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力哈木

大批警员封锁通往法院道路,并以旅游宣传海报遮挡视线。

中国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家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涉嫌“分裂国家”一案在新疆乌鲁木齐开审。

庭审星期三(9月17日)上午在乌鲁木齐市中级法院开庭。伊力哈木其中一位代表律师刘晓原透过社交媒体表示,案件预计审理两天,伊力哈木妻子古再丽·努尔(Guzailai Nu’er)等四名家属获准旁听。

刘晓原指出,辩护方与当事人曾提出应把案件移返北京审理,但遭乌鲁木齐检察官拒绝。另一名代表律师李方平投诉他在看守所仍遭虐待。

刘晓原表示伊力哈木将否认控罪,但普遍分析认为法院将作出有罪判决。BBC驻北京记者马腾说,伊力哈木将要面对至少10年有期徒刑。

美国、欧盟、英国、德国和加拿大的驻华使馆官员已抵达乌鲁木齐要求旁听,但来自当地的报道说,法院外拉起了重重警戒线,并驻有不少警员,把所有境外记者和外交官阻挡在外。

美国与欧盟等国家以及多个非政府组织多次促请中国释放伊力哈木,中国外交部则数次强调伊力哈木“涉嫌违法犯罪”,美国等国家评论此案“是对中国主权的粗暴干涉”。

BBC驻北京记者杉丽雅报道说,外交界消息来源对BBC称,中国驻欧盟使团上月曾宣称伊力哈木“个人参与了”煽动新疆两起暴力案件;今年早些时候,中国使团指控伊力哈木与“东突”分离分子有密切来往。

伊力哈木的数名学生也被当局以相同理由抓捕。李方平律师稍早前对BBC中文网说,当局另案处理被捕学生,但控罪与伊力哈木相同。

伊力哈木妻子古再丽•努尔等四名亲属获准旁听。

管辖权争议

44岁的伊力哈木2006年创办“维吾尔在线”网站,因经常发表捍卫维族人权利的言论,并多次公开质疑北京高压统治新疆,遭到当局长期监控。

伊力哈木今年1月中被警方从北京家中带走。在此之前,他曾对北京处理去年10月底天安门金水桥驾车冲撞袭击案的手法提出批评。

乌鲁木齐检察院于7月底正式起诉伊力哈木。乌鲁木齐中级法院在9月7日举行庭前会议后不久,就宣布于星期三开审。

刘晓原星期三在微博和Twitter上留言说:“伊力哈木生活工作在北京,户籍在北京,创办的公司、网站在北京备案。如他的行为涉嫌犯罪,应由北京警方立案,应由北京的法院审理。”

“但乌鲁木齐市检察院以伊尔哈木涉及的是新疆问题,以此认为乌鲁木齐执法机关对案件有管辖权。”

刘晓原说:“在9月7日召开的庭前会议上,伊力哈木要求将案件移送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行使审判管辖权。庭前会议后,他又递交了书面申请。”

李方平律师稍早前对BBC中文网说,检方的指控主要是围绕“维吾尔在线”网站上刊登伊力哈木所写或转载的文章,以及接受他人采访稿件共112篇,还有数十小时的伊力哈木课堂言论视频、音频。

伊力哈木妻子古再丽·努尔稍早前接受BBC驻华记者采访时质疑说:“(他的大学里)每间教室都装了摄像头,为什么他们当时就没发现他的罪行呢?”

古再丽•努尔从北京前往乌鲁木齐听审。

当局“虐待”

李方平此前对BBC中文网指出,伊力哈木在看守所长期被上脚镣,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律师进出看守所探视当事人也遭到严密搜查。

他在开审前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进一步指出,乌鲁木齐天气已开始转凉,但看守所并未转交家属提供的衣服,只能继续穿短袖衣服,并因此染病。

“他们甚至不让他看家属们寄来的照片。一个月了,他们还说在审查那些照片。他们怕照片里面有什么密码。”

不过,李方平说,尽管如此,“意志高昂”。

古再丽·努尔也曾对BBC表示她长期被四到五名警察跟踪,并在其北京住所外把守监视。她在抵达乌鲁木齐后对法新社说,伊力哈木几名兄弟的住所也遭警察包围。

古再丽·努尔也对丈夫的健康表达了担忧。她说,伊力哈木心脏和胃部均有毛病,但看守所并未让他到医院就医。

伊力哈木的亲友均认为,他致力促进维吾尔族与汉族之间的沟通对话,当局的指控纯属捏造。

正在美国念书的伊力哈木女儿菊尔·伊力哈木(Jewher Ilham)在开审后不久于Twitter发文说:“我父亲并不是因为犯罪才被抓进监狱,而是因为站出来为自己的民族说话,呼吁了民族平等。”

“他做的都是好事,我为何需要感到羞耻呢?相反,我为我父亲感到骄傲,为此我还会再重申一遍,我父亲不是恐怖分子!我父亲不伸张暴力!我不父亲他没有想要分裂国家!我父亲,他无罪!”

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观察组织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评论说,要是伊力哈木遭判重刑,深受煎熬的维族人将对中国当局失去信心。

乌鲁木齐街头充斥反恐宣传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