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2

9月28日,抗议的学生和市民与警察对峙,警方使用了催泪弹。图片来自路透社。

这几天,香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微博、微信上各种图片、文字,应接不暇,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普通读者很难获得准确的信息。我们摘取了最近几天海内外媒体的报道,专供边角料读者。

首先,北京的官方媒体是这样报道的,中国新闻社转述香港左派媒体大公报的报道说,《香港庆祝国庆65周年晚会门票受欢迎 7分钟派罄》。据香港《大公报》报道,为庆祝今年国庆65周年,香港同胞庆祝国庆筹委会将于10月2日晚在红磡体育馆举行大型文艺晚会。4000张免费门票26日在全港18区公开派发,迅即全部派罄,反应非常热烈。在湾仔区的派发点,200多张门票火速于7分钟内派发完毕,排头位的市民清晨6时许已到场等候,务求取得门票,与亲友们共同欢庆祖国65华诞。此外,一些内地地方卫视还报道了《香港万人集会庆国庆 支持依法落实普选》(照片如下)。

640

641

香港媒体是怎样报道的呢?为了客观公正,我们不引述大公文汇等左派媒体(他们也不可能报道),也不引述苹果日报等北京话语体系里的“反动媒体”。香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香港明报昨天的头条报道没有任何评论,简单描述了事实,摘录如下:

“和平占中”演变成警民冲突,并扩散至港九不同地区,以万计市民继占据中环、金钟后,入夜后铜锣湾轩尼诗道和旺角弥敦道等主要干道也被“占领”。警方动用7000警力,于中环和金钟一带最少8个地点施放催泪弹驱赶示威者,学联亦于晚上10时呼吁市民撤离,场面仍未受控。这是继2005年世贸会议韩农示威后,警方再以催泪弹对付示威者。

为了缓和局势,特首梁振英今凌晨突然发放讲话短片,指占中已发生,中环、金钟主要路段被堵塞,警方防线被冲击,希望堵路市民尽快和平散去,“我们不想香港乱”,不要影响今日上班上学市民,又呼吁市民留意教育局及运输署因应情况的宣布。他又说,昨晚传闻指解放军出动、警察开枪等,都没有事实根据。

政府凌晨2点宣布,湾仔及中西区所有幼儿园、中小学及特殊学校今日停课。

示威者昨日主要在中环至湾仔一带最少8个地点与警方“打游击”对抗,且战且退,至深夜时分,铜锣湾崇光百货对出轩尼诗道6条行车线,以及旺角亚皆老街与弥敦道交界分别有数千示威者集结。现场所见,旺角的人数估计达4000,占据弥敦道6条行车线,警方亦增援到场。

主办罢课与集会的学联,昨晚10时呼吁所有市民全面撤离,并要求警方让示威者安全离开,天主教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与占中发起人陈健民亦呼吁市民离开,但至凌晨过后市民仍然集结。教协则号召全港教师罢课罢教。

“占领中环”昨凌晨宣布提早占中,警方于昨午12时后封锁政总外示威区出入口,禁止市民到添美道集结,惹起以万计前往声援市民不满,聚集于金钟海富中心一带;当梁振英联同警务处长曾伟雄在3时半召开记者会时,海富一带的群众突围,占据干诺道中及金钟道行车线。

聚集的群众愈来愈多,在一个多小时内即站满干诺道中东西行6条行车线以及夏悫道路面。逾百防暴警察筑起人链,并以铁马守着干诺道中与添美道路口交界防线,示威者不断叫喊“释放学生”、“开路”,并推撞铁马,警察则施放胡椒喷雾驱赶示威者。

至傍晚6时,警方突展示“黑底白字”的“警告催泪烟”横额,在数秒后随即施放催泪弹,白色烟雾随即四起,群众无不掩鼻向西面中环方向后退,有市民身处几百米以外、戴着眼罩都感到刺痛,眼睛不断流眼水。其中数百示威者走到太古广场对出金钟道,占据东行3条行车线。警方施放催泪弹后,群众很快又集结走回警察防线,警方再放催泪弹,双方进进退退,至深夜警方仍未能够驱散群众,群众更高唱《海阔天空》以壮声势,亦有市民拿起写上「守护香港拒绝沉默」的黑色横额,走到警察防线前示威。

除干诺道中和金钟道的集结外,7时后示威群众愈来愈多,四散至中环汇丰银行总行对出德辅道中、文华东方酒店对出干诺道中、大会堂对出等,占据有关干道,与警察展开“攻防战”。据记者观察,一批批警察随即乘港铁增援,手持长盾牌等防暴装备布阵,先后于各结集地点施放催泪弹。有示威者双手举高,甚至跪下,尝试阻止警方向前,但警方续接连施放多枚催泪弹,朝金钟方向驱散集结群众。

在汇丰总行对出占据路面的18岁学生方小姐说,是看到学生被“放弹”的电视画面,故前来参与,“读咁多书,如果连我都唔企出来,实在过意唔去”。她坦言担心被捕影响前途,但认为自己有责任站出来。另一名堵路市民黎小姐称,自己未有与家人提及站到前线,在警施放催泪弹前,她更急忙叫记者记下其姓名。

警务处长曾伟雄昨午于记者会上指出,集会是非法活动,会依法处理。被问到警方是否会于今日前清场,确保市民能顺利上班,他只说,若非法示威行动持续至今天,影响肯定更严重,但没说明清场时间。

643

如果说北京和香港左右派媒体对这件事情的评论和分析都不够客观的话,国际主流媒体是如何评价这件事情?路透社的报道称,

催泪瓦斯烟雾弥漫,凸显中央政府面临香港民众在特首普选问题上的激烈抗争。许多抗议者仍聚集在香港政府大楼周边,无视学生领袖和泛民运动领袖因担心警方使用橡皮子弹而建议抗议者撤退的通知。澳大利亚和意大利已发布了针对香港的旅行警告,敦促其公民避开抗议地点。在香港的一些金融公司建议员工周一在家办公或前往其他可选地点办公。

美国国务院周日发表声明称,美国支持香港牢固的传统和基本自由,譬如和平集会与言论自由。

警察严阵以待,稍早动用了胡椒喷雾和催泪瓦斯。抗议人群退后数百米,雨伞四处散落,他们痛斥警察为“懦夫”。

中国政府于1997年7月1日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的基本政策。普选为终极目标。全国人大常委会上月宣布关于香港行政长官普选办法的决定,规定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这引发一些香港民众的不满,认为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普选,抗议人士发出“占中”威胁。

中央政府担心香港的民主诉求运动向中国内地蔓延。台湾学运团体进入香港驻台经贸文化办事处大厅守夜,以示对香港民主抗议的支持。这无疑会令北京当局感到不安。

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发言人称,中央政府坚决反对在香港发生的各种破坏法治、破坏社会安宁的违法行为,充分相信并坚定支持特区政府依法处置,维护香港社会稳定,保护香港市民人身和财产安全。像香港这样的情况在中国内地是绝不容许发生的。新浪微博周日屏蔽了“占中”一词,而该词在当天早些时候未被禁用。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文章称,“外地旅游客、特别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对香港大中型和超大型的街头游行和集会,表现出极其浓厚的兴趣。这类社会运动参与者们的标语口号所表达的诉求五花八门,在很多外地人眼里似乎是放大了好多倍的“行为艺术”。但是经过多年的细心观察,会发现表象之下深藏着一条主动脉——香港最近二、三十年来的社会运动,其主要诉求越来越是从“人权”走向“公民权”(citizenship)。如果对这个主流走势缺乏理解,就谈不上实际有效的政策回应。”

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Anson Chan) 接受《纽约时报》专访时谈到“香港该如何寻求政治妥协。陈方安生曾在最后一届港英殖民政府中领导行政部门,并且在1997年香港移交给中国后的最初几年里,继续担任这一职务。

她表示,希望改变香港由1200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的产生方式。这些人中大多数忠于北京的中央政府,其中许多人是由旅游、会计等一系列行业协会挑选的。尽管陈方安生对北京的意见感到失望,但是她认为这个体制还是有一些改善的空间,即使是在严苛的指导意见框架内。目前,来自功能界别,如保险业、信息科技、旅游等产业的许多委员,不是由个人挑选出来,而是由组织挑选出的,因而可以想见会支持北京。在一次访谈中,陈方安生讨论了允许这些行业的从业者通过投票产生选举人的可能性,这样的制度可能会产生一些较为同情民主派的委员。

以上为近期两地及国际主流媒体对这几天发生在香港的事情的报道和评论。

如果你认为国际媒体以欧美媒体为主,认为他们天然支持香港反对派,也不够客观的话,小编也无能为力——北京的盆友,在朝鲜,那里的报纸正在严肃批评韩国媒体揣测伟光正的领袖金正恩身体健康的新闻。
644附和朝鲜媒体的还有来自北京的环球时报,该报也非常严肃地批评了内地一些人“编造“朝鲜政变”假新闻,这很好玩吗?”该报称,“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网上有关朝鲜的各种段子和难辨真假的消息很多,它们的价值取向几乎都跟韩日美是一顺儿的,对朝鲜及其领导人采取挖苦嘲讽的态度。这样的情况肯定会影响朝方对中国社会如何看待他们的评估,为中朝关系多增加一个复杂因素。”

环球时报是少数报道香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的内地媒体。该报称,香港应当是亚洲的金融之都,时尚之都,而非什么“政治之都”。催泪弹这些东西应当与它无缘。对昨天的乱象,作为内地人我们都为香港感到心疼。极端反对派需要为出现“催泪弹的香港”承担责任。该报批评“占中”是表演,反对派狂妄地喊出“梁振英下台”,想恐吓支持中央决定的香港建设性力量,给国家一个下马威。

“中央应坚决支持香港政府和大多数的建设性力量,依法处置极端反对派采取的各种违法行动,十分清晰地画出香港法治的红线。要让所有人清楚,香港政改没有悬念,破坏香港法治者必须承担法律责任,这同样没有悬念。”这份报纸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