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滕彪:中国人权有进步吗?

背景新闻:世界人权日
(漫画 “世界人权日” by 巴丢草)

在我从事人权工作的十多年中,被“喝茶”大概有上百次了,大多数情况下国保问的是一些具体问题。被绑架和秘密关押有3次。这时候国保就有时间和我去讨论一些比较宏观的问题。他们经常疑惑地质问到:为什么你不去说中国人权进步的一面?一个特务还自认高明地打了个比方:一间漂亮的屋子,你为什么总盯着垃圾桶?

——且不说人权法治问题不能被比喻成垃圾桶,就算是,当垃圾桶产生毒气的时候,夸这屋子漂亮的,还是人吗?我回答说,批评政府,是公民的权利,却同时也是知识分子的责任。唱赞歌的那么多,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央视、御用文人、理中客、自乾五,我何必凑这热闹。

不过这么回答,好像暗示了人权有进步的说法。中国的人权状况真的有进步吗?

进步退步,要有个参照系。和无法无天、杀人如麻、人人自危的毛时代相比,当然有进步。那么和后毛年代相比如何?这也要看具体情况。和抛开程序、冤案无数的83年严打相比,算是有进步。但民主墙时期言论比较开放,1989年民主运动期间有8天左右的时间,新闻几乎是完全不加审查的。现在当然比不过。

退步的地方还有不少: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已经远远跌破人类文明的底线,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被虐待致死;对基督教和其他宗教的镇压正在加强,尤其地下教会正在遭遇寒冬;2013年春天以来,对维权人士的大肆抓捕和审判已经超过2011年的造成大量失踪和酷刑的“茉莉花”专案,成为1989年来最残酷的一波镇压;访民群体,被任意羁押、滥施酷刑、株连家人,自由尊严被剥夺殆尽;血腥的强拆圈地还在持续。在香港,中共对选举、经济、媒体、教育等方面加强渗透,2014年“610白皮书”和“831决定”彻底撕破脸皮,香港民主处在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在整个藏区和新疆,毫不顾及法治和人道主义的铁腕政策,已造成巨大的人权灾难,那里的恐怖统治已经到了人人自危的程度。在130多位藏人自焚的事实面前,谁还能说出中国人权进步的话来,真是不可理喻。

整体上,对于保障人权的至关重要的根本司法制度和政治制度基本没有任何变动:严格的一党制,没有真正的选举,没有三权分立和司法独立,没有军队国家化。任何一个维持这些制度的政权之下,想有新闻自由、信仰自由、人身自由和司法公正,都是痴人说梦。

好了,姑且无视以上这些事实,我们只讨论人权有进步的一面。

原来没有互联网,现在有了。尽管网络审查无时无之,尽管中国是世界上四个封锁facebook的专制俱乐部中的“其他国家”,但互联网提供的表达空间、言论尺度和公民连接,是网络出现之前无法相比的。公民社会的发育比以前更成熟了,非政府组织越来越多,一些不涉及政治敏感议题的NGO,比如环保、教育、扶贫、艾滋病、同性恋、劳工维权等,活动空间比以前大了。1997、2003、2013年分别废除了收容审查制度、收容遣送制度和劳动教养制度,非司法羁押方式少了几种,虽然还剩很多。2007年死刑覆核权收归最高法院,据说死刑数字有所下降,虽然这还是国家绝密。户籍制和计划生育稍有松动,虽然离彻底废除这两项极其反人性的制度还很遥远。法律职业化有所发展,虽然司法还跳不出党的手掌心。其他如政府信息公开制度的初步建立,选举制度中四分之一条款的废除,刑事证据制度的完善等等,都可以作为法治人权领域“进步”的例子。

其实,退步和进步有时候是一个现象。比如人权律师的聚会,和2005-2010年相比更困难了,被骚扰的概率高多了,这么看是退步。但十多年来,人权律师人数剧增,在行动规模、行动次数、互动联合、组织水平、政治诉求等方面,都大大进步了。

问题是,这些“进步”是如何取得的?是共产党恩赐的?是政府主导的?被普世价值指引的?非也。推动这些进步的,是国人不屈不挠的抗争。幸福不会从天降,自由主义等不来。没有抗争,就没有人权进步;民间抗争的压力使政府在不改变整个政治体制的前提下做出有限让步,民间的行动和牺牲撑开了自由的空间,这才是人权进步的根本原因。按照1980、1990年代因言获罪的标准,现在需要投入监狱的网民恐怕数以百万计。毫无疑问,这不是出于当政者的善心,而是因为敢言人数的增加,尤其是勇敢的因言获罪者的试探和牺牲,对其他言论者无疑起到鼓励和保护作用。

而在政府认为民间力量有可能威胁体制的领域里,其控制打压,就绝不手软。民间组党实践、绝食抗暴、公盟、新公民运动、零八宪章、南方街头运动等等,都是例子。总体而言,政府乃是人权进步最大的阻碍,而对人权进步做出最大贡献的,是那些付出巨大代价而坚持抗争的行动者。高智晟,胡佳,胡石根,秦永敏,刘晓波,许志永,唐荆陵,伊力哈木,郭飞雄,张林,朱虞夫,吕耿松,刘萍,李旺阳,曹顺利,浦志强,陈西,,刘贤斌……。

我曾写过,社会的进步主要应该是归功于先驱者、勇敢者、持续进行战斗的公民,而不是搭便车的人。一场战斗,你不能够因为冲在最前面的人都战死了,就把胜利归功于那些幸存的人。幸存者立功受奖,旁观者坐享其成,但是对这场战争贡献最大的,是那些在黎明之前倒下的人。有人竟把“进步”的原因归结为侵犯自由、压制抗争的专制力量,要么是良心有问题,要么是智商有问题,要么是都有问题。

2014年9月7日, 12:32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