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翔钟:咨询真民意,谋求新共识–香港政局困境的出路

示威市民和学生
示威市民和学生遭到香港警察使用催泪弹和胡椒喷雾的粗暴对待。

撰写此文时,正值香港大中学生发动罢课,市民启动“占领中环”,反对中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受到严格限制的香港行政长官选举办法决定之际。要求民主和真普选的和平示威市民和学生遭到香港警察使用催泪弹和胡椒喷雾的粗暴对待,激发起更多市民的义愤。

香港特首和中国有关当局发表措辞强硬的声明,谴责占中 违法。官民对抗,警民对峙,香港局势空前严峻,任何关心香港的人,希望香港继续安定繁荣的人,无不希望当权者主动与民间对话,寻求共识,避免火上加油,酿成悲剧。

暌违多年之后,笔者在九月间,在众多市民忧心忡忡中重临香港,听到各界对于当前最引起关注的香港政制改革、民间公民抗命和“占领中环”以及当权者发动“反占中”等事态的看法。

香港是一个发达的、成熟的现代文明社会,存在庞大的、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群体,形成了一个热爱自由、追求公义、行事规范、大部分市民奉公守法的公民社会。在这样的公民社会中,多数市民既尊重他人的权益,同时也知道自己的权利。

除了缺乏一个健全的民主制度,即缺乏由市民经过普选产生出立法机构的所有成员(目前 只有部分议员直选产生)和行政首长之外,香港具备了现代民主的建制 :完善独立的法律制度、政治上保持中立、不受某一政党控制和大致上廉洁有效的公务员系统、直到不久前还是能为市民服务而不是负担维稳专政任务的警察和其他 纪律部队、不受政府控制的、从事各种民间工作和组成公民社会的民间团体和组织、不受政府干预的宗教组织和宗教活动、直到不久前大致上还是自由的、尤其是对于香港内部事务能够畅所欲言的媒体,等等。

令人惋惜的是,越来越多香港人感觉到,所有这些现代文明社会必不可少的建制在中国政府和越来越受到中国政府直接 操控的特区政府冲击下,原先健康的、能够保障市民权益的各种建制正在丧失独立性;警察以及原先声誉极佳的廉政专员公署开始成为政府打击批评者的工具;由在中国内地营商投资的资本家控制的许多媒体走上自我审查的道路,逐渐丧失弘扬公义、监督社会过失和批评当权者胡作非为的第四权责任。

香港挑战

另一方面,如同其他许多发达社会,香港本身面对着重大的经济和社会问题,亟需解决。

首先是经济的转型迄无成效。除了令人引以为傲的金融业之外,香港原有的产 业北移,本身产业空洞化。回归之后的首届特区政府,即董建华政府提出过的种种愿景计划,如建设高科技数码港、鲜花港、中药港等具成泡影。香港不能永远依靠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房地产和旅游业。何况,大陆资金涌入购买香港楼房和依靠内地人民自由行虽然维持了香港经济的活力,但是其副作用日益明显,楼房越盖越高,单位面积越变越小,而楼价则频频攀升,普通市民越来越难于负担买楼按揭。中央政府在2003年沙士(即非典肺炎)危机后为挽救香港经济推出的、容许内 地一些城市居民到香港的自由行计划固然惠及香港,增加了就业机会,给香港带来数以百亿计港元的增加值。但是,随着自由行的实施,负面效果日益明显:本地居 民日用供应品短缺,公共服务和交通系统不堪重负,原本就高企的商铺租金变得更加昂贵,并导致物价普遍上涨,香港人和大陆游客之间的矛盾加剧。

在社会方面,香港存在严重的贫富悬殊问题,表明收入分配程度的基尼系数在2012年达到0.537,在发达国家和地区中居令人羞耻的第一位。港人对于少数大富豪,尤其是少数大地产商占有庞大财富十分不满,抨击“地产霸权”的声音强烈。

面对这些问题,香港市民要求通过普选产生行政长官和所有的立法会成员,让获得民意授权的立法机构和行政首长可以大刀阔斧开展改革。有知识、有见地的香港人并不期望普选选出的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能够立即解决香港面对的问题,然而,这却是凝聚民心,启动改革,改善香港管治的前提。善良的港人有此憧憬,可以理解。

北京做法

中国政府在处理香港问题,包括挑选行政长官方面作过各种尝试。以为香港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中国当局在回归后通过八百人的选举委员会选择了商人董建华出任特首, 接着又让由港英当局培养训练出来的高级公务员曾荫权接替担任特首。不论在中国当局看来还是广大香港市民看来,他们的表现都强差人意。

两年前,中国当局通过人数增加到1200人但仍然由中方掌控的选举委员会选出与中国当局关系更为密切、测量师出身的梁振英为特首。令人遗憾的是,只是以选举委员会勉强过半数的 689票当选的梁振英及其班子表现更不济事。三位特首,可谓“一蟹不如一蟹”。香港陷入不停纷争中,示威游行不断,以“示威之都”闻名于世。很明显,由听命于,或有求于中国当局的少数港人“选出”的特首不负众望。

除了在挑选特首方面一再改变主意,更换人选,中国政府还被迫在一些重大的施政方面收回成命。在这方面,最让中国当局及其支持者汗颜、同时也令他们耿耿于怀的是《基本法》第23条规定的国家安全立法在2003年7月1日 50万人大游行之后被迫搁置。2012年,特区政府提出的实施国民教育科由于相关的课程指引内容被许多家长和学生视为“洗脑”,数以万计的市民上街表示反对,特区政府被迫暂停实施国民教育课程指引。

不论是政制改革、《基本法》23条立法、国民教育、还是自由行,以及政改等的争议中,中国当局及其支持者与香港民意,尤其是越来越崭露头角的年轻一代民意差距日益扩大。这些争议反映出中国“官意”和香港民意之间的鸿沟。可以说,中国官员和香港市民生活在 两个世界,一个是前现代的威权主义社会,统治者把香港市民视为治下的臣民,要她们诚惶诚恐,要她们匍匐在地,唯命是从。另一个是与现代国际社会接轨的公民 社会,其公民认定天赋人权,不可让渡,争取自己的权益,理所当然。

在北京当局看来,中国政府对于香港,对于香港人可谓仁至义尽。第23条立法攸关 国家安全,你们反对,政府宣布暂停。国民教育,天经地义,你们抗议,政府将之搁置。非典型肺炎之后,你们经济不振,中央政府开启自由行,让你们得到好处之 后,现在却又怨声载道,有人甚至称内地人为“蝗虫”。所有这些,既让北京当局大惑不解,也让他们越来越感到香港像一个不停要吃奶的孩子,不管喂了多少,还 是呱呱乱闹。

大约从两年前开始,无法忍受香港局面以及对于代理人的作为丧失耐心的北京当局决定要对香港采取强硬政策,并且决定自己出手掌控香港事态。今年以来,中国高层领导人,包括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不再提“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这一邓小平当年作出的承诺。到7月底,国务院发表香港白皮书,明确表示中央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让许多香港市民认为,《一国两制》已死。到中共总书记习近平9月中接见由董建华带领的香港富豪团讲话时,一改以往中共高层 “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的姿态,干脆说“希望香港在中央政府领导下,在特区行政长官带领下发展”,俨然已经把香港视为中国内地的一个城市。虽然中国官媒报道中将之改为“中央政府大力支持下”共同开创未来。

在此同时,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事处的官员越来越公开出面干预特区事务,对特区内部事务指指点点,乃至直接发号施令。另一方面,中国当局和特区政府利用建制派掌控的资源优势,笼络和组织一部分民众,展开各种亲建制的活动,甚至发动“反占中”,施展中共拿 手的“群众斗群众”把戏,制造假民意压倒真民意的假象。

最令港人愤慨的是8月底中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行政长官选举办法的决定,即香港人所说的 “落闸”(放下闸门)决定:行政长官的候选人由一个受到中方控制的提名委员会过半数以上委员的提名产生,候选人数限制在2到3人。这个决定不但不符合香港 泛民主派和温和民主派的设想,它甚至比香港亲建制派的保守方案更加保守,完全堵塞任何让民主派人士参选并成为特首候选人的机会。中国当局通过偷梁换柱的手 法,把香港人想要的真普选变成假普选,变成伊朗式普选。

中国政府的整套做法越来越像中共的传统手法,打一派,拉一派;或者用中共的话语,叫做依靠传统左派,争取中间派,打击反对派(民主派)。在目前的香港,中共继续利用传统左派,而争取和团结的对象是资本家。香港资本家有巨大的影响力,不过,他们究竟不是社会的整体;许多资本家在中国内地投资营商,不能不看中国当局的脸色行事,丧失了独立性。对于刻意打击的对象—即泛民主派,在立法会直选中通常获得六成的多数选票,然而却是分散的、缺乏统一目标和策略的庞杂派系,中国当局除了施展手段,进行分化瓦解之外,还利用他们操控的媒体越来越多以含沙射影或 直截了当诬蔑的手法指称他们勾结外部势力。

占中行动

为了争取真普选,由学者戴耀廷、陈健民和基督教牧师朱耀明发起的“占领中 环”(正式名称为“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经过长时间咨询市民和筹备之后,最终在本月28日凌晨启动,而大学生组织“学联”和中学生组织、在反国民教育一役中成名的“学民思潮”等更是一马当先,先此发动罢课,进占政府总部。和平示威的市民和学生要求人大常委会撤回不民主和不公义的决定,要求特区政府重新启动政改。

占中和学生罢课反映的是真正的民意,反映的是成熟公民社会的声音。中国当局强硬对抗民意的姿态表明当权者完全不了解民意,或不愿听取真民 意,而宁可相信自己制造的假民意。中国当局不明了为何香港回归之后,香港人心不但没有回归,相反,却渐行渐远。如今,与大部分比较年长的温和民主派关心中国,爱国爱港不同,在年轻一代中,出现本土派,主张本土优先,拒绝国家主义,不稀罕去争夺爱国的桂冠。

团结各方

想要港人人心回归,中国当局必须放弃把香港的反对派看成敌人的方针,改弦更张,团结所有香港人,就香港政改,以及其他问题,咨询泛民主派的意见,而不能对他们采取分化打击的做法,不能只是拉拢富豪资本家。

说港人受到外国势力操控是无稽之谈,说他们受到现代国际社会的影响则是事实。港人的公民抗命行动受到印度圣雄甘地、美国人权先驱马丁•路德•金和南非自由斗士曼德拉,以及高举社会正义旗帜的思想家罗尔斯(John Rawls, 1921-2002)的启迪。他们明白,争取自身权益的道路漫长,不期望一蹴而就。获得广大市民支持的占中和学生罢课将会此起彼伏。面对当前的困局,一直取态强硬的中国当局和特区政府只有放下身段,听取真民意,谋求政改共识,摆脱对抗僵局。

作者是旅英资深媒体人、前香港《信报》总编辑

(责编:李莉)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分享推荐:张伦

2014年9月30日, 5:02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