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葭:複雜中國與特色中國

巴丢草:环球屎报這幾天在日本,跟一些日本學者聊天,他們最關心的問題是,到底中國有多少人不喜歡日本?中國人真的那麼想打過來嗎?我請他們放心,中國最不可能打的就是日本。原因我也給他們解釋了,但他們最後來了一句:可是中國的《環球時報》好像已經把日本給打贏了。

說起《環球時報》,我想起我剛到達東京的那天晚上,許多香港朋友傳來該報主編胡錫進在香港中大演講的照片,周保松老師提鞋引而不發,這個震懾力太強了。胡錫進的文章我經常讀,他在香港的演講不用聽我也知道會說些什麼。胡錫進最讓人矚目的觀點就是“複雜中國”。他認為中國太複雜,許多事情不能一蹴而就,因為複雜所以不能輕舉妄動。

我常常說,正是這個“複雜中國”,反而把中國簡單化了。一句話,中國的事情要慢慢來。熟悉漢語語境的人都知道,“慢慢來”即等於“什麼都不幹”。在“複雜中國”的遮掩下,普通人就沒有參與政治議程的必要,而且中國的政治議程也不能按照西方的路徑走。所有中國當下發生的猶如天方夜譚般魔幻的現實,其發生原因也因為中國“複雜”。

可是,哪個國家不複雜呢。台灣因為“中國因素”(見《明報》拙文《台灣人怕什麼?》),憲政體制遭遇重大危機。在此前,許多論者還以為台灣的民主體制可以抵抗“大中華”的“化骨綿掌”,可是反服貿讓很多人認知到中國可以影響到台灣的憲政體制,香港更不必說。五十年不變的意思就是五十年什麼都不做,封鎖了政治演進的可能。這些都是複雜問題,但對在地的民眾來說,卻是迫在眉睫了。

中國過去三十年的高速發展形成所謂的“中國模式”、“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其核心要素是權貴資本主義以政權博取經濟利益,再出讓部分經濟利益博取政治利益,在外交與港台問題上至為明顯。香港與台灣都遭遇了政治受限與價值挑戰,兩地都開始抗爭,在香港是佔中,在台灣是反服貿。香港和台灣都對北京提出了一個新問題:除了談錢以外,是不是還可以談一點別的?比如文化價值與政治秩序?當然台灣和香港的區別很大,茲不贅述。

從這兩樁事情來看,複雜而有特色的中國,不管有多複雜,終究要開始面對“中國特色”能否持續的問題。很多人對此很悲觀,認為北京手上的牌還很多。但我想,不論如何,牌再差,總要玩下去。贏不了,但不能輸很多,是不是這個道理?這就需要從“複雜中國”入手了。中國並不是鐵板一塊,那些看《環球時報》的人,就未必信《環球時報》。

我在北京遇到過一個計程車司機,他說,你們把服貿說得這麼好,還有那麼多人反對,他們是傻子嗎?他們不傻。一定有什麼他們不願意接受的東西。我們要相信正常人對政治事務的基本判斷。我問他平時通過什麼看台灣新聞,他說是《環球時報》和央視的《海峽兩岸》。我很震驚,同時替胡錫進主編感到擔心。

這就是“複雜中國”的一個表徵。這位司機從官方的宣傳紙上得到了截然相反的結論。雖然中國人組成的13億的大市場成為北京對外的一種相當強大的“軟實力”,但這個複雜的世界並不全是貿易對不對?還有比貿易更重要的文化價值與政治演進。香港和台灣恰恰是能夠在這些方面以小博大的,無需悲觀,只要堅持前行。

此文原刊香港明報。最近三個月因為一些事情,荒於寫稿,我會慢慢過渡到一個穩定出稿的狀態,作為自媒體,只有一個人寫稿,來更新一個微信公號,我深感力不從心。感謝大家的信任和支持。

(插图:巴丢草)

2014年9月12日, 10:21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