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广|郑宇硕:只要一天不放弃,就一天不算失败

香港学生的罢课行动揭开了港人争取真普选的公民抗命序幕。27日清晨警方的强行清场行动凸现出这场运动面对的严峻形势。香港泛民主派阵营的真普选联盟召集人、城市大学教授郑宇硕向本台表示,虽然无法预知警方会采取怎样的行动,但公民抗命行动仍然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

香港学生持续一周的罢课争普选运动在27日凌晨不幸演化成警方强行清场的场景,警方在27日凌晨对持续静坐示威的学生使用胡椒喷雾,并将闯入公民广场静坐的学生强行驱逐或抬走,包括数名学生领袖在内的13人警方带走。他们的年纪在16岁至35岁之间。

警方强行驱散和平示威学生的场景在香港社会引发反弹,不少市民周六开始向学生集会的添美道汇集,声援学生,并给持续集会的学生送来饮料及食品。民间团体新妇女协进会当日发表声明,“谴责国家暴力,谴责政权的不义”。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也发表声明,谴责警方对学生“使用不必要和过份的武力”,指出“学生昨晚的行动,旨在进入原本属于香港人的公民广场,并无任何暴力行为。”声明呼吁警方“释放所有被捕学生,并开放公民广场,还市民集会请愿的公共空间”。香港学联表示虽然其主要领导人都被警方带走,但余下成员将留守到底,呼吁学生和市民当晚8点集会,“迫爆添美道”。

学生罢课和平示威行动出现的转折凸现出香港民间争取真普选运动面对的严峻形势。数月以来,香港民间要求2017年的特首普选符合一人一票自由选择的原则的呼声不断,但这些诉求并没有被当局采纳,而自22日启动的学生罢课行动再次要求与特首对话也未获得回应。昨夜今晨的清场行动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

泛民主派阵营的真普选联盟召集人,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向本台表示:

没有对话,才选择抗争

:学生自星期一开始就要求与政府对话,但政府从来都没有回应。事实上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在有关政改的问题上,政府从来没有倾听学生的意见,从没有坐下来与学生好好谈话,我们看到在政改问题上,政府不但不听民主运动的声音,也不听一些中间路线的温和声音,现在人大常委会推出的决定,基本上不允许市民有一点点的民主的机会,所以大家才觉得要走抗争这条路。

而且,现在的形势非常严峻,现在不但要争取一个民主的选举制度,事实上是我们要透过抗争,维持我们的核心价值,维持我们的生活方式,维持我们做人的尊严,我们绝对不希望香港变成中国大陆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城市。

“只要一天不放弃,就一天不算失败”

法广:从现在港府的做法来看,政府没有接受与学生对话,现在警方又强行清场,显示北京政府仍然不想让步,这样下去是否会发生更激烈的冲突?

郑宇硕:这个我们不知道。作为民主运动的一员,我们会一直坚持抗争,会一直坚持以和平、非暴力的手段去抗争,因为抗争是一种非常积极的精神,就是表示我们不放弃,只要我们一天不放弃,就一天不算失败,一天还能维持自己的原则,一天还能维持自己做人的尊严,所以我们会一直坚持下去。政府不回应市民的诉求,我们能怎么办呢?总不能说我们要支持政府,这我们绝对做不到。那我们就只有长期的、以和平的非暴力方式抗争下去。

法广:今天不少罢课示威学生被警方带走,从今天的情况来看,您感觉香港市民对此反应如何?

郑宇硕:市民对政府非常失望,大家都觉得过去几个月香港变得很厉害,变得大家都不认识了,这样的政府,市民当然绝对不能接受,现在,大家都非常明确地感觉到一种威胁:是不是一国两制结束了?是不是香港已经变成中国的一个普通的大城市了?是不是我们连发言的机会、提出民主诉求的机会都没有了?

“对香港不守信用,对台湾还有什么说服力?”

法广:就在香港争普选与北京中央政府关系极度紧张、一国两制面对危机的时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五在北京会晤台湾新民党主席郁慕明的时候,提到,北京在台湾问题上仍然本着“一国两制”基本方针。您觉得习近平在这个时候就台湾问题再提“一国两制”只是时间上的巧合么?还是北京可能有意将香港模式强加给台湾?

郑宇硕:中国领导人公开的发言从来都不会是偶然的。我们也不明白习近平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台湾人已经看得很清楚,他们非常担心今天的香港就是明天的台湾。中国政府今天对香港人这么不守信用,他对台湾的政策在台湾人眼中还如何能被接受?还怎么可能有说服力?还怎么能认受性、正当性?我们一直在强调,给香港以真正的民主,那北京对台湾的政策还可以有一点说服力。但现在北京这样对待香港,他对台湾的整体政策一定会失败,过去,(北京)大量投资对台湾政策,但现在我相信,台湾没有多少人会相信中共。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