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大眼 | 反智的《环球时报》反对独立思考

【异闻观止】环球时报:中国有一批被洗脑的“独立思考者”

《环球时报》九月四日发表了一则题为“中国有一批被洗脑的‘独立思考者’”的社论指出,如今的中国有一批自我标榜的“独立思考者”。他们有些是“公共知识分子”,还有很多是喜欢泡在网上的小青年。“他们热衷于搬弄西方政治理论的一些碎片,把它们当刀子,在中国社会的现实中划各种各样的口子,搞一些像是政治上‘脑筋急转弯’的把戏。”

文章续称:比如他们像是“发现”一个重大理论一样,“启蒙”人们“爱国不等于爱党爱政府”,他们还强调军队“不应受政党领导”,而应当“国家化”。他们还大多宣扬西方式选举是一个政党合法性的唯一来源,等等。

看过社论气势汹汹的头两段后,读者会问,爱国是不是一定等同于爱党呢?爱国是不是一定等同于爱政府呢?爱国可不可以不爱党或不爱政府的呢?中共自1921年成立以来,党和老百姓的利益是不是完全一致的呢?如果完全一致的话,为甚么会发生1959至1962年造成数以百万计老百姓,在没有严重天灾的和平时期饿死的情况呢?文化大革命期间倒行逆施,令全国各项发展停顿,经济濒临崩溃,妻离子散的老百姓,被陷于水深火热之中,这都是党从人民利益出发的结果?

此外,军队每年数以千亿元计的开支,究竟是来自包括士农工商在内的全国老百姓呢?还是来自八千万党员的党费呢?举个例子,譬如你每个月出几千元请了一个保镖,还管他的吃、住、医疗等等,到头来这个保镖完全不听你的,却唯你邻居大牛的指令是从,大牛虽然口口声声说他的利益与你的利益绝对一致,但你不会纳罕?

当你还不敢未敢“解雇”那位本该是你仆人的“保镖”,却至少想与“你的”保镖及大牛坐下来谈谈这件事有没有欠妥当的地方吧?但每次当你想检讨一下这项“安排”时,非但大牛卷起衣袖,怒目相向地喝斥你想也不要这样想,就连大牛豢养的那只狗也学着主人向你怒目相向,还“汪汪汪”地向你吼吠时,你的心情会怎样?

怀着一连串的疑问,正待《环时》社论接下来的部分予以解答之际,岂料该文章却虎头蛇尾,除了盲目吹嘘“当今世界最大的独立思考者,非中华民族莫属”,甚至毫无根据地谩骂独立思考者“大多是被西方洗脑很深的人”之外,就是偷换概念,将讨论西方政治架构的人,上纲上线并一棒打死为“犯的第一个错误就是教条主义”。

从作者苍白无力,甚至有点气急败坏兼毫无逻辑的这种“论证”过程可见,他们最害怕的就是独立的思考和科学的精神。要是真理越辩越明的话,他们为甚么不敢坦诚地让正反观点交锋,公开讨论爱国和爱党的异同,军队是不是需要国家化,却一锤定音,不准别人探讨或研究这些问题呢?

最可笑的是,社论结尾的两段指出:“对那些颠覆性的主张,我们要认真看看,它们是不是哗众取宠,是不是这个特殊时代里以政治斗争为目标所设的圈套”,这真是反智的论点。对于爱党与爱国的异同以及军队国家化的利弊这些具体问题不讨论,却先扣帽子,指这些讨论是甚么“颠覆性主张”,然后用阴谋论去“抹黑”想讨论问题的人。

更反智的是,社论末段一改开头凶神恶煞的语调,居然改以“苦口婆心”的口脗指出:“独立思考需要阅歴和经验的帮助,当它们不足时,不急于下结论,多一些深思,坚持用实际效果来验证每一个道理,就尤其成了最可靠的方法论。”

人家有疑问想讨论的时候,《环时》不仅一棒打死,还上纲上线扣帽子,甚至用阴谋论去抹黑坚持真理越辩越明的人,自己未讨论就先下了结论之后,却又叫被“屈”的人“不要急于下结论”,这不是反智又是甚么?况且,独立思考一定要阅歴和经验?年轻学子就不可以独立思考?这又是哪门子的邪论歪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