在宽容中
(漫画 “活在宽容中” by 邝飚:“感谢不杀之恩”)

9月14日,中共召开全国外宣工作会议,中宣部长刘奇葆出席并讲话,要求“深化中国梦对外宣传”,“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阐释好中国特色”,以塑造“良好国家形象”。

中国人、中国家庭、中国社会的故事确实很多,下面我们就来讲讲几个中国人的故事。可是,中国还有“良好国家形象”吗?

就在中共召开这个“外宣工作会议”的当天,中共已经以实际行动做了一次“对外宣传”:着名“公知”──一个不停地被禁言、最后被销号的“大V”,一个写的书难以出版、书都印出来了也只能封存在仓库里的作家,一个获得众多选民支持、却连候选人资格都无法获得的人大代表参选者,一个被《环球时报》点名“@李承鹏被销号,早晚注定发生”的公共意见表达者,在所有在中国谋生的手段和渠道都被堵死之后,被迫离开中国,前往美国哈佛游学。

把异见分子和不听话的文人们全部逼出国门,这就是中共以实际行动给世界塑造的“良好国家形象”。

李承鹏当然不是第一个。

以在北大求学期间出版处女作《火与冰》出名的青年作家余杰,因为发表了若干对中国社会、文化、教育等领域进行尖锐批判的文章,毕业之后即失业,找到工作却被有关方面打招呼“不准接收”,从此被迫长期靠稿费生活。但在他成为《零八宪章》的起草者刘晓波的好朋友及在香港出版《影帝温家宝》等作品之后,他又被中共宣传部门和国安部门全面封杀,不能在任何公开刊物上发表文章,不能出版着作,甚至在报刊和别人的着作中,他的名字都不能出现。再后来,他更是被软禁、绑架,关入监牢,施以酷刑,打得半死,送到医院时已奄奄一息,连医院都不愿接收,是他的美丽贤惠的妻子央求医院才救活了他的命。若继续在中国呆下去,他必被折磨至死。身体恢复后,他即被迫向北京市公安局写下“保证书”,逃离了中国。

时评作家长平,“3‧14西藏事件”后,因发表文章呼吁中国政府与达赖喇嘛对话、批评中国政府阻止外媒进入现场采访,先是从《南都周刊》副主编职位上被调离,担任南都传媒研究院研究员的虚职,后来,又因为拒绝承诺不再写时评文章,而被以“合同到期”为由解聘。他到香港主持杂志编务,却无理由地无法获得工作签证。当他离开中国前往国外访问,乾脆就只能长期滞留国外,再也回不来。

与长平同在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工作的南方周末前评论员笑蜀,被有关方面逼迫“休学术假”离职之后,先是准备去一所大学教书而被“看不见的上级部门”阻止,接着在北京被绑架回广州。目前在台湾访问已一年的他,近期能否安全地回到大陆,恐怕要打个大问号。

在李承鹏离开之前刚发生的故事是,以针砭时弊知名的漫画家变态辣椒,因为新浪、腾讯微博帐号同时被关闭,百度相关网页被删,在淘宝上与他人合伙开设的代购网店被封,“遭受此生最严厉的封杀”,数十家官方媒体网站又同时转载一篇要求查处他的文章《看清“变态辣椒”亲日媚日的汉奸相》,传出要“办”他的讯息,被迫滞留日本。

在上述这些人之前,不包括因六四被迫离开的,还有作家廖亦武、学者何清涟等等一批人,都是在中国国内因文字而得罪当局,被禁、被封、无法发声,经济来源被切断,正常生活和交际受限,被逼走投无路,被迫离开故国,流亡海外。他们以自已的亲身经历,书写了中国的“良好国家形象”。中共在海外花费巨额纳税人钱财所做的“良好国家形象”宣传,都抵不上这些人中任何一个人的亲身遭遇所体现的“中国国家形象”,都没有他们的故事有说服力。

中国网友们最近给中共意识形态的最高主管改了一个名字,叫“刘云删”,即他最擅长、最爱做的事就是下令删稿、删文、删帖。其实这是一个客气的说法,他更准确的名字或许叫做“刘云逼”、“刘云赶”。因为把中国爱说话的文人们全赶出去、全逼出去,才是他过去、现在和今后最大的功绩。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