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刘晓原、李方平律师公布被铐29天脚镣的伊力哈木近况

图片转自纽约时报

2014年1月15日下午,中央民族大学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被新疆与北京的警察从家中带走。

2014年1月1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宣称伊力哈木涉嫌违法案件。

2014年1月25日,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在其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据侦查,中央民族大学教师伊力哈木•土赫提与境外‘东突’势力勾结,利用互联网鼓吹‘新疆独立’,利用讲堂煽动‘推翻政府’,利用教师身份从事分裂活动,形成了以其为头目的分裂国家犯罪团伙,对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造成严重危害。”

2014年2月20日,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在给伊力哈木妻子的通知称,“经乌鲁木齐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我局于2014年2月20日23点以‘涉嫌分裂国家罪’对伊力哈木·土赫提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自治区公安厅看守所。”

2014年6月23日,伊力哈木的律师李方平、王宇抵达乌鲁木齐了解伊力哈木案的进展情况。李方平律师发布的消息见这里。由于当局不断施压,王宇律师被迫退出该案,由刘晓原律师接替。

2014年8月3日,李方平律师、刘晓原律师抵达乌鲁木齐了解伊力哈木案。刘晓原律师发布的消息及外媒对李方平律师的采访见这里。伊力哈木被指控组织“八个人的分裂国家犯罪集团”。这八个人,除伊力哈木外,与伊力哈木几乎同时被捕的七人都是年轻学生(大学生、大学毕业生、研究生、留学生),其中六人是维吾尔族,一人是彝族。

2014年9月3日,刘晓原律师再次来到乌鲁木齐,以下是刘晓原律师(‏‏@liu_xiaoyuan)9月3日-7日发布在推特和微信上的消息与照片:

9月3日 再次来到乌鲁木齐。

9月3日 下午在乌鲁木齐中院见到伊力哈木案合议庭的两个主审法官,双方交流了一个多小时,我反复要求应让伊力哈木参加庭前会议,法官最后说,再请示一下。据法官介绍,合议庭审判长由副院长担任,案件不涉及国家秘密,将来是公开开庭审理。我还提出,如果不让被告人参加,这个庭前会议实在是没有必要召开。

9月4日 今天上午,我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看守所会见了伊力哈木。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他是戴着脚铐到会见室。记得8月5日我与李方平律师会见他时是没有脚铐的。他告诉我,关押他的监室,包括自己在内有八个人,其他七个人是已决犯(指已被判),这些人平时会侮辱他。8月9日,有两个人犯又骂伊力哈木,还用拳头打了他头部,他按警铃报警,副所长和管教来了,说没有打架报什么警。待副所长等人走后,同室人犯再侮辱他。伊力哈木作了反抗,看守所警察就说他打架,给他戴了脚铐。会见完后,我向看守所作了反映,得到的答复是,他与人打架按内部规定处罚。中午近一时结束会见,看守所让我下午三时半再来继续会见。现中午无处可去,在路边店吃完饭,坐在公交候车站发微信。

9月4日 伊力哈木说:“我一直以来拥护国家统一,反对分裂,从没想过分裂国家,没有参与任何分裂活动,更没有组织什么所谓的分裂组织。我提倡依法治疆,包括落实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尊重法制,尊重人权,让各民族公正地分享发展的成果,平等就业,消除歧视,包括地域歧视,民族歧视,性别歧视,身份歧视……等等。”

9月4日 下午3时30分,我再次会见到了伊力哈木,到下午五时十分结束。然后,我到驻所检察室反映问题,走出看守所大门时,已是下午六时了。伊木哈木的精神状态还好,但身体状况不好。右腰部和右腹部长期有“沉重”感,右腹部还有疼痛,双眼的白眼球上似有“白内瘴”。在谈到他的孩子时,伊力哈木哭了。

9月5日 今天上午,我又去了乌鲁木齐中院,把伊力哈木写的要求参加庭前会议申请书交给法官。法官说,我在3日提出让伊力哈木参加庭前会议的建议,已向院领导汇报了,现同意让伊木哈木参加。但因7日是星期天,法院还要与看守所协调。
9月6日 今天上午,又去了乌鲁木齐中院,拍摄伊力哈木案的翻译案卷(维文译成中文),法官告知,明天会把伊力哈木带到法院参加庭前会议。

9月7日 今天上午十时三十分,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就伊力哈木-土赫提分裂国家罪案召开庭前会议。法官昨天答复说,已经与看守所联系好了,会把伊力哈木-土赫提带到法院参加庭前会议。原定是不让他参加,经过辩护人交涉后,法院接受了辩护人意见。

9月7日 只是参加一个庭前会议,法警还要严格检查公文包,过第二道安检时又要寄存手机。我问检察官需要检查吗?法警说,我们相信检察官!

在法院办公楼内经过第二道安检时,法警要我们寄存手机,我没有同意。法警不让进。我要求找审判长交涉,等了二十分钟后,审判长(副院长)到大厅,同意不寄存手机进入法庭。庭审结束时,我向合议庭要求,以后我们来开庭,在安检方面,希望能与检察官享受同等待遇。今天法院内,持冲锋枪的特警都在加班。我与一特警开玩笑,问枪中有没有子弹?他下了子弹匣给我看,还真是装满了子弹。

9月7日 伊力哈木案庭前会议从上午十时五十分开始,至到下午一时五十分结束,开了三个小时,伊力哈木参加了会议,开庭时间还没确定。

9月7日 这次为阅伊力哈木的案卷和会见伊力哈木及参加庭前会议,在乌鲁木齐市前后呆了五天时间。权利是争取而来,如果不为伊力哈木争取,法院是不可能让他参加庭前会议。在今天的庭审会议上,伊力哈木就案件由乌鲁木齐中院行使管辖权提出强烈的质疑,我们认为该院没有管辖权,应把案件移送北京市一中法院管辖。

如果司法是独立的,如果案件能公正审判,就是再增加几个公诉人又何妨?一个长期被监控的大学教师,竟然能在警方眼皮底下策划、组织一个分裂国家犯罪集团,实施分裂国家犯罪活动。这难道不是天方夜谭吗?

指控分裂国家犯罪的文章多达二百多篇,提供详细篇目的一百多篇。公诉人说,对有些文章还会归纳出中心思想,伊力哈木说,这是言论治罪,我说这是“思想犯罪”。

审判长提醒我们不能对外透露案情,我问本案涉及国家秘密吗?涉及商业秘密吗?涉及个人隐私吗?他说都不涉及,案件是公开审理。我反问既然不涉及,为何不让透露?后来,审判长改口说,案卷证据在庭前不要公开就是了。我还提出,既然是公开审理,以后庭审时,不能安排人员旁听,应向社会公开允许普通民众旁听。如一定要邀请人员旁听,我建议法庭邀请自治区政府、公安厅、政法委官员旁听,也可邀请人大代表旁听,但必须给家属留出旁听席位。

9月7日 伊力哈木案有五个公诉人,而辩护律师只有两个。今天有四个公诉人参加了会一议。在下次开庭审理时,五个公诉人很可能全出庭支持公诉。刑诉法规定,每个被告人只能两个辩护人,但对公诉人的人数却没有限制!

9月7日 马上登机,再见乌鲁木齐,再见伊力哈木。下次再见!

9月7日 伊力哈木比我小四岁,经过近八个月的羁押生活(1月15日被抓),人已显得很苍老,好在精神状况还好。他今天参加庭前会议没有戴脚铐,但不知送回看守所是否还给戴上?

2014年9月5日,李方平律师再次来到乌鲁木齐,以下是李方平律师9月6日-7日发布在微信上的消息与照片:

9月6日 【乌鲁木齐中院值班室:”拿枪的我都见过,律师证算什么?”】我和刘晓原律师应约在乌鲁木齐中院值班室联络帕提曼法官。我们要值班室人员内线电话联系,他说不可以。我们出示律师跟他理论,他居然说“拿枪的我都见过,律师证算什么?”

9月6日 【29天脚镣,伊力哈木脚踝化脓
看到伊力哈木老师戴着拇指粗铁环,手提铁链蹒跚而入,我问他:
什么时候开始?
8月9日。
疼吗?
已经两次化脓了。没事,这些都是小事,我所做的、你所辩护的,都是对国家、对历史负责的大事。
会见后问值班警官:
什么事由?
别人打他,他回手了。
什么时候能解脚镣?
不知道。
一般每次多久?
15天,他又加了15天。
我准备明天庭前会议结束后,在乌鲁木齐停留到10日,看脚镣是否能解除。

9月7日 历时三小时,庭前会议结束,伊力哈木在六辆警用押送下离开乌鲁木齐中院。

9月7日 伊力哈木老师想停留一下跟律师说两句,人高马大的法警马上卡着后脖子快步推走。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9月7日, 8:52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