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 | 学毛著学成反革命

冉又按:最近社科院院长王光伟的言论,让你想起点什么呢?好,让我们重温他的思想及言论基础吧。你觉得他的言论只是荒唐么?他还真有制度基础,不只是流于恐吓。这是几年前所录的一则旧闻,由于搬过家,找半天图片及原件没找到。用吴昌大另一幅存在我电脑中的照片作替代。

学毛著学成反革命并非个例,甚至抬巨幅毛泽东画像,不小心戳破,而打成反革命者也时有所闻,这犯了没有舍命保护领袖画像的罪行(你看到朝鲜一名少女在洪水来临时舍命保护金日成画像之类,你千万不要以为是瞎编的)。你以为这只是那时的愚民洗脑才有的结果么?你从小都在唱,现在还在KTV歌厅点唱的“五星红旗,你比我的生命更重要”,你真的忘记了么?恐怕只是被洗脑得进入了自己的血液而不自省而已。2014年9月28日于成都

冉按:前不久我曾公布过一则彼时共产党要求吴大昌常向组织告其父母吴拯寰、秦世华之密的保证书。现将吴大昌学毛著学成反革命的材料全录如下(标点及错别字均一仍其旧),以见彼时荒唐到了何种地步。历史从来都不是已死的东西,今天它依旧变种,以另外的形式生活在我们周围。我们不要心怀侥幸,以为文革已经过去,在这样的极权制度下,它会变个名目,常在你的周围影响和迫害你的生活。因“敬重”毛泽东而在他身上吃亏的故事,我们都听说了不少,但得到实物应证,而现在留存于世的,似乎越来越少。我是个注重证据和实物的人,以为有这个东西,它可以胜过你万千说辞。2006年7月4日于成都

最高指示

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决不能让他们自由泛滥。

5月31日下午,我在学习开始以前,背诵老三篇“愚公移山”时,背到“要使全国人民有这样的信心,中国是中国人民的,不是反动派的。”一段时,当时我因为思想不集中,第一句后面几个字漏背,把后面一句的几个字接了上来,背成“要使全国人民有这样的信心,中国是反动派的。”犯了严重政治性的错误。对这一字句的背错,我当时的确是无意的,决不是有意识要背错,但对背错的字句来讲,我所犯的严重错误是属于政治性质的问题,是属于反革命性质的问题。

背错毛主席著作的字句是对毛主席的一个大大的不忠,主要是因为我在思想上对背诵毛主席著作抱着极不严肃的态度,为背诵而背诵,没有把毛主席著作“老三篇”作为对照自己、狠触灵魂,改造自己思想的武器,因此在背诵时自认为已背诵,思想也不集中,背错字句,犯下了政治性质的错误。

再有,在同组学习的人员向我指出我所犯的错误,要我向毛主席请罪时,我所采取的态度也是不严肃的,我仅仅拿着毛主席语录,站在毛主席像前,低了一下头说:“我要向毛主席请罪,我犯了严重的错误,在背《愚公移山》时,背到‘要使全国人民有这样的信心’一段时,其中漏背几个字,把后面一句的几个字接了上来,犯了严重的错误,我要向毛主席请罪。”在请罪之前,既未向毛主席恭恭敬敬的鞠躬,在请罪以后,也未向毛主席恭恭敬敬的鞠躬,这是对毛主席的大不敬。

今后我保证决不再背错毛主席的“老三篇”中任何一句,并把背诵“老三篇”作为改造自己思想的武器,时时处处对照自己,进一步落实在行动上。同时要求造反派同志对我所犯的严重政治性错误以严肃的应得的处分。

吴大昌
68,6,1

2014年9月27日, 9:56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