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王思想:“人口红利”是一个无耻的词汇

中国经济的衰退已经非常明显,这使得某些“经济增长至上”的人,和另一些“人权至上”的人合流,不断呼吁要放开生育政策。

衰退是因为人口红利消失,这个论断很是莫名其妙。中国经济衰退的原因,非常明显,次要原因是世界经济部景气,对中国出口需求下降;主要原因则是中国经济结构及其不合理,依靠低价出卖资源、低价出卖劳动力、忽视环保这三大法宝,进行低水平生产,迟早走不下去。

有人说,目前市场上出现的民工荒可以证明人口红利的消失。这几年广东等低确实出现了民工荒,但这不意味着劳动力缺失。广东依靠承接香港来料加工等行业发展加工经济,吃的是劳动力差价,一旦工资成本上升,企业无利可图,所以企业主不愿意增加工资。在其他地区凸显劳动力相对优势的情况下,广东这种生活高成本的地区失去对劳动力的吸引力是自然的。就像某些产业从香港、、日本转移到广东一样,广东现有的一些产业必然转移到中国内地。这是产业梯度转移的必然趋势,与人口红利无关。

可以举一个反例。尽管很多人妖魔化富士康公司,但各地政府对引进富士康仍然非常急迫,为什么?因为富士康解决了大量人口的就业问题,减少了社会矛盾,使得地方政府维稳的压力大幅度降低。如果劳动力真的短缺了,各地的富士康就无法生存。富士康这样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吸纳了大量的劳动力,应该被我们感谢,而不是妖魔化。

”是指一个国家的劳动适龄人口占比较大,抚养率比较低,可以促进经济发展。这个词汇,来源于西方经济学家,却被中国某些学者大量引用。是因为那些学者无法解释中国这种体制为何能造成经济持续增长,于是就把原因归结为人口红利。他们的这种解释,抹杀了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成绩,也掩盖了中国经济的深层次问题、体制问题。

《红利消失或意味着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时代终结》之类的文章,将改革的思路引向歧途。

“人口红利”一词引入中国后,迅速成为一个非常不道德的概念。这个词,将人视为工具,仿佛人是为了给国家创造GDP而存在。那么,人们的生活呢,重要吗?

中国号称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实际上多数地方都是荒山、沙漠,适合人类居住生活的,也就那么一点点土地。在狭小的平原地带,拥挤着接近10亿人,彼此抢夺资源,人人生活艰难,在这种恶劣的局面下,竟然哀叹人口红利的消失。难道要让中国继续增加3亿人、5亿人才罢休?

今天,我们可以增加1亿劳动力,来继续维持低层次的所谓“增长”、“繁荣”,那么,以后呢,在这1亿劳动力年长之后,再继续用2亿人口去维持所谓人口红利?……如此反复下去,100年后中国会有30亿人吗?这不是成了“庞氏骗局”吗?

我一直坚持认为,中国应当限制人口增长。一些自由派朋友攻击我,说我为计划生育政策鼓吹。我想说的是,我认为中国这块贫瘠的土地、稀缺的水资源无法承纳10亿以上的人口,为了国民的幸福,必须减少人们对资源的抢夺。当前计划生育政策中的强制、暴力现象,我从未支持。生育权确实是政府不可侵犯的人权,但是我们是否可以通过某种柔和的方式限制人口增长呢?这是另外一个重大话题了。

人口或许不应被视为负担,而首先,人口绝不能被称作“红利”。