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和平造反对抗北京,这是9月29日星期一下午上市的法国晚报世界报在其第二版国际版的大字标题。副标题是:遭到警察粗暴镇压的示威者拒绝中国强加的选举程序。

同一份世界报第二版的整个版面都是涉及香港的示威抗议活动,相关的大幅配图上也显示,9月28日星期天,数也数不清的人占领着香港商业区上的道路。

法国记者Florence De Changy从香港给世界报发回的文章写道,星期一早晨的香港颇具超现实主义的味道。香港人平时善于服从、守纪律,但是星期一早晨,一反常态,香港人没有鱼贯而入一样的返回办公室或者是学校。

文章写道,刚过去的周末让示威者倍感伤痛,他们尝到了催泪弹的辛辣。在伤痛的周末过去之后,数千名非暴力示威者仍然在思考,怎么会走到了这一步。同时,他们也为自己能够勇敢的向他们认为不公平的选举程序说不而倍感骄傲。一个中年男子自称自己是最最普通不过了的香港人,他并告诉记者说,如果不是他们自己站出来说不,又有谁会站起来替他们给北京当局说,强加给香港人的东西是不能让人接受的呢?

同一篇文章继续写道,到中午的时候,似乎恢复了秩序。虽然几十所学校仍然关着门,但是,星期天对峙最强烈时一度中断的地铁重新开门了;虽然在香港的好几个街区仍然可以看到民众曾经占领过的痕迹,但是,重新恢复了生机。

“占领中环”最终变成了“占领香港”

文章还写道,香港的本来是“占领中环”的行动,最终变成了“占领香港”的行动。参与的人数超过了“占中”组织者的预期,原本只打算在香港金融区进行的“占中”行动,最终在香港的好几个街区进行了,甚至一队前来制服示威者的警察巡逻队也被示威者给包围了,一夜之间,“占领中环”的行动变成了“占领香港”的造反行动。

文章还写道,香港警察的名声还是非常不错的,尽管如此,香港警察还是不断受到示威者的攻击。一名女性示威者向警察喊道,“人们的抗争也是为了你们!你们捍卫谁?你们捍卫的是中国共产党还是香港人?你们的父母要是看到你们戴着头盔和防毒面罩站在要求民主的学生们面前,他们也会为你们感到害羞的。”另一名见证人则说,“警察们也只是服从命令罢了,跟他们表达我们的愤怒,什么用也没有。”

世界报记者Florence De Changy从香港发回的文章还写道,在刚过去的周末之前,只有30%的香港人表示支持“占中”行动,然而,经过了这个周末,由于治安力量使用了不对称的过头的办法,“占中”行动反而越来越受到香港人的支持。

部分中国青年渴望政治现代化 新的红色皇帝却奉行倒退改良主义

9月29日星期一下午上市的法国晚报世界报在其第二版国际版面上还刊登了该报记者Brice Pedroletti 从北京发回的一篇文章,文章的标题是,习近平应对潜在的“海上天安门”的方法。

文章写道,目前在香港,尤其是在一部分亲北京的人士那里,他们不断的摇喊着1989年北京之春悲剧有可能再度重现,世界报记者就此认为,虽然目前的对峙会有很大的风险,但是,血腥镇压的办法似乎对北京共产党政权来说是吃不消的。

文章的作者还认为,目前香港的危机显现了,一部分中国青年渴望政治现代化,同时中国的新的红色皇帝却奉行倒退改良主义。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